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彦妤:第十一期马来西亚全国班级读书会《小王子》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whatsapp

卢彦妤:第十一期马来西亚全国班级读书会《小王子》

第二天,她没来上课,我感觉是我的错。放学回家的路上,天空下着绵绵细雨,我的心情犹如这天气一般。我踏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妈妈把一封信交给我,我打开了那封信,是她写来的。她说对不起,因为她即将转学才叫依依陪她演这场戏。她怕我在她离开后会伤心,才这样做。她想让我讨厌她,那么她离开时,我便不会那么伤心。

看了信, 我很伤心,也很生气。为什么不和我说真话?至少我们可以在离别之前,留下多一些美好的回忆给彼此。她不明白,我已被她驯养了,现在与她分离我会很难过,很痛苦,但却是心甘情愿的。在我眼中她已是独一无二,无人能代替她在我心中的位置了……

可是,一天她却跟另一个同学——依依越走越近。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们变得形影不离。以前,她的事我都知道,现在却要依依跟我说我才知道。我只能眼看着她们玩,我变得讨厌依依,因为她抢了我的最好的朋友。一天,我忍无可忍对她发脾气,斥责她,好像我们的友情变得卑微。她伤心地跑出课室,而依依则低着头。

第二天,她没来上课,我感觉是我的错。放学回家的路上,天空下着绵绵细雨,我的心情犹如这天气一般。我踏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妈妈把一封信交给我,我打开了那封信,是她写来的。她说对不起,因为她即将转学才叫依依陪她演这场戏。她怕我在她离开后会伤心,才这样做。她想让我讨厌她,那么她离开时,我便不会那么伤心。

看了信, 我很伤心,也很生气。为什么不和我说真话?至少我们可以在离别之前,留下多一些美好的回忆给彼此。她不明白,我已被她驯养了,现在与她分离我会很难过,很痛苦,但却是心甘情愿的。在我眼中她已是独一无二,无人能代替她在我心中的位置了……

一天,我不小心在放学撞到她,我和她都跌倒了,但我爬起来后却头也不回地走了。翌日,我们俩又在课室见面了,但这时我们却异口同声地说了声对不起,我们都笑了。从此以后,我们早上都会对对方说早安,一起下课,生日时送对方礼物。周末,我们还会去对方的家,一起做任何事,甚至连用的东西都要一样。渐渐地,我也变得友善,能够跟同学们打成一片了,也变得平易近人了。

可是,一天她却跟另一个同学——依依越走越近。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们变得形影不离。以前,她的事我都知道,现在却要依依跟我说我才知道。我只能眼看着她们玩,我变得讨厌依依,因为她抢了我的最好的朋友。一天,我忍无可忍对她发脾气,斥责她,好像我们的友情变得卑微。她伤心地跑出课室,而依依则低着头。

第二天,她没来上课,我感觉是我的错。放学回家的路上,天空下着绵绵细雨,我的心情犹如这天气一般。我踏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妈妈把一封信交给我,我打开了那封信,是她写来的。她说对不起,因为她即将转学才叫依依陪她演这场戏。她怕我在她离开后会伤心,才这样做。她想让我讨厌她,那么她离开时,我便不会那么伤心。

看了信, 我很伤心,也很生气。为什么不和我说真话?至少我们可以在离别之前,留下多一些美好的回忆给彼此。她不明白,我已被她驯养了,现在与她分离我会很难过,很痛苦,但却是心甘情愿的。在我眼中她已是独一无二,无人能代替她在我心中的位置了……

隔天一早,她还是笑眯眯地对我说早安,若无其事地回到座位,好像昨天的事从没发生过。那一天,她总是对我笑。刚好那天是我生日的前一天,她买了小蛋糕和礼物给我,还偷偷地联同老师与同学一起帮我庆生。那一天起,她一直和我说话,聊天,即使我还是不怎么理睬她。但日子久了,我也渐渐习惯有她的存在和陪伴,我好像不怎么讨厌她了。每到一定的节日,她都会送礼给我。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会回礼给她。

一天,我不小心在放学撞到她,我和她都跌倒了,但我爬起来后却头也不回地走了。翌日,我们俩又在课室见面了,但这时我们却异口同声地说了声对不起,我们都笑了。从此以后,我们早上都会对对方说早安,一起下课,生日时送对方礼物。周末,我们还会去对方的家,一起做任何事,甚至连用的东西都要一样。渐渐地,我也变得友善,能够跟同学们打成一片了,也变得平易近人了。

