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framed eyeglasses on book page
黄先炳

黄先炳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说明文教什么

      文章可分两大类:实用体和文学体。前者包括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应用文;后者有故事、散文、诗歌、小说、戏曲等。

辨析文体,依据文体特色教学,是阅读教学的重点之一。文学体需要品味感悟,所以要精读,一字之差也可能谬之千里;实用体则为了获取信息,要快速地读。文学可以提高一个人的审美意识,丰富生活内涵;实用体文章可以增长知识,为生活增添色彩。生活中,我们更常接触的是实用体文章,新闻、通告、信函、报告、说明书……所以,实用体文章是中小学阅读教学必须涉猎的。

说明文该怎么教?今日有幸看到儿协主办的线上公开课,两位老师以四年级课文《人工智能汽车》教学,给我们提供了两个课例。

他们都把教材判为“非典型”说明文,因为内容繁杂而不集中,不能带出智能汽车的特色,即使是表现手法,也因跳跃性太大而失去科学说理的说明文特性。

第一位老师除了应用原教材,也开发新的教材,用一篇相对集中介绍智能汽车的文章给学生看。教师企图以后者引导学生发现说明文简洁明了的特点,进而对课文进行增删。概念是可取的,但执行上会面对问题,要在短时间内修订文本难度很大。

第二位老师则考虑到四年级学生经验匮乏,难进行高层次的批判性阅读,因此选择通过教材让学生初步掌握说明文的“阅读策略”,训练学生提取信息的能力,且更自觉地监控自己的阅读过程,有意识地关注文本的立场。

教师以激疑方式引导学生对智能汽车产生兴趣,再从课文提取信息,审核自己读懂了多少。过后教师引导学生二读,思考文本无法解惑的部分。这个阶段难度很大,学生的知识结构未必做得到这一点,提出的问题可能流于稀松平常,或只在词语上纠缠。不过作为一种阅读策略的培训,构想还是可行的。三读时则尝试揣摩作者写文章的意图,希望借助文章表达什么,可否满足读者求知的需求,从而作出更好的概括。

这两堂课都摆脱过于重视“教语文”的模式,引领孩子更有策略地阅读实用体文章。这是一个很好的改变,毕竟类似的文章网上汗牛充栋,怎样读远比读懂一篇课文来得重要。

《星洲日报·东海岸》04/04/2021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