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先炳

黄先炳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分享文章

黄先炳:教育要知行合一

“知行合一”是王阳明提出的主张①。

他说:“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功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若会得时:只说一个知,已自有行在;只说一个行,已自有知在。”②

虽然王阳明强调知行合一,不过便于理解,我们还是会划分二者:“知”是虚的,要通过“行”来落实;就因为“行”,所以可验证自己的“知”,使知更为完整。

何以要提出这个主张?王阳明说:“只为世间有一种人,懵懵懂懂的任意去做,全不解思惟省察,也只是个冥行妄作,所以必说个知,方才行得是;又有一种人,茫茫荡荡悬空去思一索,全不肯着实躬行,也只是个揣摸影响,所以必说一个行,方才知得真。”③

近代中国教育家陶行知,本名文濬,因欣赏“知行合一”的说法,故改名行知④,并据此推广他的教育主张。

我认同教育不是“做就对了”的事业,要有一定程度的认知⑤。历来专家所提的教育理论,我们要“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不要“懵懵懂懂任意去做”。这个说法是对前线的教育工作者而说。

教育也不是“知道就好了”的事业,不是因为你把握多少新的教育主张、教学理论,能言善道就好。没有躬行实践,这些理论也只会让自己“茫茫荡荡”不感踏实。这是偏向教育官员而说,当然也包括我们师范讲师。

回顾我的教学生涯,很感谢命运的安排,让我一直朝向“知行合一”的道路。初执教时,对教育理论不甚了了,因为大学提供的教育文凭课程时间过于仓促,半年就完成。中学教学四年,靠的还真是“做就对了”的蛮劲。

进入师范学院,面对五花八门的教育理论,仿如刘姥姥进入大观园,方觉自己对教育依然多有不解,实属门外汉一个。亡羊补牢未为晚,恶补一番还是跟得上。此外,培训师资也不能只是空谈理论,还得实践,要不然师范生难以接受我们的“指导”,会认为我们只是“讲”师,但懂理论上的正确而已。因此我们也要沾湿双脚,和实习生一起下水,示范教学。最初我不便在学生实习时参与教学,怕违反职业守则,挫败实习生的士气;后来找到“公开课”一法,才可以和学生一道钻研课例,寻求理论和实践的结合。

就这样一步一脚印,不知不觉也走了二三十年,希望可以影响后来者注重教育的“知行合一”,不要“懵懵懂懂”,也不要“茫茫荡荡”。

注:
① 难易、先后与合一是儒学“知行论”发展的三个重要议题。“难易论”早在先秦就已提出,“先后论”则是宋儒所论述,“合一论”则出自明代王阳明。

② 以上一段话出自《传习录》,是王阳明的讲学语录,由他的学生徐爱、薛侃和钱德洪等收录编辑而成。今收录在《王阳明全集》,吴光等编校。(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第1卷。网络版可以看链接。

③ 出处同上。这原本是王阳明回答徐爱的提问而说,前面有句“古人所以既说一个知,又说一个行者”,回应徐爱认为“知行”有先后的疑惑。

④陶行知原本改名“知行”,即因王阳明说“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的缘故。后来他主张“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又改为“行知”。这已经不是“知行合一”的哲学讨论,是教育理想中所持的一种立场。

⑤王阳明所谓的“知”含义较广,包括良知的知。我这里是偏向陶行知在教育实践中所倡导的“知行合一”论述,不是哲学上的讨论,所以把“知”锁定在“知识”的“知”而已。

《星洲日报·东海岸》03/04/2022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