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rl in pink sweatshirt
郭史光宏

郭史光宏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会长,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科全国资源教师。曾经在在马来西亚各地推动举办了多场儿童阅读营,有着丰富的儿童阅读教学经验。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持续默读,帮助孩子爱上阅读

轻音乐徐徐奏起。两百位大朋友小朋友齐聚一堂,有的端坐椅上,有的闲坐垫子,有的趴在地上,有的倚着软垫半躺,众人的目光都往各自手上的书聚焦。“翻开一本书,打开一个世界”,大家似乎都潜入了那神秘而灿烂的天地。音乐越来越轻,越来越轻,几近不可闻。十五分钟的音乐渐渐隐去,现场依旧鸦雀无声,空气中弥漫着的,尽是恋恋不舍与意犹未尽。

如此亮丽的阅读风景并非梦境,它确实发生了,就在刚过去的第四届儿童阅读营中。没有奖励,没有惩罚,没有监督,孩子们就这样理所当然地静了下来,就这样自然而然地读了进去。这就是“持续默读”(Sustained Silent Reading,SSR)的魅力,简单而踏实。

根据美国阅读研究专家吉姆•崔利斯的介绍,持续默读(SSR)的概念最早在20世纪60年代由佛蒙特大学的小莱曼•C•亨特提出,后来由两位阅读专家罗伯特和马林•麦克瑞肯发扬光大。麦克瑞肯夫妇研究了各种技巧并经学校实验验证后,为SSR列了四项教学计划:

一、孩子独立阅读的时间必须限定在相对固定的时间段内。在教室内阅读的时间通常是10分钟或15分钟。
二、每个学生自行挑选要看的图书、杂志或报纸,在阅读期间不得变换读物。所有读物必须在SSR时间开始前选好。
三、教师与父母也要陪同阅读,以身作则。这一点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
四、不要求学生写读书报告,也不作任何分数记录。

在第四届儿童阅读营中,我们分别在早、午、晚各安排了一段SSR时间。每个时段长30分钟:10分钟选书,15分钟持续默读,5分钟交流。持续默读时间开始前,全体营员和工委必须挑好书本,安坐在各自的位子上,各就各位。音乐响起,宣告15分钟的持续默读正式开始。此时,每个人除了阅读之外,不得进行其他活动,不能交头接耳,也不许四处走动。

宗教仪式般的庄严肃穆感染了在场每一个人。在持续默读的过程中,专心于阅读的老师和部分学生,为其他能力较弱的学生提供了很好的榜样。在这个精心营造的阅读环境中,阅读行为不是通过强制的方法推动的,而是一种暗示的力量,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耳濡目染”、“潜移默化”。

当下这个喧嚣浮躁的时代,多少人在生活中仍能静下心来读书,享受阅读带来的精神愉悦?持续默读时段营造了一个不受干扰的气场,让大家得以抛开一切,专心阅读。阅读营结束前,多数营员都表示自己很享受持续默读的时光,希望这段时间能更长一些。对于自己在这段时间表现出的专注与投入,不少营员也感到吃惊,说自己在家不曾持续默读如此长时间而不觉得烦闷。有了这次美妙的体验,他们希望回家还能继续进行持续默读。

中国儿童阅读推广人阿甲说,“初次接触到持续默读概念的成年读者常常会不以为然,这种方法显得过于‘简单’,而且似乎过于‘教条’。做如此简单的事情,与‘培养终身热爱阅读的读者’这样的大目标,似乎相距太远。”最初,我也抱着忐忑与怀疑的心态来进行持续默读,然而孩子们的投入与热情深深震撼了我,也坚定了我对持续默读的信心。

持续默读,真是如此简单而朴实,却又这般有效而踏实。

此文刊登于:《联合日报》6.12.2012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