可是,一天她却跟另一个同学——依依越走越近。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们变得形影不离。以前,她的事我都知道,现在却要依依跟我说我才知道。我只能眼看着她们玩,我变得讨厌依依,因为她抢了我的最好的朋友。一天,我忍无可忍对她发脾气,斥责她,好像我们的友情变得卑微。她伤心地跑出课室,而依依则低着头。

第二天,她没来上课,我感觉是我的错。放学回家的路上,天空下着绵绵细雨,我的心情犹如这天气一般。我踏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妈妈把一封信交给我,我打开了那封信,是她写来的。她说对不起,因为她即将转学才叫依依陪她演这场戏。她怕我在她离开后会伤心,才这样做。她想让我讨厌她,那么她离开时,我便不会那么伤心。

看了信, 我很伤心,也很生气。为什么不和我说真话?至少我们可以在离别之前,留下多一些美好的回忆给彼此。她不明白,我已被她驯养了,现在与她分离我会很难过,很痛苦,但却是心甘情愿的。在我眼中她已是独一无二,无人能代替她在我心中的位置了……

每天早上,她都会向我说早安,放学也会和我说再见,但我还是讨厌她,并觉得他很吵。這一天早上,她也向我说早安,刚好当时我不舒服,所以不耐烦地对她翻了个白眼。这个举动好像伤了她的心,她回到座位上,小声哭泣。虽然很小声,但我还是听得见。那一整天,她都没说话,只是在放学时对我说了声再见。当时,我心想只不过是翻了个白眼,她有什么好哭的,搞得我好像是个坏人。

隔天一早,她还是笑眯眯地对我说早安,若无其事地回到座位,好像昨天的事从没发生过。那一天,她总是对我笑。刚好那天是我生日的前一天,她买了小蛋糕和礼物给我,还偷偷地联同老师与同学一起帮我庆生。那一天起,她一直和我说话,聊天,即使我还是不怎么理睬她。但日子久了,我也渐渐习惯有她的存在和陪伴,我好像不怎么讨厌她了。每到一定的节日,她都会送礼给我。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会回礼给她。

一天,我不小心在放学撞到她,我和她都跌倒了,但我爬起来后却头也不回地走了。翌日,我们俩又在课室见面了,但这时我们却异口同声地说了声对不起,我们都笑了。从此以后,我们早上都会对对方说早安,一起下课,生日时送对方礼物。周末,我们还会去对方的家,一起做任何事,甚至连用的东西都要一样。渐渐地,我也变得友善,能够跟同学们打成一片了,也变得平易近人了。

可是,一天她却跟另一个同学——依依越走越近。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们变得形影不离。以前,她的事我都知道,现在却要依依跟我说我才知道。我只能眼看着她们玩,我变得讨厌依依,因为她抢了我的最好的朋友。一天,我忍无可忍对她发脾气,斥责她,好像我们的友情变得卑微。她伤心地跑出课室,而依依则低着头。

第二天,她没来上课,我感觉是我的错。放学回家的路上,天空下着绵绵细雨,我的心情犹如这天气一般。我踏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妈妈把一封信交给我,我打开了那封信,是她写来的。她说对不起,因为她即将转学才叫依依陪她演这场戏。她怕我在她离开后会伤心,才这样做。她想让我讨厌她,那么她离开时,我便不会那么伤心。

看了信, 我很伤心,也很生气。为什么不和我说真话?至少我们可以在离别之前,留下多一些美好的回忆给彼此。她不明白,我已被她驯养了,现在与她分离我会很难过,很痛苦,但却是心甘情愿的。在我眼中她已是独一无二,无人能代替她在我心中的位置了……

在一个风光明媚的早晨,我一如往常地来到学校上课。突然,老师把一位面生的女生叫到我们班上,并告诉我们她是我们班的插班生。当她自我介绍后,老师把她分配到我的后面的位置。她待人友善,初次见面就送我们全班小礼物,大家都很喜欢她。只有我觉得她只是做样子给大家看,故意讨好大家。

每天早上,她都会向我说早安,放学也会和我说再见,但我还是讨厌她,并觉得他很吵。這一天早上,她也向我说早安,刚好当时我不舒服,所以不耐烦地对她翻了个白眼。这个举动好像伤了她的心,她回到座位上,小声哭泣。虽然很小声,但我还是听得见。那一整天,她都没说话,只是在放学时对我说了声再见。当时,我心想只不过是翻了个白眼,她有什么好哭的,搞得我好像是个坏人。

