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y writing
黄先炳

黄先炳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黄先炳:学习是可致不可求

“可致不可求”这句话出自苏东坡。他在“日喻”一文中谈到“道”是可致不可求的,意思是说道这个最高的境界是自然达到的,不是强求得来的。

苏子说了两个寓言来阐述这个道理。第一是“扣盘扪烛”,第二是“北人学没”。前者说天生瞎眼的人不知太阳长个什么样子,便向人请教。有人告诉他太阳的形状像铜盘。他敲了敲铜盘,记住了声音。他日听到钟声,便以为是太阳。又有人告诉他太阳照明就如烛光,他摸了摸蜡烛,日后摸到笛子就以为是太阳。后者说南方人善于潜水(没),北方人到来请教,问明方法后自以为懂了,结果潜水却遭没顶。孰不知南方人自小和水在一起,熟知水性,潜水是自然学成的。

我们的学习不正也是如此?如果一直往外求,他人再高明,告诉你的恐怕也是铜盘蜡烛之类的譬喻;如果死记硬背,以为这些话语就是真理,那恐怕和瞎子扣盘扪烛没有差别。又或者请教于人,却没有认清楚人家背后的功力,而只看他眼前的成就,这就要像“北人学没”那样,迟早要溺毙。

正确的学习方式是耐住性子,刻苦学习。在实践之中不断追求能力的提升;不止不好高骛远,就连目标也要忘记。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成果是水到渠成、自然可以驾驭的。

我学习华文的经验就是如此。小时候便立志当老师,但从没想过要当华文老师。成长的环境让我没有条件学好华文,资质更不如人。后来把华文学好,是靠扎实勤读常写得来的。学习古文更是如此。以前一直纠结在古汉语虚词和翻译之中,没有看过多少古文。去南京留学时,古文连本科生都不如。惭愧之余,就认真去读《诗经》《论语》《史记》等书。看多了,日常与古文为伍,终于也跟上去了。

如今看人家学习华文,多以考试成绩为标准,岂不知这也是扣盘扪烛之举。

我还是推荐“可致不可求”的学习模式。放下求得的心理,与华文交朋友,假以时日,必能很好驾驭这个语文。

《星洲日报·东海岸》22/05/2021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