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ting
郭史光宏

郭史光宏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会长,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科全国资源教师。曾经在在马来西亚各地推动举办了多场儿童阅读营,有着丰富的儿童阅读教学经验。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我们上报了!

翻阅报纸,是许多人每天必做之事。一些喜欢看新闻,一些喜欢查八卦,一些喜欢玩游戏,一些喜欢读小说。某年某月某一天,某作家又发表了某篇文章;某年某月某一天,某地方又发生了某件事。报纸中的人与事,似乎离我们很远很远。若有那么一天,你翻开报纸,映入眼帘的竟是自己的名字、自己的文章,你当下的心情会是如何?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开着车,一个人。刚完成一个重要的考试,目的地是学校。照理说,今天本无需到校,但为了明日能顺利出版最新一期《我手写我心》,还得回校进行编辑与排版的工作。作为南马学校的校园周刊,《我手写我心》于年初创刊,至今已迈入第十三期。打第五期改版起,逢周五出版,风雨不改。无论工作如何忙碌,杂务如何缠身,我带着五年级同学,一路坚持下来,三个多月了,始终一期未断。

想着这一期收到的精彩稿件,不禁窃喜,跟着车上的音乐引吭高歌。老实说,每周写一篇稿,这样的高密度已经不容易。更难得的是,这些稿件大多都是用心之作,是作者对真实生活的苦心经营。随着时间的沉淀,同学们的作品日益精彩,表达逐渐清晰,文笔也越显优美。看着一期又一期《我手写我心》从打印机里滑出,散发着独特墨香,我还真有“接生”的感觉。一期期刊物的诞生,背后是学生一步一脚印的努力与成长,捧在手心,总叫人激动。

不知不觉,学校大门出现眼前。校工笑着为我开门,“轰隆轰隆……”校门以其独特的方式迎接我。车子才驶入校园,不远处即冲来几条人影,脸上尽是兴奋之情。定睛一看,是我五年级班的几个“活宝”。“砰!砰!砰!”车子都未泊好,几只手掌已在车窗上拍打,透出一股急切。我不禁眉头一皱。好家伙,难道还欠了你们一屁股债不成?

“老师,稿费!”才开门,几只手一起向我伸来,我避无可避。

“啊?”我一头雾水。

“老师,稿费!稿费!”小阳带头喊起了口号。“稿费!稿费!”一旁的小浩跟着起哄。

“稿费?”我头上的浓雾越积越厚。

“对啊!我们的作文上了前天的《中国报》,里头说有稿费的。”这种时候,小阳特别牙尖嘴利。“老师,稿费一定在你那里吧?稿费!稿费!”

听他这么一说,我开始有点头绪。嗯,日前确是将他们写得比较好的文章,投到了各大报章,没想到这么快就刊登了。只是不知那被报馆编辑看中的幸运儿是谁?

“老师,我们很多人都上报了耶!稿费!稿费!”

“报纸在哪?”

“在我书包!我马上去拿!”才说完,小浩头也不回地往课室奔去。据说,他是第一个发现上报消息的人。我待在原地,继续“享受”众人的讨稿费声浪。

不过一眨眼,小浩已握着一份报纸,气喘吁吁地回来了。我抢过报纸,迅速翻到“青青草地”的投稿园地。天!我们的文章,竟占了几乎一整版!整版七篇文章,我们班的手笔就占了五篇,其中小希的《魔术师和丢酒大师》更一举夺下“状元”宝座,获选为佳作。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同学的作品一次过登了五篇,着实令人难以置信而又雀跃万分。

“稿费!稿费!稿费!”烦人的声浪何时竟成了悦耳的交响曲?

“好啦,等报馆寄稿费来,一定赏给你们!”

“Yeah!”小瓜们相互击掌,欢声雷动。

“小阳,我们以后要多写好文章,可以投稿赚钱。”小浩拍拍小阳的肩膀,一脸的意气风发,似乎神笔在手,写文章瞬间成了捣葱切蒜的简单事儿。

“嗯!哈哈哈!有了稿费,要买什么都行了。”小阳在小浩的一拍一哄之下,仿佛也一下子飞上了天。

紧握着那份厚重的报纸,我穿过人群,走向办公室。将报纸折好,慎重地摆在桌前,内心升起无限光荣与安慰,还有……一丝丝野心与贪心。

这一次,应该只是狂风扫落叶的前奏吧?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