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先炳

黄先炳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黄先炳:老师的老师

一位朋友在社媒发帖说:“师范讲师是老师的老师,更该在这段期间作出积极的回应,带领教师在学校关闭期间继续带学生学习。如果你们也加入埋怨一族,只会使情况更糟糕。”

所言极是,我乐于受教。所幸这段期间,我确实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地工作。最初采用谷歌协作平台(Google Site),只是把平时的口语交际改为文字交流;后来用谷歌课室(Google Classrrom),采用视讯教学(Meet);再后来各种应用程序(Apps)也用上了,算是跟得上时代。

朋友的说法是正确的。师训学院改名师范,就是因此。过去培训师资,重点在传授技术,把授课、考试、管理等技巧传给学生,故名“师训”;后来教师素养愈受重视,除了原本具备的素质以外,还要靠进入学院后所受的熏陶,提高个人品质,包括外表形象、操作能力、知识结构、道德品质等涵养,故易名“师范”——堪为人师的模范。

技术训练,“装水”的理论便成立。教师本身要有水,才能给学生装水。素养的培养,则要靠“点火”,点燃学生的热情,让他们发现自己的重要,勇于燃烧自己,照亮他人。因此以身为范的教学理念非常重要,否则难成师范。

水再多,也有枯竭的时候;火被点燃,却会越烧越旺。所以,我训练教师,从不要他们学我,跟在我后面走,毕竟我学力有限,可以传授的知识更不多。我只是指路人,点出大方向,大家各自跑,脚力健的跑在我前面更佳。被学生抛在后头的老师,更有成就感。

素养是自身先培育起来,才足以影响他人。外表形象得重视,至少不要让人见而远之。操作能力必须有,即使不是最精最强,但却不断展示进步。知识结构要能确立,即使偏于一隅仍足于为人师,自己能力所不殆的,可以给学生推介名师。道德品质当然要有,但不是停留在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那种形而下的,而是那种锲而不舍,坚守理想的崇高品质。

老师的老师该当如此,学生的老师岂不也是如此?

 《星洲日报·东海岸》18/10/2021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