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黄先炳:多几分鼓励少责备

语文是孩子们学习过程中重要的媒介,学习过程也不要尽往纠错的方向走。例如笔画要端正得多少度也讲究,笔顺要正确,读音要标准,词语要符合既定规范……这样只会使孩子长期处在战战兢兢的环境下学习,无法感受学习的情趣。与其长期说不对、错、重来、要订正,不如多打造应用语文的环境,让他们在活动中自然地使用语文沟通,享受语文生成的乐趣。大陆电视台开发的许多语文游戏非常有趣,有助大语文环境的打造。

继续阅读

黄先炳:别让小学生当折翼天使

我和朋友聊小学阅读教学。我说教师不但要引导学生从文本获取信息,还要教会他们解读文章,不能停留在文字的应用和表达而已。因此,给他们读什么非常重要。如果读的都是小学生信手就可拈来的,那可要成为折翼天使,不能高飞了。
……
儿童有权利接受更好的教育,给他们会飞的翅膀吧!不要折了他们的翅膀,又怪他们不会飞。

继续阅读

黄先炳:从研课到课研

师资培训课程较大的一个转变,是加强了实践(hands-on practice)。
过去,我们注重教学原则、内容和方法的传递,让师范生打好理论基础,冀望日后可以付诸实践。可是,师范生毕业后投入职场,大多是应运服务单位的需求调整,强调务实,抽象的理论成了可有可无的。若然,师资培训课程何须五年?直接到职场插队,边做边学岂不更实在?

继续阅读

黄先炳:闲话师道

提起师道,不得不提韩愈的《师说》①。“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几乎是汉语圈无人不晓的名句,明确界定了教师的职责。

继续阅读

黄先炳:不要只求心安

一位朋友在脸书发文,说他陪孩子温习功课陪得累了,最后只好用最传统的方法让他学习——抄书。我打趣问他:“是不是只求心安了?”他坦承说是。

继续阅读

黄先炳:林连玉精神奖

被授予林连玉精神奖,我以“被看见的感觉”作为感言①。我说这份荣耀(若有)并非专属我个人的,而是全体前线华文教师的。这不是客套话,也不是谦词,而是肺腑之言。

继续阅读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