陈诗蓉,中文硕士,研究现当代文学。马来西亚师范学院华文科卓越讲师,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理事,马来西亚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课全国资源教师。三个孩子的妈妈,教育评论专栏作者,著有《旅欧母子》和《教育可以不一样》,近年致力参与儿童阅读推广工作,为儿童阅读营培训讲师之一。
陈诗蓉,中文硕士,研究现当代文学。马来西亚师范学院华文科卓越讲师,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理事,马来西亚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课全国资源教师。三个孩子的妈妈,教育评论专栏作者,著有《旅欧母子》和《教育可以不一样》,近年致力参与儿童阅读推广工作,为儿童阅读营培训讲师之一。

陈诗蓉:需要读大学吗?

上大学不保证人生一定成功,不上大学也不表示失败。只是如果有年轻朋友问我:需要读大学吗?我会毫不迟疑地回答:有机会的话,别放弃,尽管有人说读了大学不一定有用。要知道人生中能允许我们做“不一定有用的事”的机会与时间并不多,在还能追求诗和远方的年纪,何必过早屈服于眼前的苟且?

继续阅读

陈诗蓉:我们没有被PISA Shock到?

PISA Shock这词出现于2001年,用以形容德国对第一届PISA成绩的反应。这个向来对自身的教育体系深具信心的国家,看到自己的排名落在20个国家后头,包括看起来并不起眼,不像竞争对手的北欧小国芬兰时,整个社会一片哗然,轰动不已……

继续阅读

陈诗蓉:有关UPSR的是是非非

议论了许久,在该不该废除之间摇摆了几年的小六检定考试(UPSR)终于在2021年4月28日宣告废除,结束被委托了33年的“使命”,正式走入历史。就像所有改革都会面对的情况一样,有人欢呼,有人哀嚎,这当中还有更多的不知所措。本文尝试针对常听见的一些困惑与疑虑,作出回应。

继续阅读

陈诗蓉:别让孩子累垮在起跑线

花开有序,花落有时,每个生命的成长都有其自然的规律与周期,不同的阶段自有不同的特点、需求与意义,急不得也快不来。只有大人按捺得住急躁与焦虑的情绪,不担心孩子会输在起跑线,愿意相信与等待,不催促不干扰,才能让孩子踏踏实实地走好每一步,才有可能赢在终点!

继续阅读

陈诗蓉:用专案式学习翻转课堂

21世纪所需要的各项技能,很难透过浅尝即止、碎片化的学习来完成。就像深度旅游一样,要求的不再是表面的观光,走马看花,而是针对某个目的地、某个专题进行更深入的观察与了解,制造更多的体验机会。

继续阅读

陈诗蓉:晚间网课可行吗?

如果已经深入了解情况,确定某些学校、某些班级,真需要靠晚间上网课才能解决问题,而涉及的教师、学生、家长又无异议,即条件俱足,也无不可。只是千万不能把它当作标准作业,统一要求,因为不同区域、学校、班级,不同背景的学生,情况与条件都各异,需要因地制宜,因材施教。

继续阅读

陈诗蓉:谁在网课掉队了?

当在线学习所需的基本设备在一些家庭都成问题,并不是每一个学生都拥有上网课的“入场券”,国家该如何确保教育能延续、不中断?如何让每个孩子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力不被剥夺?

继续阅读

陈诗蓉:教师需要被看见

教师不是为了要让别人看见才付出,但是如果付出之后能够被看见,被珍视,被认可,哪怕劳形苦心,却能获得精神上的满足,在辛苦中也能收获幸福,将强化教师对教育事业,对自我价值的认同,使教育步伐变得更坚定更有力量。

继续阅读

陈诗蓉:疫情撬动的考试改革

考场从学院转移至每个学员家中,没有监考官监督,少了考场上原有的限制,也难以彻底阻止考生翻查资料,或交换情报,该怎么做才能无损考试的目的,测出学生的真实水平呢?

继续阅读

陈诗蓉:教育需要相互信任

学生必须具备自主学习能力,才能应付未来世界的挑战,已是教育界普遍达成的共识。这一次新冠病毒肆虐,学校被迫关闭,转成居家在线学习模式,是对我们强调多年的自主学习的突击检查,因为毫无预警,无从准备,比特意安排的考试更能反映实际情况。

继续阅读

陈诗蓉:新常态,新教育心态

以前,每当听到长辈说:“因为战争,学校关闭,我过后再也没有机会回去学校上课”,“因为逃避战争,我失去了继续升学的机会,自此改变了人生的轨迹……”时,总庆幸自己生在太平盛世,远离烽火。谁料一场突如其来的病毒,让全球陷入“无形战争”般的恐慌。

继续阅读

陈诗蓉:不要抗拒长辈图

谈到长辈图,年轻一代总流露哭笑不得的神情,大有不敢恭维,却身不由己之势。因为他们虽然抗拒使用长辈图,却无法拒绝接收长辈每日发送过来的好意,有者甚至还因此而心生烦恼,恨不得拉黑。

继续阅读

陈诗蓉:儿童文学不是为精英而设

儿童文学是根据儿童的需求、口味,还有“消化”能力而烹调的精神食粮,具有故事性、趣味性、游戏性。不论是内容、情感,还是表达手法,都更切合儿童的心性,符合儿童的生命体验和发展需求。

继续阅读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