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奖

故事的结尾,作者并没直接告诉我们,十月到底是选择和舅母一家同住,还是回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身边。发挥你的想象力和创意,续写故事。

十月

第一章:一个明智的选择

“我要去小便!”哗——冲了水后,我晃头晃脑地走出来。

静宜冲了过来,差点把我撞倒。

“乐哥哥,你在玛丽老师家开心吗?”

“不开心……”

“为什么?”

我不想回答她的问题,我的心已经很疲倦了。我偷瞄了静宜身后的静安,静安也偷瞄了我一眼,脸上挂着尴尬的笑容。

“十月,对不起,我不该骂你扫帚星。”

“没事,我没放在心上。”

舅母突然从静安身后冒了出来,用一副审问犯人的眼神瞪着我。

“十月,你不是去玛丽老师家住吗?

“我回来了……”

这时静宜开了一个玩笑,想逗逗我。

“乐哥哥,你下次考历史考试时,考101分,就能去玛丽老师家住一辈子了。”

舅舅突然插嘴,他的眼神和舅母一样。

“十月,所以你打算去哪儿住?”

“玛丽老师家。”

“为什么?”舅母和舅舅瞪大了眼睛,像两只猫头鹰。

“因为我觉得我应该回到我的亲生父母身边。”

“在这里不好吗?”

“好……可……可是……”

“可是什么?”他们的眼神中仿佛重新燃起了希望。

“我还是觉得在玛丽老师家会比较舒服。”

舅母和舅舅就像无助的白兔,唉声叹气。

“可是……”

舅舅和舅母又一次望着我,像极了看见萝卜堆的白兔。

“我会留在这儿,去英文补习班两个月。”

“真的?”舅舅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半信半疑。

“真的。”

“那太好了!十月,你做了明智的选择。”

静安和静宜听见了我们的谈话,傻乎乎地看着我们,就像不知状况的树懒。

第二章:补习的糗事

舅母帮我报名了柠檬花钢琴咖啡馆楼上的英文补习,两个月的学费是200元,蛮便宜。第二天,我起床刷好牙,穿着最整齐的衣服,坐在舅舅的老爷车里,准备去补习。舅舅把车停在柠檬花钢琴咖啡馆前面,就匆忙地跑进咖啡馆,叫了一杯“expresso”。他喝咖啡的时候看上去很享受,上次还说像沟渠水,可能是胃口变了吧。我曾经看过一本书说:人的口味随时都会改变。

我上楼梯,到了门前,按门铃。“叮!”我轻轻地推开门。“Hi, how is your day? ”苹果博向我打声招呼,就继续和其他学生聊天。苹果博的英文果然流利很多。

“别挡着门口呀,十月。”

我转身一看,竟然是伤心猴子!

“你不是没钱上补习班吗?”

“是的。巧克力说我勤奋认真,所以给我加了薪水。”

我还是不相信巧克力有这么好的心肠。

过了一会儿,老师走了进来,说今天我们要学各种食物的名称。老师看我在位子发呆,就问我一些问题:

“October, what food is round and flat?”

“Uh……pi……pisang?”

全班都笑了,老师赶快为我纠正。

“October, is pizza, not pisang. Read with me, pizza.”

“Pi……sang, no, is piz……za.”

“Very good! October!”

我满意地笑了,老师又继续考我。

“October, now tell me what food is cheesy that we have learnt just now?”

“Is……la……laksa?”

全班又笑了,这时我感到无比惭愧,这可是蒙娜丽萨曾经教过我的词啊!

“October, is lasagne. Read with me, lasagne.”

“La……ksa, no, is la……sagne.”

“Very good! October!”

老师就这样一直考我,直到我学会如何发音。今天,我还学会了如何念“cappuccino”。

“Our class is over, thank you class!”终于上完了,我以为我掉入了无底洞,永远上不完。

回到家,静宜跑了出来。

“乐哥哥,妈妈今天买了pizza和lasagne给我们吃呢!”

“哦。”我把脸一沉,马上想起刚才羞耻的时刻。

过了一会儿,舅母把食物搬了出来。我好像有pizza lasagne恐惧症,吃不下。所以我只吃一点点。

从那天开始,补习老师就好像有意针对我,每次都考我。就这样,我的英文就变得越来越好,我还会念French fries, spaghetti还有croissant.

不知不觉的,两个月过去了,我的英文也比之前好了几十倍。我英文可以讲得非常流利,舅母和舅舅开玩笑说我是一个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的男孩。虽然英文变好了,但是我还是有pizza lasagne恐惧症。

第三章:我是杨归帆

这一天终于来了,今天,我就会化身为“杨归帆”!