隔天一早,她还是笑眯眯地对我说早安,若无其事地回到座位,好像昨天的事从没发生过。那一天,她总是对我笑。刚好那天是我生日的前一天,她买了小蛋糕和礼物给我,还偷偷地联同老师与同学一起帮我庆生。那一天起,她一直和我说话,聊天,即使我还是不怎么理睬她。但日子久了,我也渐渐习惯有她的存在和陪伴,我好像不怎么讨厌她了。每到一定的节日,她都会送礼给我。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会回礼给她。

一天,我不小心在放学撞到她,我和她都跌倒了,但我爬起来后却头也不回地走了。翌日,我们俩又在课室见面了,但这时我们却异口同声地说了声对不起,我们都笑了。从此以后,我们早上都会对对方说早安,一起下课,生日时送对方礼物。周末,我们还会去对方的家,一起做任何事,甚至连用的东西都要一样。渐渐地,我也变得友善,能够跟同学们打成一片了,也变得平易近人了。

可是,一天她却跟另一个同学——依依越走越近。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们变得形影不离。以前,她的事我都知道,现在却要依依跟我说我才知道。我只能眼看着她们玩,我变得讨厌依依,因为她抢了我的最好的朋友。一天,我忍无可忍对她发脾气,斥责她,好像我们的友情变得卑微。她伤心地跑出课室,而依依则低着头。

第二天,她没来上课,我感觉是我的错。放学回家的路上,天空下着绵绵细雨,我的心情犹如这天气一般。我踏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妈妈把一封信交给我,我打开了那封信,是她写来的。她说对不起,因为她即将转学才叫依依陪她演这场戏。她怕我在她离开后会伤心,才这样做。她想让我讨厌她,那么她离开时,我便不会那么伤心。

看了信, 我很伤心,也很生气。为什么不和我说真话?至少我们可以在离别之前,留下多一些美好的回忆给彼此。她不明白,我已被她驯养了,现在与她分离我会很难过,很痛苦,但却是心甘情愿的。在我眼中她已是独一无二,无人能代替她在我心中的位置了……

我的生命中出现过一个不可或缺的人。没有她可能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我。曾经的我是个目中无人,高傲的人,加上我的成绩名列前茅,更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大家都因为这样远离我,所以我没几个朋友。

在一个风光明媚的早晨,我一如往常地来到学校上课。突然,老师把一位面生的女生叫到我们班上,并告诉我们她是我们班的插班生。当她自我介绍后,老师把她分配到我的后面的位置。她待人友善,初次见面就送我们全班小礼物,大家都很喜欢她。只有我觉得她只是做样子给大家看,故意讨好大家。

每天早上,她都会向我说早安,放学也会和我说再见,但我还是讨厌她,并觉得他很吵。這一天早上,她也向我说早安,刚好当时我不舒服,所以不耐烦地对她翻了个白眼。这个举动好像伤了她的心,她回到座位上,小声哭泣。虽然很小声,但我还是听得见。那一整天,她都没说话,只是在放学时对我说了声再见。当时,我心想只不过是翻了个白眼,她有什么好哭的,搞得我好像是个坏人。

隔天一早,她还是笑眯眯地对我说早安,若无其事地回到座位,好像昨天的事从没发生过。那一天,她总是对我笑。刚好那天是我生日的前一天,她买了小蛋糕和礼物给我,还偷偷地联同老师与同学一起帮我庆生。那一天起,她一直和我说话,聊天,即使我还是不怎么理睬她。但日子久了,我也渐渐习惯有她的存在和陪伴,我好像不怎么讨厌她了。每到一定的节日,她都会送礼给我。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会回礼给她。

一天,我不小心在放学撞到她,我和她都跌倒了,但我爬起来后却头也不回地走了。翌日,我们俩又在课室见面了,但这时我们却异口同声地说了声对不起,我们都笑了。从此以后,我们早上都会对对方说早安,一起下课,生日时送对方礼物。周末,我们还会去对方的家,一起做任何事,甚至连用的东西都要一样。渐渐地,我也变得友善,能够跟同学们打成一片了,也变得平易近人了。

可是,一天她却跟另一个同学——依依越走越近。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们变得形影不离。以前,她的事我都知道,现在却要依依跟我说我才知道。我只能眼看着她们玩,我变得讨厌依依,因为她抢了我的最好的朋友。一天,我忍无可忍对她发脾气,斥责她,好像我们的友情变得卑微。她伤心地跑出课室,而依依则低着头。

