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奖

请以“——————” 的童年为题,写一些你的童年时光吧。

灿烂的童年

11岁,回想起之前的童年往事,我不禁感叹:好想回到从前啊!

“吃”脚的轮胎

小时候,爸爸妈妈会一人开一辆电车,载着我和姐姐环岛,一边吹风,一边看风景。一次,我正欢快地欣赏着黄昏夕阳西下的景色,脚却不自觉地卷到轮胎的轴条之中。那种痛,我根本说不出话来,眼泪直流。

爸爸发现我哭了,赶紧停下电车,我才有机会把脚拉出来。爸爸赶紧送我去诊所。到了诊所,医生给我的擦了药膏,爸爸妈妈才放心。

不打不相识

渐渐地,我长大了,开始上幼儿园。我在那儿认识了一个好朋友——谢政鸿。我们倆从来不打架,却也无话可聊的好朋友。我有困难的时候,他会帮我一把。一次,我被宏昇打的时候,政鸿会悄无声息打回宏昇。

如今,宏昇也是我的好朋友。可他小时候一直欺负我,我很憎恨他。无论如何,我总能耍一些小聪明还以颜色,让他非常生气。

地狱学校

小学一年级,我走进课室,除了政鸿和宏昇,我还见到很多我不认识的同学。不知道为什么,我非常紧张,随便找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老师领着我们逛了校园一圈,给我们讲了一遍的校规。

慢慢,我开始熟悉了这个地方。我也在这期间认识了很多朋友。可是,我非常讨厌我的同桌,一句话也没有和他说过。至今,我对他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有一次,我忘记做功课。老师叫我们交作业,我跟老师讲我没有做。老师拿我没办法,叫了我们的班主任关老师。关老师问:“你有没有做华语功课?”我从抽屉拿了华语作业,发现原来华语作业我忘了做。

我把本子递给关老师,他一看,对我破口大骂了一顿。我的眼眶瞬间红了起来,眼泪忍不住掉下。那天,刚好有体育节,同学们都体育去了,除了我。我一直补做功课,眼泪一直哗哗掉下来。体育课结束了,我还在做。到了其他节课,关老师叫我出去外面做。做完了,我拿给关老师。

 从此,我很少忘记做功课,但是会一直做错,搞到每次留堂。直到我当上班长,我很少留堂了。

倒霉蛋“七号”

每次放学,我们都会去学校对面的小卖铺买冰淇淋,有的人会去抽奖。我每次抽奖都会抽到七号,七号是最烂的奖品;政鸿每次抽奖都会抽到二奖,我真羡慕他。

智添总是把零花钱花在抽奖上,但他的运气不好,不是抽到七号就是抽到四号。一天,他依旧还是来小卖铺“打卡”。和往日相比,智添异常低调,到了小卖铺一声不响,半句话没说。他闭上双眼,靠着那只似乎储存所有运气的手开始抽奖。

我站在一旁,对他抽到什么号码完全没兴趣,反正他总是抽到那两个号码。我瞟了一眼,他抽出了一张小纸,打开一看,他开心地在原地欢呼。旁人听见立马凑到智添身旁,看着他那张小纸张:“是一号!是一号!” 那张如神一般的一号,连“幸运之神”政鸿都没抽到,居然被那“倒霉蛋”黄智添抽到了!

传闻,抽到大奖的人会变得更倒霉,因为抽到大奖的人耗尽了运气。

隔天放学,智添迎着大家崇拜的眼神走向了小卖铺。我们马上小跑过去,希望可以见证奇迹的那一刻。我推了推眼镜,重复着道听途说的传闻。智添的手伸向抽奖箱,看到他的手伸回出来的那一刻,我承认,我紧张了,我可不想被“打脸” 。

智添向我诡笑了一下,我知道我被“打脸”了,就是那可恶的一号!智添手握大奖冰淇淋,这个冰淇淋比我吃的高级好多。我不服!我也跑去抽奖,老板摇了摇抽奖箱,我快速的抽了一张纸。我打开一看——七号!我失望透顶,智添得意洋洋地舔着冰淇淋,看着我“灰脸”骑着自行车回家。

一路上,我在心里默念着:以后都不再去抽奖了!

班主任的私生活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我进入二年级。我心想:希望二年级的班主任不再是一年级的班主任。然而,现实是残酷的,还是一样的班主任。同学叫我随便找一个位子坐了下来。等全部同学到齐后,关老师开始安排我们的座位。我的同桌是俊杰,一个一直刷手机的低头族。

“听说关老师已经有孩子了。”

我转过头偷听他们说话。他们似乎感觉到有人在偷听,转头看了看四周,然后声量放小了许多。我再也听不到他们的谈话,直接走过去聆听他们的谈话。我承认,我对关老师的私生活有点好奇。一群人聊八卦是多么愉快的事!

在八卦的过程,某位女同学滔滔不绝说着,仿佛在说一件惊天大事。她的口水总是喷到我脸上,实在太可恶了!

