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诗蓉

陈诗蓉

陈诗蓉,中文硕士,研究现当代文学。马来西亚师范学院华文科卓越讲师,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理事,马来西亚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课全国资源教师。三个孩子的妈妈,教育评论专栏作者,著有《旅欧母子》和《教育可以不一样》,近年致力参与儿童阅读推广工作,为儿童阅读营培训讲师之一。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陈诗蓉:谁在网课掉队了?

停课复课,复课停课,当大家正期待著新学年重返校园,巴望著教学能逐步还原时,不料疫情却大力反扑,确诊人数节节上升,远比3月第一次宣布行动管制令时更为严重。随著第二轮行动管制令(MCO 2.0)的启动,学校只能取消复课计划,维持在线教学。

距离第一次停课,快一年了。大家从一开始的猝不及防,手忙脚乱,到后来的探索、实验,可说已度过了适应期,当教育部长宣布再次停课时,至少不再慌乱。希望这都是渐入佳境的表征,不是因为日久而产生“心理免疫”。

关注弱势家庭孩子

感谢数码技术为抗疫期间的居家学习提供了替代方案,虽然上课的方式、效果,和实体课有所不同,但至少能让孩子学习不中断。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新近发布的数据显示,学校因为疫情而关闭,全球平均损失了2/3的学年。剩下的1/3学年,又存在国家、地域、阶层之间的差异。

例如在马来西亚,就有孩子因为家庭环境不允许,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没有技术支援,而无法上网课。就算教师改用whatsapp,也有孩子得等到父母晚上放工回来,才有机会借用智慧型手机接收信息。有的家庭只有一台电脑,家中孩子得竞相使用;有的孩子得步出家门,到有网络的地点“扎营”上课……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更早前的一份报告,全球停课学生中,半数(约8.26亿人)家里没有电脑,43%(7.06亿)家中没有互联网连接。在马来西亚,面对同样困境的学生人数究竟有多少?当抗疫的终点仍遥不可及,而在线教学又是维持“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的主要替代方案时,这样的问题是否得到应有的关注?

当在线学习所需的基本设备在一些家庭都成问题,并不是每一个学生都拥有上网课的“入场券”,国家该如何确保教育能延续、不中断?如何让每个孩子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力不被剥夺?

学校关闭,没有孩子能不受影响,但弱势家庭的孩子所受到的冲击却相对严重。家庭条件好的孩子,不仅可以继续透过网络继续学习,还可借此拓宽学习渠道与视野,获得更丰富的学习体验。反观家庭环境欠佳的孩子,则可能搭不上网络学习班车,游离在外,导致强者越强,弱者越弱,让原本就存在的教育鸿沟因为“数码鸿沟”而拉得更远,后果堪虞。

当我们在探讨、追求更好、更快、更有效的在线教学方式时,实在不能忘记,身后还有一群孩子上不了车,需要被关注。

此文刊于:东方日报2021年01月28日| 专栏:龙门阵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