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诗蓉

陈诗蓉

陈诗蓉,中文硕士,研究现当代文学。马来西亚师范学院华文科卓越讲师,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理事,马来西亚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课全国资源教师。三个孩子的妈妈,教育评论专栏作者,著有《旅欧母子》和《教育可以不一样》,近年致力参与儿童阅读推广工作,为儿童阅读营培训讲师之一。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陈诗蓉:教育需要相互信任

学生必须具备自主学习能力,才能应付未来世界的挑战,已是教育界普遍达成的共识。这一次新冠病毒肆虐,学校被迫关闭,转成居家在线学习模式,是对我们强调多年的自主学习的突击检查,因为毫无预警,无从准备,比特意安排的考试更能反映实际情况。

当我们把学习的自主权交还到孩子手上时,他们是否有能力自理?学习是不是还能继续?一旦没有外部的监督与管控,学生是否还有学习的兴趣与动力?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话,那表我们一直希望“能给孩子带得走的能力”的理想并没有实现,与国家教育目标所要求的终身学习能力也存在差距,值得忧虑。

自主学习需要操练

这一次疫情给教育带来的打击与伤害,已避无可避,如果我们能借机重新审视教育,调整方向,改变做法,也就不全然是坏事了,就像生病而让身体获得调节与修复的机会一样。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大家并不是不知道自主学习能力的重要性,问题是该从何下手?因为它既不是可以传授的知识,也不是可以透过手把手,或靠示范来“教会”的技能,而是由学习者的态度、情感、能力综合而成的素质。换言之,自主学习能力,并不是一套固定、成形,可直接搬用的策略,除了学习方法,还包含学习意愿、自律能力等。

在以学习如何学习为教育核心的知识经济时代,自主学习要求的不仅是自动自发,能独立完成老师布置的功课而已,而是能够自律、自立、自为、自强,为自己的学习作主,为自己的学习负责。能力的养成需要经历长时间,透过实际的运用来完成。自主学习能力,同样需要操练的场域,借助日常的实践来发展,即先得有机会“学习自主”,才可能“自主学习”。这道理和我们希望孩子有主见,平常就得让他有机会选择,不能事事包办代工一样。一个在学习上总是依赖大人喂养,习惯听候指挥,接受安排的孩子,一旦被赋予自主权时,只能六神无主。

希望学生自主,就得为他们留下可以自己做主的时间与空间,允许自主、探索,也容许犯错,不因为担心孩子不懂事而肆意填满,主导一切,否则就像“推舟于陆也,劳而无功”。这需要更多的信任,教师信任学生,校长、家长信任教师,教育部信任学校。因为自主学习虽然不是放任自流,也不排除“他律”,却经不起过度的管控,过多的监督,也不适合清单式、量化管理。

总结一句,没有信任,自主学习无从做起。

此文刊于:东方日报2020年12月17日| 专栏:大题小作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