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先炳

黄先炳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分享文章

老师也下乡

上周受邀谈“大专佛青社区服务”,我是这活动的发起人之一,最初的计划书是我草拟,应该够格谈这话题。

  “佛青社区服务”不是原创,而是改良,是参考80年代兴起的“下乡服务”而策划。

发起大专生下乡服务,主要是拉近城乡的教育差异,不管是对教育的认识或实践。这是场教育醒觉运动。

我们遵循这样的理念策划,改良的主要有两点:一、为了提醒大专生不要自抬身份,把“下乡”改为“社区”;二、只是寄宿在某个家庭,取消“被领养”的仪式。

后来因为一些因素,我没有参与1987年的大专佛青社区服务。多年后(2000年),我却在师范学院发起这活动,让师范生也走进社区。

为了应付上周的讲座,我召集当年的参与教师社区服务的营员线上聊天,以获取反馈。意外的是时隔二十多年,大家对这活动还是回味无穷,并认为它对就职后的教学有很大助益。

其一,为了办这个活动,当年他们用了三个月时间筹备,接触了不少社会的精英,给予他们启蒙。抱着共同的意愿筹办活动更增强了凝聚力,共事更有默契,以致在毕业后,他们还可以组团协助学校办活动。

其二,因为他们对教育有更清晰的认识,和孩子共处的时候,更清楚要做什么,不只是到乡区“服务”而已。当年我们以“写作”为主要目的,引导孩子观察生活,扣紧所接触的事与物思考、沉淀、表达。结束前的村民聚会,不是文娱表演,而是孩子们的文字飨宴。参与者都表示,这一次的活动,让他们更知道如何教作文。

其三,由于活动期间的融洽气氛和共识,致使后续活动在很自然的情况下进行,无需刻意安排。二十多年后,听着当年的参与者报告他们接触的“家庭”的概况,分享着谁当了教师,谁出国留学,谁事业有成,是最大的告慰。

今天,这样的活动是不是还有存在的价值?我想,答案是肯定的!尤其是现今的孩子已经习惯“足不出户知天下”的生活方式,更加需要有“外人”走进他们的生活圈子,帮助他们成长。

《星洲日报·东海岸》06/03/2022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