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 corded microphone in shallow focus photography
黄先炳

黄先炳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黄先炳:方言之辩

如果我是掌权者,我真的乐于成就方言大师的宏图壮志,让华社开办方言学校。精武粤语小学,尊孔潮语小学,培才琼语小学……嘿,百花齐放,各自为政,多好!

我也会放宽媒体,允许创立966闽南语电台,977福州语电台,实现民主自由。更进一步,我还要让电视台播报广西语新闻……对了,据说闽南语还有分支,该播报厦门语新闻,永春语新闻。反正一稿多读,成本低,盈利高,华社有钱会赞助。

可是,我不是掌权者。我只能是一个小小听众,听我一位精通粤语的印度朋友骂华社:“我大半辈子学华人的语言,上台演讲都不成问题,去到北京却还是语言不通!”

在职场,官员不断提醒我们,师范学院华文讲师严重断层,现有的都是六、七十年代的,青黄不接啊!教华文的都难找,开放后不知如何?

我自命国语驾驭能力还行,语音也很八股(baku),但开会时我却常听不懂同事的发言,因为他们说吉兰丹话。

上小学之前,我们都说方言;去了学校,才学华语。印象中没有语言障碍。我们照样用方言交流,用华语思考。

上了中学,我们的国语考试成绩,往往比马来同学还要好,但他们口操的家乡话却远不是我们可以比的,他们说这是马来语。老师常强调知识语言,长大后我们才明白这个谷歌找不到的词语的意思。原来有些语言只作沟通用途,有些是登大雅之堂的。方言算不算语言,争论了千年,没有结论。

我所理解的是:方言就是地方话,自古就有。秦始皇只能“书同文”,不能强迫大家“说同语”。方言会被政治势力消灭吗?北方诗,南方辞,何以成为中国文学的代表,而不仅限地方文学?李白杜甫说什么语我不懂,但我看懂他们的诗作。韵文不是讲究韵律吗?如果没有共同语,如何成经典?

鸠摩罗什为什么不像我的印度同事这样骂中国人?异族统治中原,为何会汉化?中国文学的发展,为什么又不断层?

比我聪明的您,肯定知道答案,并谅解我们为什么说“华语是我们的母语”。

注:

① 我曾经写过“何谓知识语言”一文,可参阅。

② 鸠摩罗什于公元384年被吕光带至凉州,拘留18年。期间他学会汉语,被迎到长安后,翻译了不少佛经,文句优美不但丰富了佛学词汇,也丰富了汉语词汇的应用。 

此文刊登于《星洲日报·东海岸》20/09/2020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