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诗蓉

陈诗蓉

陈诗蓉,中文硕士,研究现当代文学。马来西亚师范学院华文科卓越讲师,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理事,马来西亚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课全国资源教师。三个孩子的妈妈,教育评论专栏作者,著有《旅欧母子》和《教育可以不一样》,近年致力参与儿童阅读推广工作,为儿童阅读营培训讲师之一。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陈诗蓉:晚间网课可行吗?

随著停课的时间越来越长,大家开始认识到网课并不是应付一时之需的权宜之计,而纷纷提出不同的对策。全国教师专业职工会(NUTP)不久前针对出席率问题,而建议把上网课的时间移至晚上,想像家长放工回来可以协助监督,孩子也能借用家长的电脑或智慧型手机,解决家庭无法提供电脑设备或网络流量不足的问题,提高出席率。

教专并不是无的放矢,出席率低落确实是网课常见的问题,要不社交媒体上怎会看到老师因为全班同学都现身网课而感激涕零?只是学生缺席网课的原因有很多,没有电脑设备,没有网络,没有技术支援,固然是原因之一,但也不能否认存在态度问题,如早上睡不醒,忘记上课时间,懒惰上课,缺乏学习动机等。

影响家庭日常作息

若是态度使然,不管换什么时间,安排早上、晚上,还是下午上网课,都于事无补。只有先弄清楚症结所在,才能对症下药,否则只是治标不治本,带来更大的问题与负担,人仰马翻。

将网课安排在晚上,势必对家庭生活,家中成员的日常作息,还有亲子关系带来影响。养家糊口本来就不容易,疫情期间,家长不仅忙生计,面对经济压力,还得兼管孩子居家学习的问题,亲子之间已经频频擦枪走火,比平日更易发生矛盾与冲突。如果把网课换至晚上,要求父母每天放工后,就赶著回家陪孩子上网课,相信家庭气氛会更紧绷,不论是对大人小孩的身心健康,家庭关系,还有孩子的学习,都弊大于利。

孩子的学习不是不重要,但是亲子之间的共处,温馨的家庭生活也无可取代,实在不宜因为网课而把它变成纯粹的“教育”时间。

至于教师,身兼多重身份,不仅是老师,也是丈夫/妻子,儿子/女儿,爸爸/妈妈,有各自的生活负担与家庭责任。停课不停教,实施线上教学的压力已经不小,把网课换至晚上的话,会不会给老师带来更大的精神困扰与心理负担?这也是不能不考量的。

如果已经深入了解情况,确定某些学校、某些班级,真需要靠晚间上网课才能解决问题,而涉及的教师、学生、家长又无异议,即条件俱足,也无不可。只是千万不能把它当作标准作业,统一要求,因为不同区域、学校、班级,不同背景的学生,情况与条件都各异,需要因地制宜,因材施教。

面对教育部刚发出的第二版《居家教学手册》和《居家教学时间表执行指南》也一样,虽然用意良善,但若不能因地制宜,伸缩处理,缺乏人性化考量,只看到标准程序、标准作业,而看不到背后的人,并由此而衍生出更多的条条框框来勒住教师,当指南指的越多,工作就会越做越难。

此文刊于:东方日报2021年02月11日| 专栏:龙门阵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