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奖

请以“——————的童年“为题,写一写你的童年时光吧。

鱼缸里的童年

我喜欢养鱼,或者更准确的说法,我喜欢鱼。我喜欢看见鱼儿们在水里自由自在地游泳,看它们轻盈地摇着尾巴,姿态优美地在水里游泳。它们自由自在的生活是我向往的未来。

爸妈早知道我喜欢养鱼,于是在我很小的时候给我买了一个玻璃瓶形状的鱼缸,里面养着一群孔雀鱼,我还放了一些五颜六色的石子和假海藻。每当我空闲时,我就会来到鱼缸面前看着那些鱼儿往这游,往那里游。爸妈也经常用相机替我和鱼儿们拍照,那段时光是我这辈子最美好最快乐的时光,只可惜这样的日子已不复存在。

在我升上小学四年级时,因为成绩从班级第六名跌到十多名后,我爸爸特别生气。因为班主任对爸爸说:“这个时候是决定孩子未来的重要时刻,你让她放纵,她就无法出人头地。反之,你应该让她刻苦学习,她便能有所作为。”

在开学那个周末,我像往常一样和父母撒娇,要他们和我一起观赏鱼儿,但爸爸没有答应,还大发雷霆。他说:“玩玩玩!你就知道玩,从今天开始,你给我回房间学习,再也不许你养鱼。”说完,他把鱼缸摔在了地上,很是生气地看着我,我的哥哥姐姐们立马过来安慰我,和爸爸争论。但我丝毫听不见他们的吵架声,我只看到那些鱼儿在地上苦苦挣扎,我赶忙冲过去,想把它们捡起来。但妈妈满脸泪水地看着我:“好了,萱,那里全是玻璃碎,你就别过去了,那些鱼儿交给妈妈处理,你先到雅雅她家过一夜,等明天再回来,你爸应该消气了。”

自那天起,我绝口不提关于鱼缸的事。那个小鱼缸,早已面目全非,而那些跌落在地上的孔雀鱼恐怕早已失去了生命。我知道,在爸将我的鱼缸摔在地上的那一瞬间,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对鱼儿感兴趣。

可是,我并没有听爸爸的话努力学习,反而产生复仇心理,他说什么我就会跟他唱反调,跟他反着来。

我不是没有想过引发“战争”,只是我知道“战争”后有多么可怕。而且,当我看到爸爸犀利的眼神时,我退缩了,那冷漠的眼神就像在看着一个陌生人,那眼神震慑到了我,我不敢引发“战争‘。

只是,妈妈察觉到了我的变化,毕竟我是她十月怀胎下来的,我那些想法想必她已经知道了。8月5日是我的生日,是我的十岁生辰,本该是很开心的日子,但今年却提不起劲来。妈妈送了我一个装着两条鱼的鱼缸给我,让我摆在书桌上,我照做了,自从上次被爸爸训斥后,我已经变成了一位乖孩子。 

一个深夜里,我无意间瞟到那个鱼缸,我看到两条鱼自由自在地游泳。

等等,自由?自在?它们在这小小地鱼缸里,我还说它们自由?我忽然觉得:父母就是那个鱼缸,我就是那条鱼,而他们约束着我不就是想要我越变越好吗?那为什么我不去做,为什么要让他们失望伤心?他们只是要我努力学习考取好成绩,将来出人头地,有这么难吗?

其实,我并不是不能理解父母一片苦心,我并没有要责怪他们的意思,我只是感叹我那逝去的童年,失去了养鱼的幸福时光。在这深深的感叹中,我试图挣扎,但貌似越陷越深,我想我可能没有办法释怀了。

我回不去的童年,是那鱼缸无限回忆的童年。我只愿比我年纪小的弟弟妹妹,不要步我的后尘,不要想我一样,被剥夺了做喜欢做的事的权利,失去童年。

我望着那精巧的鱼缸,我知道我该为我的童年画上句号了。我来到住家附近的小溪,把鱼儿们放生了。我不知道它们未来会不会真正地自由,但至少它们曾经自由过,那就够了,不是吗?那个鱼缸,没有了鱼儿们,是不是不配称谓鱼缸,它只配成为容器。那么我的童年,没有了养鱼的幸福时光,没有了快乐,是不是也不配称为童年?我想是的。

再见了,鱼缸里的童年……

导师寄语

读完《鱼缸里的童年》,感觉像在观赏默片。沉默的鱼儿,被“刻苦学习”所禁锢而无声抗议的淑萱,哀伤、苦闷、静寂的童年……。沉默无语的力量无比巨大,因为淑萱不断在观察、省思,和自己的内心对话。曾经的纠结,以为自己没办法释怀,最终也自己解开捆绑在身上的隐形绳索,释然了。鱼儿终于离开鱼缸,投入小溪,重获自由,淑萱也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懂得是时候告别哀伤的童年。《鱼缸里的童年》题目取得好,文笔老练,字里行间不乏耐人咀嚼的佳句。淑萱啊,鱼缸以外的世界很大,希望你能敞开胸怀,以充满期待的双眸迎接每一天。小确幸,就在你生活周遭,好好欣赏并珍惜身边的人、事、物。希望你快乐,也让别人分享你的快乐。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