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奖

如果优那么一次机会,让你有机会和那已去世的人或宠物共度一小时,你打算如何度过着一小时的时间呢?

Mattia e il nonno

马提与祖父

当白兔小思和小白还在世,我对它们总是置之不理,嫌它们烦。名义上我是它们的主人,可照料它们生活起居的却是表姐。我总用“功课太多”这种破理由来掩饰我对它们的害怕。它们那活泼乱跳的样子,有时候,连表姐都拿它们没有办法。

小思和小白去世后,我才觉得愧疚。之前有那么多的时间,我都没有好好陪伴过它们,总觉得还有很多时间,一天不陪它们也没什么关系,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它们这么快就离开我了。就连它们离开的那一天,我还在旅游,是表姐打电话通知我的。

如果真的有机会让我和小思与小白共度一个小时,我绝对不会不理它们。

我会把握这一个小时,把它们带到前厅的厕所帮它们洗澡。说实话,养了这两只白兔那么久,我都没有亲自帮它们洗澡。厨房两个橱柜之间的缝隙藏着一个盆,那盆是小思和小白的“浴缸”,它们去世之后,那个盆我一直都不舍得丢,那是它们唯一遗留在人世的东西吧。它们的水罐、笼子都被爷爷养的猫占领了。

我会学着表姐把手放进水里探水温,不烧不冷,我会先抱起小思,轻轻地把它放到“浴缸”里。当小思的爪子快碰到那温水,我会把头往后靠点,我看过表姐帮它们洗澡,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小思多半是溅起水花,给小思洗好澡,我会把它抱到早已准备好的两块布上,帮他抹干身体,以免它感冒。小思洗澡后,轮到小白洗澡了。

帮他们洗澡完毕,我会学着表姐用吹风筒将它们的毛发吹干。现在想回来,每次表姐开启吹风筒,我总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我特别讨厌吹风筒发出的噪音,听到我头皮都发麻,浑身不舒服,可为了小思和小白,我会尝试克服。

饲养小思和小白期间,我还没给它们切过菜,喂养它们。我之前是想过尝试切给他们吃,可是,都被爸爸阻止了,那时候我才七岁,爸爸不让我碰刀。现在的我已经长大了,我会在窗旁的桌子给它们切菜。阳光从那窗口撒进来,小思和小白在阳光下玩耍。它们之前一直都呆在笼子里,除了去洗澡,很少有机会踏出笼子一步,现在想想,当时的我好像在囚禁它们,可能死亡,也是它们为了自由而作出的选择吧。

我会拿起一旁的刀,到冰箱拿出包菜。我不会选择萝卜,这是因为小思和小白是腹泻而死的。它们离开后,我到图书馆查过资料,兔子是不能吃萝卜的,萝卜中含有大量的水份,吸取太多水份会导致腹泻,最后只有死路一条。把包菜喂给它们之后,我会在一旁陪着他们吃。

一个小时是短暂的,倘若能有这一个小时我会好好珍惜,至少可以见到它们最后一面,弥补之前的遗憾,我想,小思和小白应该不会忘了我吧?

导师寄语

媃瑄同学的文章里,不仅表达了自身未能细心呵护小思和小白的懊悔,也传递出自身对它们的思念与关爱。小思和小白定在天之灵,必是带着微笑遥望着媃瑄同学,随之共同在脑海中编织着这一小时的共度时光。 这是一篇由真实情感酝酿,带着温度的文章。读者着能在阅读之中感受到媃瑄同学对小思和小白的思念与关爱。对于文章的内容,导师并没有修改建议。不过,有一点需要告诉媃瑄同学:兔子只有吃过量的萝卜才会导致腹泻。因此,小思和小白的离别主要原因,或许不是萝卜导致的。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