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黄先炳:掩耳不盗铃

我们的教学很多时候是掩耳不盗铃,也就是说虽无意欺人,但却常常自欺。动机和出发点都是好的,但效果却不彰显。

最明显的就是当课程无法按照课纲定下的时间完成,我们就会加快速度,只图教完,不理学生的学习情况了。就算还考量,也是往抵抗力最低的路径走,学生能复述所学,考试可以应付就好了。

我常提醒学生:一堂好课并不只是学生能够“反吐”所学,复述内容就算,因为那很可能是学生在调动他们的短期记忆学习,回答老师后就开始淡忘。真正学习的产生是终身受用的,过程一定是发现矛盾,成功激疑,带着问题去思考的。

继续阅读

黄先炳:掩耳盗铃

寓言不是不可以改写,改写可能更适合当教材,但却要符合文体的本意。要不然,学生会产生更多疑惑,追问之下便要远离寓言的解读了。例如课文的写法,给人感觉就是一个笨贼偷窃的故事。但掩耳盗铃的人恐怕一点也不笨,是机关算尽太聪明的典范。

我会建议让学生看多两个故事版本,从比较之中感受哪个文本更加能够表现出“掩耳盗铃”的意思。寓言的特点是直陈寓意,不多生旁支,免得分散了教训的意义。

继续阅读

生活可以不必那么累

现代社会物质文明发达,变化太快,造成我们想要的太多,模糊了自己真正需要的。不知真正需要的,什么都想要,结果必然因不胜荷负,累死自己。

继续阅读

跳脱惯性思维

我认为这是惯性思维使然。就像我们常说不先教生字新词,就无法读懂课文一样,结果常常“无限上纲”,把词语解释得太全面。

继续阅读

黄先炳:协助小学老师深造

中文研究在国内并非主流学科,教师在极不容易的情况下申请到奖学金进修;有些得不到奖学金的,宁可半工读,也希望可以堂堂正正成为中文硕士。这番苦心应该给予表扬,并尽可能栽培他们走向学术的道路。
感谢大学中文系老师愿意承担重大的责任,给予小学教师进修。

继续阅读

黄先炳:尊重差异走向多元

加德纳的理论,我觉得其关键词是在“差异”,这是他开创这理论的基础。人脑可以开发的智能是多样的,要留意个体差异,引导他们运用各自的强项学习。若因这理论而把原本单纯的教学多元化,反而会压抑学生个性的发展;过于注重多元的平衡发展,反而打造了平庸。

要走向多元,得先尊重差异,万不能抱着这个最好最正确的心态。鸿雁高飞固然美妙,燕雀低旋未尝不可。不懂得尊重差异,多元便要成为空洞的口号。生活在多元民族、多元宗教、多元语言的国家的人民,更该有这样的认识不可。

继续阅读

课室里的活字典

再者,“解决问题”是终身带得走的软技能,学生自小就该培养这良好习惯。为了解决眼前的问题,最直接的方法不一定是最好的方法。就像企业要推动新计划,员工不肯想,直说一切听总裁的,这类员工肯定是很轻易便可被取代的。学习也是,要把自己放在首要地位,以自身的能力成长为重点为是,相信自己是不可被代替的。

继续阅读

黄先炳:实习生怎样才算优秀?

校方的看法,也许和学院有差异。我们不宜用年终评估教师的标准,全面看待实习生。他们不止教学经验不足,人事沟通上更欠缺。很多时候不是他们不要做,而是他们不敢做,也不知道怎么做。指导、劝告、鼓励都是不可或缺的。毕竟实习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日后在职场的心态,多少与实习期间有关。我们的点拨提拔,也许会造就更杰出的老师。

继续阅读

黄先炳:这是另一个开始

教学离不开教什么、怎样教、如何评。取消统一考试,只是因为它已逐渐失去原本的意义,乃至带来了反效果,但绝不是要放弃教学成果的测量。废除UPSR考试,不是一个结束,而是另一个开始。学校和家长准备迎接新的挑战吧!

继续阅读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