一醒来,我从床上慢慢地爬下来,走向厕所。我刷好牙,就进房间换衣服。我悄悄地走向客厅,吸了好大的一口气,再慢慢地呼出来。清理好喉咙,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

“舅舅!舅母!”

“怎么了,十月?”

“呃……已经两个月了,我觉得我应该……”

“啊!我想起了!”

“你想起了?”我有点惊讶。

“十月,你可以帮忙把厨房的水关掉吗?”

“哦,好的。”原来舅母想起的是厨房的水。

我赶紧跑进厨房,关掉还在“滴答滴答”的水龙头。我再深吸了一口气,立刻跑回客厅,勇敢地说把话说出来。

“我觉得我应该需要回到玛丽老师的家了!”

舅舅和舅母顿时变成了木头人,一动也不动。静宜又跑了下来。

“乐哥哥,你历史考试拿到100分吗?”

“呃,是啊,而且是101分……”

“乐哥哥你好厉害啊!”

舅舅和舅母这才恢复正常,才开始有反应。

“十月,那你去收拾行李吧。”

“嗯。”

我把所有的衣服塞进行李箱,再拿起我和爸爸妈妈的合照愣了一会儿,心里有点儿犹豫。归帆!归帆!清醒一点儿,你不是十月,你是归帆。没错,我就是归帆,我要认清现实!我终于狠下心才把它放回原位,再把所有的东西连同剪报都塞进行李箱。

我拉着行李箱去到客厅。静宜又问了我几句。

“乐哥哥,你怎么带这么多东西?”

“呃,我会去玛丽老师家住下。”

“真的吗?那你什么时候回来?”静宜难以置信的眼神令我愧疚。

“我会在星期六回来住一晚。星期日再回去玛丽老师家。”

舅舅和舅母这又清醒了过来。

“真的吗?十月?”

“真的,我回来两天。”

舅舅和舅母又变成了看见了萝卜堆的兔子。舅舅用老爷车把我载到博士的家。我冒着冷汗按了门铃。“叮咚!”

第四章:归帆回来了

“十月?怎么回事?”博士站在门口低头看我。我拿了剪报给博士看。博士愣了一会儿。

“博士,没错,我是杨归帆。”我已经用尽了了全部勇气。

“儿……儿子……?”博士就像见到奇迹一样,睁大眼睛看着我。

“进来吧!快进来吧!”博士进到屋子,大声喊道。

“Guys! Come here! My son is back!”

玛丽老师冲了过来,喊道:“Oh my god!Really?”

“Really.”

“October!Come here!”

“Su……su……sure……a……as your pleasure.”这是我从英文补习班学来的。玛丽老师,哦不,是“妈妈”先捏了我的脸,然后看看我,再抱住我,又亲亲我的脸。这是我和“妈妈”第一次这么亲密。其实,我的历史老师并没那么令人讨厌讨厌。

“Brother?” Tommy,Tony和Sally都跑了出来。

“Yes,your brother is here.”

“Oh my god! Brother!”

他们全部都跑过来,看来博士已经跟他们提起过有一个哥哥了。

“Bubu!”

连牙牙学语的Danny都来欢迎我。我的归来,简直让大家看到奇迹。一开始我还以为他们会怀疑我呢,没想到他们深信不疑。我在Tony的房间住了一晚。

第五章:新房间新生活

第二天一早起身时, “爸爸” 靠在门口对我笑了一下。

“October,I mean Halley,do you want a new room?”

没错,我新的英文名叫“Halley”。我的家人为我取的英文名字。

“Huh?Oh is······is it?”

“爸爸”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呢?

“Halley,come!”

“O……Okay.”我跟着“爸爸”到一个大房间。一开门进去,跃入眼帘的是床上的大企鹅玩偶。哇!这是巨大的企鹅房间啊!

“I prepared this last night!”

“Thank you da……daddy!”这时我感觉有点儿不好意思,但心里却很温暖。

没想到爸爸因为我的回来,贴心地为我花了一个晚上来准备房间给我呢!等爸爸去准备早餐时,我迫不及待扑向大床,翻了几个跟斗。我从来都没这么高兴过呢!

接下来的生活美好极了。我和Tommy还有Tony玩scrabble,这一次我竟然凭着pizza,lasagne和cappuccino拿到了50分,感觉就好像赢了终极大魔王一样,特别爽!之后,我也吃了牛奶麦片当早餐,牛扒当午餐还有pizza当晚餐。Pizza虽然很好吃,但是我还是有那个恐惧症,所以只吃一点点。

第六章:十月回来了

时间过得真快,就这样五天过了。我又整理好行李箱,和爸爸妈妈解释清楚星期六星期日的事得回去舅舅家过夜。他们答应了。

回到舅舅和舅母的家,我找回了一种熟悉的感觉。静宜跑出来。

“乐哥哥,你在那里过得开心吗?”

