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史光宏

郭史光宏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会长,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科全国资源教师。曾经在在马来西亚各地推动举办了多场儿童阅读营,有着丰富的儿童阅读教学经验。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棋逢对手

往前,战马虎视眈眈;往后,战车跃跃欲试;往左,飞相埋伏已久。右退,总可以吧……啊!该死的皇后何时到了此处?环顾四周,真正是“前无退路,后有追兵”!“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莫非天真要亡我?隔着棋盘,小阳露齿微笑,不时轻轻点头,似乎胜券在握。眼前这可怕的小子,真是我认识的小阳吗?


说起来,那已是半年前的事了。学校要派两位代表参加区际国际象棋赛。六年级有个小康,去年曾参赛,表现不俗。余下一个名额,小康推荐了五年级的小阳。“小阳?他会下棋?”我有点难以置信。“会!他有时还赢我叻。”我还是半信半疑。

百闻不如一见,叫来两人,现场对弈。几个回合下来,总算摸清了小阳的底。开局、走棋、布局、应对,都显得生疏笨拙,很明显是新手。可说也奇怪,面对小康相对老练的进攻与杀着,小阳竟能勉强应付。好几次眼看就要完蛋,他总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化险为夷。相对于眉飞色舞、喜怒形于色的小康,隔盘而坐的小阳没有大动作。双目凝视棋盘,左手不时抵着下巴,思索良久才迈出艰难一步。沉着、冷静,从他身上,我隐隐感觉到难得的棋手气质。

没有几天训练时间,区际赛马上就到。

“小阳,刚才占尽优势时,你怎不趁胜追击?该胜不胜。”

“小阳,哪有人让自己的国王轻易出走的?胜局也成败局。”

“小阳,刚才明明两步就能让对手倒棋,你却弄成和局,唉!”

看小阳下棋是一种煎熬。胜利在望,他总有办法让煮熟的鸭子飞走。我这个“事后孔明”,在棋局结束后忍不住拉着他喋喋不休。而他只是默默地收着棋局,静静地听着,傻傻地笑着。“哦,是啊?呵呵。”他的结论永远如此。

比赛结束。回到学校,五年级班在小阳的鼓动下,掀起了一股“国际象棋热”。每天下课与放学,总会见到三三两两的身影在班级阅读角流连,不为阅读,只为下棋。打年头就摆在阅读角的那套国际象棋,总算有人问津了。偶尔偷得浮生半日闲,我也会过去,与小阳和同学们切磋棋艺。当然,我很少认真,甚至可说是不曾认真。常在谈笑间,对手的兵啊将啊就都灰飞烟灭,无甚挑战。我以为,自己不会有认真的必要,直到那一天……

又是一个夏日炎炎的午后。刚改完一大叠作业,我松了松筋骨,准备到五年级班去“打猎”。走进课室,果然见到几只“猎物”在阅读角“自相残杀”。我咽了口口水,径自走了过去。

“小阳,和老师下一盘。”

“啊?我一定输的啦。”

“嘿嘿,没关系啦,下一盘,下一盘。”

小阳终究还是乖乖地坐到了面前。

棋局开始。我一如往常,漫不经心地谈笑用兵。吃!吃!吃!没几下功夫,小阳的棋子一颗接一颗消失在棋盘上。小阳依旧面不改色,静静地思考,慢慢地走棋。管他的,我军继续挺进,挺进,再挺进!

 “将军。”小阳轻轻将皇后推到了我的国王面前。我吃了一惊,这才将目光移回自方阵营。进不可,退不能,我家皇后又已深入对方腹地,远水难救近火……不可能吧?看了约五分钟,我眉头紧锁,无奈地接受这始料未及的结果——我,倒棋了!“我赢了?我赢了!Yeah!”小阳难掩心中激动,握拳欢呼。也罢,也罢,都怪自己轻敌。我给了小阳一个微笑、一个大大的拇指,然后乖乖收棋。

看来,认真的时刻到了。

“老师,到你。”小阳的声音将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望着目下的棋盘、眼前的对手,心中升起了前所未有的紧张与兴奋。今次不同往日,我这回完全是严阵以待,不存一丝侥幸。每一步,都思前想后;每一着,都斟酌再三。奈何……

 “嗯,倒棋了。我又输了。”我苦笑。“小阳,你真行啊!”我拍了拍小子的肩膀,开始收拾棋局。败者收棋,这是这里的不成文规定。不过半年时光,这小子从收棋的人,摇身一变成了看人收棋的人。而我,则成了他眼皮底下收棋的人。

将一颗颗棋子放回棋盒,我心甘情愿,满心欢喜。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