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先炳

黄先炳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分享文章

黄先炳:重视非正规教育

我小时候住家的环境,童伴众多。其中有一人,大家称他“量地官”。何故?因为睡醒后他便出门,漫无目的地走动,天黑才回家。谁家蔬果熟了他顺手采摘,草丛有异样他趋前探究竟。因此发现珍禽异兽的是他,被虫蛇咬伤的也是他。日复一日,乐此而不疲。

其他同伴也差不多一样。在没有荧光幕的年代,三三两两群聚聊天,就算没有话题,也可相伴到夕阳西下。年纪稍长则开始聚赌,扑克、牌九、麻将样样来,就连火柴支也可是赌具。

若非我后来被同学带到佛教会,一边教小伙伴们读书识字,一边筹办各类活动,我相信我和他们一样,至今依然“南亩耕、东山卧”。

这个成长经验,使我特别注重青少年的非正规教育①。学校给予的正规教育,并不能满足我。伙伴们都到过学校,却没有受过非正规教育,结果都活成陶渊明,若有关汉卿三分才气,相信还可以活成浪子班头②。

非正规教育一般是民间主动开办。由于没有官方的约束,自由得很,可以按照领头人的才艺发挥。除了宗教活动,琴棋书画、诗酒花茶、歌舞拳棒,任君选择。青少年在多样性的选择下,或许可找到生活价值,充实自己的生命。

教育不能只靠学校,正规教育也不要将青少年的时间填得太满,认为只有官方才能确保他们的成长。正规教育注重成果,强调积分,培养出青少年的功利心,也造就他们凡事但求达标的心态。非正规教育讲究兴趣,重视才华,训练出青少年一艺之长,激发他们的内驱力,协助建立他们的人生价值观,终身追逐梦想而不惜。

正规教育的局限,往往造就两极化,一是轻易满足所学,达标后便不思长进;一是选择放弃,寻求他径填补岁月,当水中浮萍亦不惜。没有了非正规教育的辅助,我们实在不能怪青少年混日子,每天在等待时间中过去;也不能怨他们拿自己生命开玩笑,在高速公路上耍技俩。

非正规教育还是留给民间办的好,如果官方为了补足正规教育的不足,也大事开办非正规教育,那就把教育一体化,没有了正规非正规的区别。

注:

①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将教育划分为三大类:正规、非正规和非正式。我觉得这是英语词汇可以如此划分,因为当中的非正式教育(Informal Education)是随时随地可以实施的,是与正式教育相对的概念。但正规和正式教育,英语都称formal education。因此,我倾向二类的分法,formal & non-formal.

② 关汉卿散曲《南吕·一枝花》套数中说:“我是个普天下郎君领袖,盖世界浪子班头。”“郎君”和“浪子”都是指风流放荡不羁的人。

《星洲日报·东海岸》24/04/2022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