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鹿六季》银奖作品:黄媃瑄

银奖

3.试从海德薇视角,为海德薇与“我”相遇、相处、相知的过程写一篇记叙文。

随着晨曦徐徐拉开了夜的帷幕,在一个绚丽的早晨,我来到了人间。妈妈在营地卧了三天才把我产下。我原以为自己可以在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庭中成长。可是,三天过去了,妈妈都没有给我喂奶,只让我卧在地上。这时,妈妈被一个小男孩用绳套拴了起来,希望我可以借此亲近妈妈,喝到乳汁。我再次尝试靠近妈妈,情况依旧。

我绝望了——饿。

不知为什么,小男孩解开了妈妈的鹿套,妈妈却没看我一眼,毫不犹豫地奔向丛林深处。

“妈妈!”

我以为自己就这样被妈妈抛弃,我会就这样饿死了。迷迷糊糊中,我看到小男孩拿着一个空瓶子,到其他驯鹿妈妈那里挤了奶。他把瓶子上的奶嘴塞进我的嘴里。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就只能含着他塞过来的奶嘴。小男孩把瓶口拧开,卸下奶嘴,喝了一口他挤的奶水。

突然,我感觉自己好像悬空了——他抱起我,用嘴里含着的奶水喂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本能反应让我拒绝,我摇动着头颅。但,我没力气反抗。奶香在我嘴里散发,也许是我太饿了,着急地吞咽,结果只有一部分奶水吞进我肚子里,大部分奶水从鼻子里涌了出来。这种感觉好难受。

小男孩抱起我,走进帐篷。帐篷比外头温暖多了。他给我弄了个柔软的小窝,把我放在里面。每隔一段时间,小男孩就给我喂一次奶。正因如此,我不再饥饿,恢复了能量。他把我抱到了床上,用被子盖着我。这感觉好舒服,好温暖,就像在妈妈的怀抱里。我安静下来,睡着了。

因为他,我活了下来。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又饿了。我用鼻子触碰小男孩,我知道他有食物给我。小男孩醒来后,我在他身上寻找着乳头。从那天起,我一直形影不离地跟在小男孩的身后。

“海德薇”

小男孩举起手中的奶瓶,我知道里面装着的是我的食物,我兴高采烈地奔向他,从奶瓶里喝奶。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小男孩开口说话。从此,海德薇成了我的名字。只是,我不清楚这名字的含义。

妈妈离开的那天起就再也没有回来,直到我看到小男孩拎着套索和秋鸟一起回到营地,我望了望小男孩,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从今天起,我是孤儿了。

我最喜欢和小男孩一起在丛林中散步了,我会在森林里和他做游戏。我喜欢在丛林中奔跑的感觉,慢慢地,我却再也无法像幼小时那样如风掠过在丛林中,我开始慢慢长大了。尽管如此,我还是努力地像以前那样跟小男孩撒娇和玩耍。我总是匆匆奔进丛林,再像风一样地冲出来。可是,我似乎控制不了自己,经常会撞到他,还撞得他喊痛。奇怪,之前自己明明还能灵活地控制自己啊!

一次,在丛林和小男孩嬉戏间,我闻到了其他的味道。我立即中断了游戏,不再漫无目的地奔跑。我仔细地闻着空气。我能确定,那不是小男孩的味道。我害怕地紧紧贴着小男孩往前走。就在我们拐过一片灌木丛,耳边响起一声巨响。

我被突如其来的巨响吓得狂跳而起,这绝对是我蹦得最高的一次,幸好小男孩在。那一次,我和小男孩经历了惊险的一次。

经过那一次,我开始明白为什么妈妈当初会抛弃我,就因为我是一头白色的驯鹿,在森林太过显眼,容易成为野兽或猎人攻击的目标。我这一身洁白的皮毛,差点给小男孩和自己惹上了杀身之祸。

一天早晨,小男孩背着背包,和秋鸟准备出门,我兴高采烈地跟上去。可是,小男孩却把我拴了起来。哼,为何他不带上我?真小气!我发出不满的哞哞声。我和乌提只好在营地,默默等着他们回来。

这时,森林里传来脚步声,我以为是他们回来了。看清楚来到营地的陌生人,他们当中有一个人抽烟,那味道不好闻,好呛鼻!那个人把越来越短的烟头丢在地上,用鞋底踩了踩,看着我,向我走来。

我瞪着他们,他们没理我,却从背包里拿出一把小刀。我跳了起来,以为这一次死定了。他举起刀,割断我的鹿套。我本想趁机逃跑,去找小男孩。他们见我要逃,捉住了我。我尝试挣脱,但我的力气始终没有他们大。他们好粗鲁,一定不是什么好人。我的脖子被绳子拴着,被硬拖到一辆红色的车上。他们把另一头绳子紧紧地拴在靠着后车窗的铁栏上。我用力想把绳子扯断,但他们把绳子绑得太紧了,我快要窒息了。我继续挣扎,徒劳无功,累得吐出了舌头。

