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诗蓉

陈诗蓉

陈诗蓉,中文硕士,研究现当代文学。马来西亚师范学院华文科卓越讲师,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理事,马来西亚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课全国资源教师。三个孩子的妈妈,教育评论专栏作者,著有《旅欧母子》和《教育可以不一样》,近年致力参与儿童阅读推广工作,为儿童阅读营培训讲师之一。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陈诗蓉:有关UPSR的是是非非

议论了许久,在该不该废除之间摇摆了几年的小六检定考试(UPSR)终于在2021年4月28日宣告废除,结束被委托了33年的“使命”,正式走入历史。就像所有改革都会面对的情况一样,有人欢呼,有人哀嚎,这当中还有更多的不知所措。本文尝试针对常听见的一些困惑与疑虑,作出回应。

一、废除UPSR,学生会不会失去学习动力?

这样的担忧暴露了我们目前教育的最大弊端:学生的学习兴趣普遍低落,读书只为了应付考试。好奇的是,既然大家已经意识到考试只是驱动学习的外在手段,无法内化成真正的学习热情与动力,为什么却还不舍得把这根胡萝卜拿掉呢?只要读好书,考取好成绩,有了一纸文凭就足以应用一生的时代已经过去。终身学习是21世纪的通行证,如果我们不能顺应时代的变化,依旧希望像过去一样利用考试来诱导孩子学习,解决问题,哪怕赢了现在,也极可能输掉未来。

二、废除UPSR,学生以后有能力面对像大马教育文凭(SPM)这样的选拔性考试吗?会不会失去抗压、竞争能力?

先打个比方,当孩子准备参加赛跑,我们会鼓励他把精力与时间花在练习“跑”,还是练习“比赛”呢?是不是应该先把重心放在学习跑的姿势与技巧,尔后再补充一些与比赛有关的的策略与技巧也不迟?考试也一样,它只是测量学习成效的工具,学习本身才是重点,不能本末倒置,让学习屈身迎合考试,考什么学什么,怎么考就怎么教。

要知道不管用哪种测量方式,能考的肯定比学的少,只求应考而不惜把其它更重要的能力舍去,让孩子学会应对考试的技巧,却失去应对人生的能力,肯定得不偿失。

课堂评估,形式多样

另外,现在废除的只是统一考试,而非完全放弃检验、测量。取而代之的课堂评估,形式多样化,当中也可包括了测验,所以大可不必担心孩子往后不会考试。

至于抗压能力,须弄清楚考试带给学生的是压力,而压力并不等同抗压能力。真正的抗压能力是透过真实并多元的生活体验,经由不断面对挑战,解决问题的过程而形成的自我调节能力。自小在应试教育环境中长大,生活贫乏得只剩下读书、考试的学生,一旦考场失意,即是天崩地裂,怎能奢望靠考试来培养抗压能力呢?

三、我赞成废除UPSR,推行课堂评估,但反对匆促行事

其实自2011年推行KSSR,接纳基于标准(Standard-Based )的教育改革开始,课堂评估就已纳入课程,只是因为大家都放不下UPSR而迟至今天仍无法落实。这之间已经耽搁了10年,怎么算匆促呢?多年以来,大家只看到UPSR,而忽视KSSR,UPSR不废除,说不定我们还得再赔上另一个10年!

四、课堂评估只适合欧美国家,国情不同,怎能与芬兰相比?

是的,国情的确有所不同:我们生在多元种族国家,孩子自小得学习三语,班级人数多……只是随著经济全球化,往后孩子所面对的竞争却是全球性,不分地区,不分国际的。马来西亚的孩子不会因为国情不同,而在全球竞争中获得特别优待。身于斯,长于斯,客观环境我们无法改变,唯一能做的是尽量给孩子应有的装备,让他有应对未来的能力与底气。

为了顺应时代需求,培养出更具竞争力的国民,世界各国已纷纷进行基础教育的改革,采纳更多元的教育与评估方法。当未来所需求的人才已和过去大不同,国际的赛制、赛场已有所变化,我们还要紧抓住旧的形式,旧的训练方式不放,追著孩子在旧的赛场上跑吗?

此文刊于:东方日报2021年05月06日| 专栏:大题小作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