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先炳

黄先炳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分享文章

黄先炳:绘本教学的不同课型

  “课型”即一堂课的类型。它可以按不同的目的划分,如按内容可分文学课、语音课等;按目标可分新授课、复习课等;按形式分讲授课、讨论课等。

在培训教师时,我喜欢按技能把语文课分为口语交际课、阅读课、写作课。不同的课型有不同的训练目的,主次分明。比如说,阅读课以培养阅读力为目的,说话、写话只是手段;口语交际课可以用阅读材料,但是却成了手段,说话才是训练的目的。

我的学生之中,有好些常用绘本教学。图画书故事性强,创意十足,可以刺激学生“有话可说”,用来训练学生说话或写话很有效。经典图画书不止叙事,还包含深刻的生活哲理,若作为阅读教材,则可以提高学生的阅读力。

最近一名师范生用了《朱家故事》上了一堂口语交际课。口语交际课是让学生彼此交换看法,以达致交流为目的。它的性质应该是开放性的,可以自由抒发想法,同时聆听他人的意见,做出适当的回应。学生可以学习如何反驳他人以捍卫自己的立场,也可以接受别人的不同意见而调整自己的见解。

可惜的是师范生经验不足,立“发表对男女之间的刻板印象”为目的,预设了立场要学生说出妈妈不一定只是洗衣煮饭,也可以走出去修理汽车。同侪议课时说:“转移经典的主旨,降格为说话的素材,我觉得是对经典的亵渎。”真是发人深省的反思。如果用《母鸡萝丝去散步》来引导说话还好,因为绘本本就没有微言大义。

又有学生用《你好灯塔》为阅读教材。当老师提出“守护”这个主题后,学生跨越老师的预设,说出绘本中可以守护的对象。丈夫妻子的相互守护肯定比家长的守护有意义,而灯塔守护大海、守塔人和他的家庭,更是主题讨论的深化。

本来这是挺有意思的,但备课时该了解这绘本是2019年凯迪克金奖的作品,不但享有盛誉,还富有许多人文信息,备受器重。预设答案引导学生等于挖坑引猎物入彀,并非好的阅读素养培训。如果引导学生观察绘本的细节,应该可以看到更多的信息,不但感受到一个时代交替的表象,还体会个中的得失。末代工人的生涯,离开岗位前后的故事,都在画面中一一展现,这是作者隐藏着的许多信息,值得探究。

把绘本作为阅读教材,就别急着找主题思想,留意细节的精彩处,更是阅读的必要素养。固定的主题,只会庸俗化了经典。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