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闪闪发光的心愿》—阅读三个孩子的自我成长

这部小说故事紧凑,很有画面感,而且擅于描述人物内心的恐惧。这是一部幻想成长小说,但又隐喻着现实。

作者: [泰国] 克里斯蒂娜·松托瓦

译者: 唐乃馨

出版社: 中信出版集团

故事一开始讲述一名叫庞的男孩帮助他身型瘦矮的朋友,索姆吉得到监狱里的杧果。庞有独特的听力,能够听到杧果柄断裂的轻响。

他们两人九岁,都是孤儿,一起生活在南原的一所改造中心(监狱)里。他倆的母亲都死于分娩。他们在监狱里生活,并非犯错,而是因为他们的母亲因偷东西而被抓进监狱。在这个魔幻的城市,父母是罪犯,孩子就注定要永久活在黑暗中。读到这里,开始感觉到故事里的城市透着不公平和不合理的法律。

说到法律,书中城市,查塔纳的法律都是由一名叫府尹的人决定。府尹会使用魔法,制造魔法灯球替代会引起巨焰的火,因而被视为大英雄,也是大家敬重的大人物,甚至被编进教科书。查塔纳的每个人孩子都知道他的英雄事迹。因而庞很期待能够见到府尹,甚至想象着有一天能站在府尹身边办事。但当他真的在监狱里见到府尹时,一切都改观了。因为府尹对他说了一句话:“生在黑暗中的人总会回到黑暗”。庞渴望监狱对岸万家灯火的光,渴望自由,渴望纠正监狱里一切的不公平,但没想到府尹就是制造不公平的人。

他逃离了监狱,可未满十三岁擅自逃离,手腕上的印记不被消除,走到何处都会被人们知道自己是个逃犯。若是被抓,就会被送往更残酷的监狱。

他抛弃了好朋友,索姆吉,内心十分愧疚。好在后来两人又再一次重逢。可索姆吉与往日不同了。他一直做着对大家有利的事。他善用自己对光学的知识,帮助泥屋里的人制造光。泥屋里的领袖是一位叫恩派的女生。她收留每个有不好过往的人们,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重新开始的机会。

恩派,庞和索姆吉有一项秘密计划,对象就是府尹。他们并没有想要制造混乱,而是一场和平的游行。计划中,参与游行的每个人都将提魔法灯球,向大家证明任何人都可以制造光,而并非只能依赖于府尹。府尹得知消息后,在游行的前一天,放火烧了泥屋,恩派为救大家,最终死了。

恩派离世,计划还进行吗?当然进行,但要在一天内制作上百个魔法灯球,是件难事……索姆吉开始感到绝望。

这部小说故事紧凑,很有画面感,而且擅于描述人物内心的恐惧。这是一部幻想成长小说,但又隐喻着现实。比如,手上无法抹掉的印记就如同标签。只不过现实中的标签并不可视化,而是口口相传。

作者在书中安排了两条故事线,一个是关于庞和索姆吉的成长故事线,一个是完美优秀生,诺克。诺克与庞,索姆吉不同。她生来就是典狱长的女儿,擅于格斗,堪称优秀。她的成长体现于发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原来自己的母亲也是罪犯),陷入无法接受。她的后母因担心实情暴露,危害家庭,所以送她到乡村里读书。她为了体现自我价值,瞒着家人里追捕庞,想借此来得到母亲的赞赏,好让母亲改变想法。随着事情的推进,诺克发现原来府尹也知道自己身份的实情,还因此将自己送进监狱。故事的末端,庞,索姆吉和诺克相遇,并一起反抗府尹。

故事的设定,光也暗藏隐喻。查塔纳城市售卖着不同颜色的魔法灯球。不同颜色的光有不同的价值。府尹的口头禅是:光只会照耀有价值的人。在东岸的人们(监狱管理者),生活在光亮里;而西岸人(曾经的罪犯或是罪犯后代)无论如何努力,都只能活在昏暗的世界里。庞,索姆吉和诺克都各有擅长之处。他们在故事中努力寻找自己的光,甚至在最后也告知了大家人人都可以制造光。这隐喻着人的价值是自我创造的,而不是被标签定义。

最后,我喜欢书腰上的一句话:让勇敢的心发出光芒!很符合故事中的人物形象。

詹淑婷

詹淑婷

詹淑婷,毕业于彭亨立卑阿富珊师范学院。喜欢空闲时就随手拿一本书来阅读,觉得在阅读儿童文学作品的同时也是一种精神上的放松。

最新帖子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