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llow focus photography of bookshelfs
郭史光宏

郭史光宏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会长,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科全国资源教师。曾经在在马来西亚各地推动举办了多场儿童阅读营,有着丰富的儿童阅读教学经验。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最有营养的早餐

“嘟!嘟!嘟!嘟!”我左顾右盼,翻箱倒柜,终于发现了那颗就要爆炸的计时炸弹。未及细想,我从口袋掏出剪刀,一个虎跃至炸弹前,往引爆线就是一剪!哈!总算得救了。才松了口气,可怕的“嘟!嘟!嘟!”又再响起。奇怪,炸弹不是拆了吗?这可怎么办?我像一只无头苍蝇到处乱撞。“砰!”误踩地上的香蕉皮,结果重重摔了一个四脚朝天。

“嘟嘟嘟——”挺起痛得不行的背,我睁开双眼,眼前确实有东西在响,却不是什么计时炸弹,而是……床头的闹钟,时间是……早上六点!惨!睡迟了!一招“鲤鱼打挺”,刷牙、洗脸、冲凉、更衣、吃早餐,真是一口气完成的。“今天大概是迟到了,班上的‘日有所诵’恐怕也要暂停一天了。”想到此处,忍不住垂头丧气,这“日有所诵”毕竟是从年头坚持到今天的啊!

“老师!郭史老师!”一杯美禄还没下肚,门外就传来二年级小恺斌的叫门声。“来了!来了!”放下手上的美禄,我一个箭步冲到门口,启动车子,让马家三兄妹先入车休息。用了约五分钟的时间打点一切,我终于出门。瞄了一眼车上的钟,六点三十分。还要载两位学生,加上不短的路程,看来没七点是到不了学校了。“日有所诵”六点四十五分就开始,真赶不上了。叹了一口气,驱车上路。

尽管车上播放着日本音乐家久石让的轻音乐,可此时的心情却一点也不平静。“有了半年的训练,他们会不会自发诵读呢?”“应该会吧!”“是吗?没有老师提醒和带领,他们真会自动自发?难咯!”“可是,我们已经风雨不改地诵读了半年耶。”“那又如何?老师迟到,还不趁机偷懒?”心中的天使和恶魔一直在喋喋不休。无心地踩着油门,随意地摆动驾驶盘,就这样一路到了学校。果然,早上七点。

带着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心情,我透过车窗,望向五年级课室。灯火通明,同学们想是到了。隔着一段距离,不见任何动静。迎接我的,会是朗朗读书声?还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八卦闲聊声呢?在办公室签到后,我拖着沉重的步伐,慢慢朝五年级课室迈进。这班学生,交功课常要催促,听写常要提醒,一些个人习惯也常叫人操心。“唉……”我坦然地叹了口气,准备面对现实。

“根是地下的枝,枝是空中的根。我投射我自己的影子在我的路上,因为我有一盏还没有燃点起来的明灯……”泰戈尔《飞鸟集》中的诗句悄悄飘入耳中,我脸上忍不住浮现一丝笑意。我加快脚步,踏入那间熟悉的教室。“玉阶怨,唐,李白。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一眼望去,一个个摇头晃脑的小瓜,捧着馨香的《日有所诵》诗册,正口吐莲花。见我进来,同学们给了我一个眼色,继续摇头晃脑。认真,从容,大气,优雅,这大概是我能见到最美的风景线之一了。

“一日之计在于晨”,还有什么比得上这天的早晨呢?饱含智慧的诗句、天真无邪的眼神、勤勤恳恳的身影,这不就是最棒最有营养的早餐吗?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