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 wearing white angel wings
郭史光宏

郭史光宏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会长,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科全国资源教师。曾经在在马来西亚各地推动举办了多场儿童阅读营,有着丰富的儿童阅读教学经验。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天使飞过眼前

天使,究竟是何模样?背插一对翅膀,头顶一轮光圈,手握一根魔棒,然后散发耀眼光芒,是这样吗?天使,肯定是干净美丽的吧?天使,一定面带微笑,和蔼可亲吧?

你,见过天使吗?

那是一个烈日当空的午后。天上的火球烧得起劲,底下的人们似乎成了溶化中的冰淇淋。这样的天气,只要稍微动一动,豆大的汗珠会马上在额上汇成小溪。同学们大概都想马上冲回家,窝进冷气房里吧?

然而,现实往往事与愿违。今天学校有活动,UPSR华文作文讲座。时间:酷热的下午两点至四点。地点:只有两把风扇的精明课室。对象:略显疲累的四、五、六年级学生。

下午一点四十五分,太阳依旧猛烈,空气依然闷热。三十个小身影鱼贯进入精明课室。课室里有三排桌子,仅能容下区区十八人。也就是说,另外十二人必须到各自的班级去,另外搬桌椅。这样的搬搬抬抬对活力十足的小子来说本来也没什么,但大家毕竟上了一天课,又刚吃饱,再加上酷热的天气,谁也不想干这活。

于是,眼明手快的六年级学生坐满了前面两排桌椅。很快的,第三排座位也被一些五年级学生填满了。眼见再无空位,被落下的四、五年级学生只能大叹倒霉,拖着身躯当“苦力”去了。众多心不甘情不愿的背影中,似乎有一个特别与众不同。没有埋怨,没有沉重,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好笑容,还有轻快的步伐。那是我班的小希。

“老师,借过。”转过身,小希抬着不算小的桌子,出现在我背后,小伙子已经汗流浃背,但笑容依旧。我侧过身子,给了他一个微笑。才将桌子放下,小伙子没停下脚步,又出去了。

“老师,借过。”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你的桌子不是已经搬来了吗?”看着小希手上又抬着一张桌子,我很好奇。

“哦,这是其他同学的。”小希匆匆走过。才刚放下桌子,他又出去了。我仔细点算课室里的桌椅,二、四、六、八……三十套,嗯,够了啊,还去干嘛?大概是去上厕所吧?

“老师,借过。”这回,小希手上的不再是桌子,而是一叠四张的塑料椅。几颗汗珠从他额上滑下,鼻头湿湿的,但笑容依旧灿烂。

“不是够了吗?你还去拿?”我问。

小希用下巴指了指课室后方的几位老师,“这些是给老师们的。”边说边往后方走去。

小小的背影逐渐远去。校服湿了一大片,紧紧贴在瘦弱的后背上。细小的双臂微微张开,因那一叠四张的椅子而显得充满力量。此时,我仿佛见到那湿润的后背长出了一对翅膀,正冒着热气的可爱头顶上出现了一轮光圈,散发着柔和的白光。

原来,天使不一定干净美丽,不一定远在天边。天使也可以汗流浃背,也可以近在眼前。一股暖流从胸口升起,蔓延到身体各处,我的嘴角不自觉轻轻扬起。

这一天,天使从眼前飞过。

2012年7月8日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