车子开始启动,以高速前进。路上,我的尾尻部应该是因为车在高速奔驰时的颠簸而受伤了,很疼,还流血了。

小男孩呢,他怎么不来救我?我以为从此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一个急刹车,车熄了火,停了下来。我差点还撞上了头。是小男孩来了吗?我下意识地踩踏车厢板,希望有人会发现我。突然,有一个人跳上了车厢,我抬头一看,果然是小男孩。小男孩用腰间的一把刀切断了勒住我的绳子,这举动把我吓着了。我跳下了车,直奔森林。

我站在杜鹃丛中,等着小男孩。

“海德薇……”

我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是小男孩呼唤我的名字。犹豫了一会儿,我跑了过去,一把头埋进他的怀里。路上,我一直跟随在他和秋鸟的身边。之后的好几天,我与小男孩寸步不离。我生怕一离开他,自己又会被捉走了。

一片片白花花的雪花从天而降。每天,我随着小男孩到泉水边取水。有次,我看见他走到半路不动了,以为他在发呆,用头顶了顶他。原来,他在望着一只雪鸮。就一只雪鸮嘛,有什么好看的呢?早知道,我应该用力地用头顶他。

几天后,我随着同伴们出游,之后就再也没回到营地。

离开小男孩的那段日子,我和同伴不小心踏入狩猎者设下的陷阱。幸好,套索固定的地方不够结实,我们成功逃脱了。后来,我们又不小心被人类捕获,还将我们囚禁,几经波折,我们才成功逃脱……

我长出了雄伟的鹿角,身体也变得越来越壮实。经历了这一切,除了身体的成长,我开始变得坚强。不过,我无时无刻想念着小男孩,想念着妈妈。不知道他还记得我吗?

漫长的漫游,我开始想念出生的营地,想念那里的烟火气息和盐。四周弥漫着雾气,营地再次出现在我眼前。原来,我已不知不觉地走到了这里。或许离开太久了,这里让我感觉既熟悉又陌生。远远地,我看见了小男孩,他一直注视着我。

“海德薇,是我的海德薇回来了。”小男孩不断呼喊着我的名字,但我犹豫了,不知该不该向前去。他向我跑来,我一时反应不过来,想跑进丛林。在外流浪的日子,我对一切的人、事、物更警惕了。小男孩怕把我吓跑,返回帐篷拿起一块列巴,随手又拎起托克鲁克,慢慢靠近我,呼唤着我的名字:“海德薇。”

这个名字,我已经好久没听到了。

我盯着小男孩手上的那块列巴,向他跑去,从他的手中咬食着列巴。小男孩把手放在我身上,我浑身紧绷了一下,才慢慢放松下来。吃了列巴后,我把盐也吃光了。许多回忆在我脑海里涌现,我像小时候一样,把头探进小男孩的怀里,寻找其他食物。小男孩轻轻抱住了我的脖子。这次,我没有躲开。

回来之后,我发现小男孩开始说话了。

小男孩和秋鸟晚餐后居然给了我一大块列巴。我叼着列巴,慢慢品尝。却没有意识到快要和小男孩分离了。

第二天中午,远远地传来了汽车的喇叭声。小男孩给了我一块列巴,我兴高采烈地吃着,可是他准备给我拴上鹿套,我愤怒地喷着鼻息。他们还是离开了。我知道小男孩要离开了,他却没打算和我好好道别。我想尽办法,终于挣脱了鹿套,往马路一直奔跑。

我选择一条横穿林间最快的道路,我看到了一辆车,还好赶上了。我挡在一辆车前,呆呆地站在那儿。车门打开了,有人下车,眼前站着的是熟悉的身影。我立马跑了过去,用嘴唇再次探进小男孩的怀里。我不是在寻找食物,只是在表达自己不满,他竟然不辞而别。

小男孩把一根手指插进我的嘴里,像小时候喂我喝奶一样。小男孩把我牵下了路面,把我拴在一棵白桦树旁。他拍了拍我的脖子,在我耳朵后面和下巴上抓搔着:这感觉好舒服! 

其实,我心里知道小男孩还是要离开。我不再挣扎,只是低下了头。我望着车子,直到它消失在我眼帘。小男孩回到属于自己生活的环境;我回到丛林。

离别,只是下一次再见的开始。

导师寄语

海德薇遇见小男孩的这一段历程,不只改变了他们的命运,对海德薇或是小男孩来说,都是他们人生中刻骨铭心的回忆,是一段难得珍贵的缘分。媃瑄以海德薇的视角,述说着与小男孩相遇、相处及相知的这一段过程,读起来让人有种无尽的感慨,真希望海德薇和小男孩能有再次相聚的一天!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