第二天,她没来上课,我感觉是我的错。放学回家的路上,天空下着绵绵细雨,我的心情犹如这天气一般。我踏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妈妈把一封信交给我,我打开了那封信,是她写来的。她说对不起,因为她即将转学才叫依依陪她演这场戏。她怕我在她离开后会伤心,才这样做。她想让我讨厌她,那么她离开时,我便不会那么伤心。

看了信, 我很伤心,也很生气。为什么不和我说真话?至少我们可以在离别之前,留下多一些美好的回忆给彼此。她不明白,我已被她驯养了,现在与她分离我会很难过,很痛苦,但却是心甘情愿的。在我眼中她已是独一无二,无人能代替她在我心中的位置了……

我的生命中出现过一个不可或缺的人。没有她可能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我。曾经的我是个目中无人,高傲的人,加上我的成绩名列前茅,更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大家都因为这样远离我,所以我没几个朋友。

在一个风光明媚的早晨,我一如往常地来到学校上课。突然,老师把一位面生的女生叫到我们班上,并告诉我们她是我们班的插班生。当她自我介绍后,老师把她分配到我的后面的位置。她待人友善,初次见面就送我们全班小礼物,大家都很喜欢她。只有我觉得她只是做样子给大家看,故意讨好大家。

每天早上,她都会向我说早安,放学也会和我说再见,但我还是讨厌她,并觉得他很吵。這一天早上,她也向我说早安,刚好当时我不舒服,所以不耐烦地对她翻了个白眼。这个举动好像伤了她的心,她回到座位上,小声哭泣。虽然很小声,但我还是听得见。那一整天,她都没说话,只是在放学时对我说了声再见。当时,我心想只不过是翻了个白眼,她有什么好哭的,搞得我好像是个坏人。

隔天一早,她还是笑眯眯地对我说早安,若无其事地回到座位,好像昨天的事从没发生过。那一天,她总是对我笑。刚好那天是我生日的前一天,她买了小蛋糕和礼物给我,还偷偷地联同老师与同学一起帮我庆生。那一天起,她一直和我说话,聊天,即使我还是不怎么理睬她。但日子久了,我也渐渐习惯有她的存在和陪伴,我好像不怎么讨厌她了。每到一定的节日,她都会送礼给我。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会回礼给她。

一天,我不小心在放学撞到她,我和她都跌倒了,但我爬起来后却头也不回地走了。翌日,我们俩又在课室见面了,但这时我们却异口同声地说了声对不起,我们都笑了。从此以后,我们早上都会对对方说早安,一起下课,生日时送对方礼物。周末,我们还会去对方的家,一起做任何事,甚至连用的东西都要一样。渐渐地,我也变得友善,能够跟同学们打成一片了,也变得平易近人了。

可是,一天她却跟另一个同学——依依越走越近。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们变得形影不离。以前,她的事我都知道,现在却要依依跟我说我才知道。我只能眼看着她们玩,我变得讨厌依依,因为她抢了我的最好的朋友。一天,我忍无可忍对她发脾气,斥责她,好像我们的友情变得卑微。她伤心地跑出课室,而依依则低着头。

第二天,她没来上课,我感觉是我的错。放学回家的路上,天空下着绵绵细雨,我的心情犹如这天气一般。我踏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妈妈把一封信交给我,我打开了那封信,是她写来的。她说对不起,因为她即将转学才叫依依陪她演这场戏。她怕我在她离开后会伤心,才这样做。她想让我讨厌她,那么她离开时,我便不会那么伤心。

看了信, 我很伤心,也很生气。为什么不和我说真话?至少我们可以在离别之前,留下多一些美好的回忆给彼此。她不明白,我已被她驯养了,现在与她分离我会很难过,很痛苦,但却是心甘情愿的。在我眼中她已是独一无二,无人能代替她在我心中的位置了……

卢彦妤

雪州乌鲁冷岳县康乐二校

指导教师:梁媄媜老师

导师评语
卢彦妤通过回忆与“她”相处的点点滴滴,意识到自己已被“她”驯养,同时让读者们 了解到卢同学被驯养的过程。不知卢同学是否已意识到“她”也已被你驯养了呢? 假使“ 她”没被卢同学驯养,那“她”根本不需要做出让卢同学生气的行为。期许您俩能早日联 系上,以抚平内心的伤感,再续你俩的友谊。

《小王子》

prince_600b

第十一期马来西亚全国班级读书会

线上读书会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