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先炳

黄先炳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课室里的活字典

一名实习生上写话课。学生一遇到不会写的字便开口问,老师即把字写在黑板上,宛若一部活字典。

课后,我问实习生他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他说如果不给写,学生就写不下去了。我再问写话的目的是什么?是要学生完成眼前的功课,还是训练学生用文字表达?如果是前者,他的做法算是一种帮助;如果是后者,他该鼓励学生自行解决他的问题。

一个人如果因为不会写某个字,就放弃通过书面表达的想法,这实在说不过去。就像一个人要用陌生的语言向人提意见,他也不可以因为还没有驾驭该语言就放弃。只要放得下面子,勇于表达,假以时日,他会越说越好。语文是在应用中不断优化的。

以前中学时,老师为了训练我们说英语,便常告诉我们不要怕烂英语(broken English),一定要勇于开口。结果还真是敢于开口的便有进步,不敢开口的始终还是沉默的一族,哪怕暗地里背了多少个优美句子。

写话训练,本来就是要让学生敢于书面表达自己。一旦面对问题,就该想办法解决,权且用符号、拼音、画画、外语等代替都无所谓,先把自己想的写出来。不断啃树叶的毛虫,会有化身为蝴蝶的一天;封闭则连化身为茧都不可能。

再者,“解决问题”是终身带得走的软技能,学生自小就该培养这良好习惯。为了解决眼前的问题,最直接的方法不一定是最好的方法。就像企业要推动新计划,员工不肯想,直说一切听总裁的,这类员工肯定是很轻易便可被取代的。学习也是,要把自己放在首要地位,以自身的能力成长为重点为是,相信自己是不可被代替的。

翻查书本、翻查工具书、同学讨论,都比问老师要好。因为疫情,学生都学会了网上搜索的能力,校方如果可以在课室准备电脑和网络,学生会更主动自行解决问题。

   教学不只是传授知识,更要培养孩子们的习惯,提高他们解决问题的能力。

《星洲日报·东海岸》06/06/2021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