披着羊皮的狼魔

那个总是戴着厚厚的“潜水镜”,走起路来用鼻孔看人的老师,再一次成为我们的班主任。不过,我发现关老师变胖了,但死性不改的是,他依旧是那只凶猛的狼,只不过一开始,他先披上了羊皮,对我们很温柔,后来还是忍无可忍,暴露了自己的本性。

让关老师“原形毕露”的罪魁祸首——是我!我写的字实在不堪入目,让关老师看了眼花缭乱,头昏脑胀。于是,关老师对我施行“特殊教育”。关老师当着大家的面,给我来了一段“说唱”。关老师的嘴就像机关枪一样,一连射出了好多颗子弹,射得我无处可躲,遍体鳞伤。

在我眼里,关老师的头上长出了恶魔的“角”,邪恶的大嘴巴。不过,我竟然能让关老师从“狼”晋身为“恶魔”,也算是一种赋予能力。

插班生的小剧场

到了四年级,你是不是要问我为什么没有三年级?我的三年级好像没发生什么有趣的事。趣事应该是有的,只是日子久了,印象开始模糊了。

每次开学,我最期待的是哪位老师会当上我们的班主任。你们猜猜看,会是谁?没错,还是那个戴着“潜水镜”,走起路来用鼻孔看人的关老师!

好不容易盼来了新面孔,班上来了一位转校生——周荣杰。他的身高是二年级的,坐在我的同桌,棕盛的隔壁。

某天历史节,他睡觉,老师叫他站起来,去洗脸。他却眼带血丝,恶狠狠地瞪着老师。老师提高了嗓门把他叫了出去,没想到他竟敢大声地回答:“好啦!”结果,老师实在拿他没法,和他上演了一场抢劫案的戏码,拖拉着他去见副校长。最后,他哭着回来。

从此,他再也没有这么做了。

国语节,换了新老师,是刘必瑞老师。他时而认真,时而搞笑,每次逗得我们全班哈哈大笑。他也是我们的体育老师。可是,每当我们没有做订正的时候,他都会在体育课留一些同学做订正,做完订正才可以去体育。体育是我最喜欢的,所以我很少没有做订正。

花样年“华”

这一年,关老师给我们做了非常多的趣事。他让我们开了一本《每日素材》和《每周一稿》,让我们记录自己的生活。我们还办了周报,叫做《牛札堂周报》。当然,这让我们的写作进步了不少。

关老师还给我们上《日有所诵》。虽然我不是李白,也不是白居易,那一首首诗有时候会忘记,但每日反复诵读,大部分还是记住了。

这一年,我读了非常多的书,几乎是可以弥补回前面九年没读书的量。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读《约定》这本书。关老师居然有本事把作者请到了学校。

见到作者本尊,我大吃一惊,原来戴着“潜水镜”的关老师不是“浮潜”而已,而是“潜入海底”耶!没想到老师的人脉那么广。这是我认识了三年的关老师吗?

这一年,我发现他除了爱阅读也爱写作。我是小瞧了我们的班主任。关老师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人脉会这么广?

相处久了,我发现关老师很温柔,只是在必要的时候会对我们严格,比如学业上。关老师偶尔也会给我们派福利,比如让我们看电影。有时候,他会和我们打成一片;有时候,他会对我们“说唱”。总之,关老师绝对是不错的“说唱歌手”。

祸,从不单行

今年,冠状肺炎肆虐,我只上了几个月的课就被迫停课进行居家学习。待在家这段日子,我只能通过网络,对着小小的手机屏幕来上课。不过,我才发现原来网络这么发达,除了学习,还可以在网络上提交作业。

熬过了几个月,我们可以重新回到学校上课了。开心的当儿,却有一个人要离我们而去,他是我的好朋友——政鸿,他要转学了。就这样,班长的职位交到了我的手中,我一定好好珍惜这个机会,不辜负大家对我的信任,避免上演《班长下台》。

送别政鸿的时候,关老师把政鸿叫到前面,让政鸿对我们说几句话。政鸿想了非常久,说:“希望我到新学校后,你们不要忘了我。”关老师问我们:“有谁要对政鸿说什么的吗?”奕庭站了起来说:“一定要记住我们啊!”话还没说完,奕庭就哭成了泪人。

灼热的泪水在眼眶里左右晃动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男儿有泪不轻弹啊!政鸿是我的好朋友,我真的舍不得他。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放学,政鸿的爸爸来载他,他向我道别,我也向他道别。我知道这一次再不好好道别就没机会了。或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的见面了,看来朋友终究还是要离别的。

人,总要往前走……

这就是我的童年,真的想要回去呀!有些话,当时想要说,话到嘴边却说了另一番话。我试过开不了口,也试过把话吞回肚子里;有些事,当时想要做,提起勇气了却不敢行动。

看来,有些事错过了,只能让它成为过去。

人,总要往前走。

导师寄语

财龙同学幽默的文笔仿佛一条线,将童年的点点滴滴串联起来。在这些童年回忆中,导师发现“‘吃’脚的轮胎”、“地狱学校”、“倒霉蛋‘七号’ ”、“披着羊皮的狼魔”和“祸,从不单行”的事件都不属于愉快的回忆。不过,财龙同学却成功地利用幽默的笔调淡化回忆中不愉快的感受,让人读后会有“回忆总是美好的”的感悟。 这是一篇很棒的文章,在众多作品中脱颖而出,获得金奖。恭喜财龙同学。导师在此想给你一个小建议。文章结尾部分提出的“想说”和“想做”的感悟,显得有些突兀。它无法和文中的童年事件或者上一段的 “他向我道别,我也向他道别”相呼应。这一个部分,如能再修一修,这篇文章会更加地吸引读者。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