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诗蓉

陈诗蓉

陈诗蓉,中文硕士,研究现当代文学。马来西亚师范学院华文科卓越讲师,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理事,马来西亚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课全国资源教师。三个孩子的妈妈,教育评论专栏作者,著有《旅欧母子》和《教育可以不一样》,近年致力参与儿童阅读推广工作,为儿童阅读营培训讲师之一。

分享文章

陈诗蓉:Al能代替教师批改作文吗?

随著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人工智能(AI)所渗透的领域越来越广,能为人类代劳的工作也越来越多。

几年前,读到“阿里巴巴机器人批改作文,仅用数十秒就从200字的中文作品中找出8处错误 ”的新闻时,觉得这事离我们有点远。后来知道市场上陆续出现不少Al英文作文批改系统时,也还觉得中文的大概不会那么快。直到前不久,看到中国的科技集体面向东南亚市场,在线上举办了场大型的“中文作文人工智能批改系统”推介会,并提供免费试用,才惊觉传说中可以大大减轻语文教师的工作负担,帮忙批改作文的机器人已经来到眼前,进入寻常百姓家了。

从AI中文作文批改系统目前所具备的“批改──打分──评级──纠错──举例”功能看来,已经和人类教师批改作文的过程没什么两样,即涵盖了符号批改、文字点评、改进建议、拓展练习。至于批阅速度,Al能做到秒改秒回、及时反馈,自是人类教师望尘莫及,无从攀比的。

这是语文教师幸福的开端吗?面对这项科技,有人喜出望外,因为作文批改工作向来耗时耗力,最叫语文教师伤神。除了作为批改助手,还可成为学生自学的辅助系统,借助比教师更快的反馈及更科学的数据分析,为学生提供针对性的改进建议,相应的参考范例,提高学生的写作能力。当然,也有人保持观望的态度,半信半疑。机器人真能取代人类,包办代替作文批改工作?

如果纯粹把作文视为语言文字训练,只要求语句规范、结构平稳,不讲究文采、创意、个性,不重视文章立意、思想情感。这是目前机器人透过深度学习,大数据分析等技术就已经能做到的。但写作终究不是堆砌语言、拼凑文字的游戏,重在传情达意,我手写我心;写作教学并不是机械性的技术训练,而是让学生学会自我表达、与他人交流。

机器能读懂人的情感吗?

显然,除了语言文字的运用,还包含了思维训练,情感价值的养成,属于观察、思考、表达等综合能力训练。因而作文批改远不只是语言文字层面的问题,而是知情交融的过程,既有认知信息的传递,语言文字技巧上的指导,也不能缺乏情感信息的交流,是教师理解学生思想动态、情感脉搏的重要管道,所以有人说“作文看似指导做文,其实也在指导做人”。

作文是学生内在精神与情感的外现,面对作文批改,缺乏情感智能、人类意识的Al目前仅能停留于浅层次的语言文字分析与判断,对于人类更深层的思想、情感,作文的立意,还有个性化、有创意的表达,包括汉语词汇的双关、多义等,都无法体会,也无从处理。

如何让无情的机器读懂有情人的文章?这是目前科技尚无法企及的,相信未来也很难实现,当然也不希望有那么一天。我不排除科技,也喜见科技不断为教育带来转机,但教育终究是面向人的工作,没有情感难以成事。不管科技如何发达,教师对学生的爱与关怀,教师的经验传递,身教,都是机器人无从取代的。

总括而言,科技可作为教育的辅助工具,但人终究还是需要交由人来教育,除非我们不介意让孩子越活越像机器。

此文刊于:东方日报2021年09月09日| 专栏:龙门阵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