“开心,非常开心。”

舅舅和舅母听到我那么开心,感到很欣慰。

哦,对了!我也有继续在柠檬华钢琴咖啡馆打工。伤心猴子和蒙娜丽萨还是我的同事呢!我的英文非常好了,连小眼睛布什也佩服我,没再欺负我了。巧克力经理甚至把我升级为主管。看来巧克力真的是一个好心肠的人,没我想象中的那么坏。

最重要的是:我都没向爸爸提起舅舅的事情,而爸爸也似乎不太介意这件事,所以舅舅也就不用坐牢了就不用坐牢了!就这样,事情扯平了。

第七章:十一月

日历上的十一月一号被画上了一个大勾。这天是什么日子,只有我最清楚。这个可是我等了十五年才等到的日子——我的生日!我从企鹅房走了出来,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指着斜上方,摆出开派对的手势。

“Guys! Guess what? Today is my birthday!”

“Happy birthday brother!”原本在玩电动游戏的 Tommy 和Tony也跟着我做了一样的手势。我走向爸爸,悄悄地和他谈了一些计划。

“Daddy, can I have a party with my another family together with you guys?”

“Sure! Why not?” 爸爸脸上露出肯定的笑容。

“Thank you daddy!”

这次我可以有一个隆重的派对了!

我随后和舅舅通了一次电话。

“什……什么?!”

“怎么了?”

“我怕……怕他们会报警抓我啊!”

没想到这件事还没扯平,舅舅还记得。

“没事的,爸爸都不知道您的事呢!”

“爸……爸爸……?”舅舅满头问号,好象忘了我的亲生爸爸。

“杨博士就是我的爸爸啊!您忘了吗?”

“哦……但你真的能保证他们不会报警吗?”舅舅淡定了一点儿。

“能,当然能。”

 “叮咚!”我开门时,首先出现的是静宜和静安,舅母在后面,而舅舅躲在舅母的身后。看来舅舅是放不下这件事了。

“乐哥哥,生日快乐!”

“十月,生日快乐啊!”

“十月,祝你生日快乐,身体健康。”

“十……十月!舅舅祝……祝你生日快乐啊!”

“谢谢,进来吧!”

他们进到屋里后,好像到了一个新环境,好奇地四处张望。只有舅舅一直躲在后面。

“哇!这里好干净啊!好大啊!”静宜东看看西看看。

“欢迎!欢迎!这是我的五个孩子:Tommy,Tony,Sally,Danny和你们认识的Halley!”爸爸以气派的语气介绍我的兄妹们。

“哦……杨博士,你好……”舅舅终于从舅母身后走了出来。

“你好!来吧!别一直站着,坐下来吧!”

我在舅舅旁边用手肘撞了他一下,给他使了个眼色。

“舅舅,都说了吧!博士不知道的。”

“哦……好像是哦。”

接下来,舅舅和爸爸就聊起了天,似乎很亲密呢!

“Happy birthday! Halley!” 妈妈棒着一个我最爱的薄荷口味冰淇淋蛋糕从厨房走了出来。

“哇!乐哥哥,这蛋糕好美啊!”静宜的眼睛直发亮,好一阵子都不眨眼。

“Wow!Thanks mom!”

“Mom?”静宜开始怀疑了我。

“呃,我的意思是teacher!”我也冒了冷汗。

“但是我听到你说mom啊!”

“静宜!过来妈妈这里,吃蛋糕吧!”

这是有惊无险,幸好舅母替我解围了。

“Halley?What happened?”

我也忍无可忍了,我靠近妈妈一五一十说了整件事情,我还叫妈妈不要报警。

“Halley,I will totally won’t  report the police!”

“Really?”

“Of course.”

我看见妈妈和爸爸说了我说的事。糟了!舅舅就在旁边,像一根木头一动也不动。

“请你们不要报警啊!是我错了!我不应该这样,我错了!”我第一次看见舅舅这样求人。

“哎呀,我又怎么会报警呢?这只是一件小事!”

“小……小事?”舅舅收了眼泪,难以置信。

“对呀!你也没错,其实我也很同情你姐姐的。”

“爸爸,你怎么了?”静宜看见舅舅这样,也忍不住打扰了一下。

“没……没事啊,我只是求博士让我多吃一块蛋糕。”我很佩服舅舅竟然可以想出这样的理由。

“既然没事了,我们就继续我们的派对吧!”我摆出了派对的手势。这个十一月,真好。

导师寄语

丞利运用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和创意为《十月》续写故事的结局。丞利的续写还模仿了许友彬先生在作品中的写作风格,让这篇续写读来毫无违和的感觉。期待丞利接下来的创作,加油!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