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 using MacBook Pro
黄先炳

黄先炳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黄先炳:转危机为契机

MCO 3.0促使学校再次大规模停课。

这并非第一次大规模停课了,各造应该共商对策,以便学生的学习在疫情的冲击下降到最低点。我们不能坐等疫情过去,也不能等候疫苗带来全面免疫,专家说疫情还会蔓延一两年,我们必须有更好的应对方法,以让教育真正进入“新常态”。

第三波疫情爆发之前,我看到社媒一些人不主张关闭学校,搬出数据说学校受感染的程度很低;也有人指责教师自己不顾好自己,把疫情带给学生来却要求关校是不合理的。另一边厢,大多数教师都希望不要再关校,尤其是小学生上网课的难度很大。此时此刻,最避讳的是相互指责,寻找祸源。要知道埋怨无济于事,谅解和互动才是正道。

过去停课期间,有好些个体和单位都发挥了创意,使学生可以继续学习。例如让实体课和网课同步进行,肯定可以降低学校因人潮带来的风险。那些有条件可以上网课的,就居家学习;那些不得不上实体课的,则继续到学校来。

教育部有责任给学校提供资源。多年前的“精明学校”(sekolah bestari)概念便推动了远距离上课,这表示在技术层面应该是不成问题的。至于财力,除了紧急拨款外,政府也可以奖掖的方式和私人界合作,提升学校设备。疫情期间,一些政党、私人界动员供应学生电脑或手机,纾解民困。何不整合这些资源,给国家未来的主人公更好的协助?

自去年疫情爆发以来,不管愿不愿意,老师和学生都经常接触电脑,信息技术都有明显的提升。这是好的一面。如果再加把力度,官方结合民间促成家家有电脑,户户可上网的局面,疫情后学校都可以落实“精明”的理想,水平提升又何止一级?

硬体设备解决,教育部可以更专注协助教师提升网络教学能力,改善教学技巧。此时的课程必须是操作性很强的,不若以前的空谈理论。在环境的迫使下,相信教师都乐于自我提升。

另一方面,教育部也该结合更多教育工作者商榷教改之道。网课是一个新概念,许多问题尚待解决;网上测试更是一大挑战,如何做到公平且有效,尚待具体的良策。

冬天虽然来了,却不知道何时是尽头。我们不能坐等冬天过去,是时候主动调整出击,疫情所带来的危机,或可转化为教育提升的契机。

《星洲日报·东海岸》16/05/2021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