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妖喀喀莎》银奖作品:林诗惠

银奖

最后,喀喀莎变成了一颗水珠,需要经历无数年,噗噜噜湖才能重新孕育她。试发挥你的想象,把喀喀莎重生的过程写下来。

千年,噗噜噜湖重新养育了喀喀莎。可是噗噜噜湖的湖水却只能把喀喀莎的灵魂唤醒,不能修复他的肉体。千年以来,湖灵嘎啦嚓和水妖没放弃寻找让喀喀莎肉体恢复的方法。

“嘎啦嚓!离一千年还剩下一年,若是喀喀莎的肉体没法恢复的话,到时候他就没办法苏醒了!”帕帕提着急地说。

“可是,到现在我们都还没找到所谓的‘缘’使者。”嘎啦嚓一脸无奈地说。

“我们找一找土豆?”帕帕提试探说。

“现在已经将近千年,我们还能找到土豆吗?除非有人愿意教我们那个法术。”嘎啦嚓说。这时有一个厚重声音在嘎啦嚓耳朵边响起。“嘎啦嚓——吾乃此法术的传承人,灵祖。尔等想学吗?吾可以将此法术传给尔等。”

“我想!我想!”嘎啦嚓激动地说。“现在去湖里吾将把法术传给尔等。在此过程会有点痛苦,尔等能不能承受?”

“我能!”嘎啦嚓想都没想就回答。

嘎啦嚓马上变成鱼儿,游进去噗噜噜湖。湖里冒着金光,嘎啦嚓成为了这个法术的下一个传承人。嘎啦嚓念起法术:“回灵之术,启!”眼前是土豆的转世,嘎啦嚓把土豆的转世召唤到噗噜噜湖。然后,嘎啦嚓将土豆前世的记忆传进他的大脑里。

“等等!她好像是……”嘎啦嚓吃力地说。“对,就是‘缘’使者的孩子,但他身上有法术封印。”灵祖说。“那土豆她能帮助喀喀莎苏醒吗?”嘎啦嚓问了问。“应该能。”灵祖说。

“嘎啦嚓,你怎么在这儿?”土豆惊讶地说。

“土豆,噗噜噜湖只能唤醒喀喀莎的灵魂,不能修复他的肉体。你是‘缘’使者的孩子,你能帮喀喀莎。”

“啊?我…是‘缘’使者的孩子?哪里可能,我爸爸妈妈都是普通人。”土豆不相信。

“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我把你送回去当年。你去问你的妈妈吧。”嘎啦嚓说。

“好的。”土豆说

嘎啦嚓启动了时间法术,让土豆回去。

“妈妈!妈妈!‘缘’使者是怎么回事”土豆大喊着。

“你从哪里知道的?算了,你知道了,那我都告诉你。”土豆的妈妈说。

“以前有一个传说,有一个家族名为天灵一族。天灵一族各种法术都会,所以引人妒嫉。越来越多流言说吃了天灵一族的肉就会变成神仙。没办法天灵一族只能四处躲避追杀,并改名成‘缘’使者掩人耳目。我们一家就是‘缘’使者。现在我把你的法力封印给解除,记得不要在人们眼前使用。”

“嗯嗯。”土豆点点头说。

接着,土豆的妈妈施起法术准备将土豆的法师封印解除。然后,土豆又施起法术回到一千年以后。

“嘎啦嚓,我的妈妈已经把我体内的法术封印解除了。接下来要做什么?”土豆说。

“接下来,你就要用你的法术和我配合,修复喀喀莎的肉体。”嘎啦嚓说。

“那要怎样修复啊?”土豆问。

“你先在噗噜噜湖旁边打坐,然后启动修复之术,瞄准噗噜噜湖中。而我会用灵魂之术把喀喀莎的灵魂放进去喀喀莎的身体里。这样喀喀莎就重生了。”嘎啦嚓解释到。

“嗯嗯。”土豆说。

两人在噗噜噜湖旁边打坐。各别念着咒语。这时,噗噜噜湖起了一阵旋涡。喀喀莎的身体旋涡中间,她慢慢睁开眼。终于,喀喀莎重生了!

“喀喀莎!你终于醒了!”土豆和嘎啦嚓他们一起说到。

“啊?我不是死了?”喀喀莎很疑惑地说。

“我和嘎啦嚓一起用法术救活了你。”土豆说。

“喀喀莎,我决定要封你为下一任湖灵。”嘎啦嚓说。

“为什么啊?”大伙一起说。

“我学了这个回灵之术,灵祖的条件是离开噗噜噜湖,做这个世上唯一的回灵之术的传承人,再找另一个传承人。各位再见了。”嘎啦嚓说。

喀喀莎他们一起看着天边,看着嘎啦嚓远远离去。天边响起了嘎啦嚓的声音:“喀喀莎我信任你,可以做好湖灵这个位置的!加油你一定可以!”

喀喀莎和她的姐姐们世世代代守护着噗噜噜湖。

导师寄语

诗惠的想象力丰富,把喀喀莎重生的过程写得曲折离奇却不脱序,这其中的重重波折既精彩又吸引人——从灵祖那里学习回灵之术、召唤土豆的转世、‘缘’使者解除法术封印、湖灵与土豆合力施法让喀喀莎重生。此外,诗惠使用的语言也非常契合角色的身份与地位,灵祖出现时,用上“尔等”、“吾”,让人感受到灵祖的神圣与不凡。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湖灵嘎啦嚓退位,离开噗噜噜湖,喀喀莎成了湖灵的不二人选。很多时候,有得必有失,努力的背后,总得牺牲一些什么。故事的结尾没有交代土豆的去向,这样的留白让读者有自行想象的空间。希望诗惠继续勤于笔耕,相信你定能写出更好的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