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and silver fountain pen
郭史光宏

郭史光宏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会长,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科全国资源教师。曾经在在马来西亚各地推动举办了多场儿童阅读营,有着丰富的儿童阅读教学经验。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让学生牵挂写作

“当你牵挂起你的写作,灵感女神也会牵挂起你。作文教学的重要失败之一,学生对写作没有牵挂。要使学生处于一种‘写作的发现中,不把作文看成外在于生活的事。生活在写作中激扬、写作在生活中飞扬,生活和写作水乳交融。”

——中国特级教师管建刚

“铃……”脚踏放学钟声,手捧一叠簿子,我跨进了五年级课室。同学们未如往常般一窝蜂涌出。十二个身影定定地坐在各自的座位,一些双手紧握胸前,一些挺直腰骨,双目都射出焦虑而期待的光芒。我走到桌前。“卟!”簿子落在桌上发出的巨响,宣告紧张时刻正式降临。

“黄小阳同学,《为什么?》,恭喜入选!”小阳握紧拳头,喊了声“Yes!”
“李小澔同学,《黄姜鸡饭》,恭喜入选!”小澔与身旁的小阳击了一下手掌,一脸骄傲。
“戴小桐同学,《我和弟弟紧张的战斗》……”我顿了顿,戴眼镜小个子的颈项伸得老长。“恭喜入选!”小个子终于长长地呼了口气,绽放出迷人的笑容。
“许小含同学,《我当阿姨了》,恭喜入选!”沉默寡言的气质才女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轻轻上前接过簿子。

此情此景,我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写作,不再让学生猛皱眉头,而成为每周最叫人牵挂与期待的事。这一切,都从年中假期读了管建刚老师《我的作文教学革命》开始。

带着学生办刊物已有一段日子。最初,我强调“自由”,并不勉强所有学生投稿,于是来稿的总是那么几位。尝试鼓励其他学生,得到的理由往往是“想不到要写什么”。心想,学生总是乐于见到自己的文章发表的,不是吗?不投稿,也许真是面对没有写作素材的难题。于是,我效仿管建刚老师,在班内开始了“我的作文教学革命”。

小学生的每一天,尽管看起来大致相同,但遇见的人、发生的事、内心所感其实日日不同。只要用心,每一天都能是值得回味,值得一书的。秉持如此信念,我组织学生写起了“每日简评”。我让学生在睡前追问自己:今天开心了吗?今天伤心了吗?今天做了好事吗?今天不小心犯了什么错吗?今天班上发生了什么趣事吗?今天老师又出了什么怪招吗?……将一天内最独特的事件与感受,以三五句话记下,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如此每日一记,到了周末,就不愁无事可写了。

承接着“每日简评”,我规定学生写“每周一稿”。顾名思义,就是让学生趁周末写一篇自拟题目的文章,周一交上。我建议学生回顾“每日简评”,选出印象最深、最能发挥、最想写的事,写成一篇完整的文章。于此同时,身为老师的我也以身作则,一起写“每日简评”、“每周一稿”。我把自己的习作贴堂,作为最直接具体的指导。如此坚持下去,学生“无事可写”的问题当可迎刃而解。

周一,学生在上课前与小组同伴讨论各自的“每周一稿”,进行第一轮修订,再将文章交上。我略读一遍,只要是写得用心的,即入围初选,有机会刊登在《我手写我心》。当天放学,学生将稿取回,进行第二轮修改。周二,学生将修订稿交上。这回我将细读,以修订稿的水平来决定文章是否刊登。放学后,学生再次将稿取回,作品成功被录用的学生将准备电子稿,隔天呈上。将文字输入电脑的过程,将是学生第三轮的修订与润饰。

《我手写我心》由双周刊,改版为周报,每周五出版。这样的节奏与密度,配合着“每日简评”、“每周一稿”以及相呼应的作文课,让学生一整周都处于写作的“牵挂”状态之中。

我深信,这样一种作文教学,更贴近学生生活,也更接近“写作”的自然状态。

按:笔者所进行“我的作文教学革命”实验,记录于法情论坛(www.faqing.org/forum),并定期更新。有兴趣者,不妨登陆法情论坛,进入“法情小学”区块底下的帖子——“校园期刊《我手写我心》”,进一步了解。

此文刊登于:《联合日报》4.7.2012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