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先炳

黄先炳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分享文章

没有教哪会啊?

一名同道在讨论师范课程时说:“我觉得我们必须纳入这些项目,要不然,毕业后遇到这些技能,他们怎么会教?”

我直言这是一项待修正的观念!师范学院不等同技职学校,仅是传授知识与相关技术而已。就技职学校而言,比如说汽车维修课程,得先让学生知道汽车各项机件、器件的操作系统与程序,再学习故障诊断和维修程序,确保熟练。如果不提供某项训练,学生可能真要面对不会的问题。教育却是面向人的工作,人自有独特的个性,必须因材施教。这就是为何我们一再强调教无定法,教师必须审时度势,看清学情,相机而布置教学。再说,教学的内容也会不断翻新,在信息发达的时代,去年的课程今年可能就不适用了,因此教师更要具备终身学习力、反思力、应变能力。

韩愈的《师说》很有参考价值。他说师者有三大责任:传道、授业和解惑。相对而言,授业是较低层次的,业师如果不传技术,学徒还真不会!传道次之。道是本然的,不因人而变异,师者不过是以先觉觉后觉。韩愈说得好,“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修学过程中,学生如果学会思考,辨识能力强,是可以超越老师的。

“传道”的老师,学生学习后,他便可以隐身消失,不再扮演师者的角色。“解惑”的要求最高,教师要做到知行合一,不但知,还要能;既有知识和能力,还要有智慧判断能力,在关键处做出正确的决策。

师范升格为大专后,常有华文组学员问:“怎么新课程没有同义词反义词教学,没有标点符号教学,没有…”我告诉他们,如果逐一纳入,十年他们都不用想毕业。他们要学习的是“道”啊!一两年课程就可以得道,下来再用一两年在实践中求验证,深化对道的理解和把握,才算“见道”,艺成下山。毕业后,不管是哪方面的新课程,都有能力自行分析,知道该怎么做。

我庆幸我的学生都没有学我的技术,他们学的都是师之道。

《星洲日报·东海岸》03/07/2022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