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先炳

黄先炳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黄先炳:不要只求心安

一位朋友在脸书发文,说他陪孩子温习功课陪得累了,最后只好用最传统的方法让他学习——抄书。我打趣问他:“是不是只求心安了?”他坦承说是。

我也有过类似的经验。那是90年代我到小学执教的时候。校长分配给我两个班级,一优一弱。同个年级的两班学生,程度差别竟然那么大,叫人诧异!先天所致,还是环境使然?优班的学生我说“知之为知之”,他们就跟着说“不知为不知”;弱班的上完一堂课,你会背脊发凉,因为整堂课只听见自己在做单口相声。

我用了很多方法让他们开口,他们却依然故我。即便有肯说一两句的,也是词不达意。折腾了一段时间,我放低了要求,改让他们朗读课文,我读一句,他们跟读一句。作业本,也是在课堂上完成,略讲述后,我写他们抄。

渐渐的,我发觉这样的自己很丑陋。这是只求心安的做法,不图有功,只求无愧我心。美其言叫“我尽力了”,直率一点就是“我放弃了”。看着他们那一张张稚气的面孔、一双双无助的眼神,我还是不忍心了。他们何错之有,要承担这种变相虐待?我对教育的执着和理想呢?

忏悔后,我改变方式,不再教课文,改为讲故事。果然讲了几个童话故事后,他们开始会跟我对话了。儿童果然都爱听故事,听着听着他们反而没有“上课”的感觉。真庆幸我没有放弃。

这个经验让我深刻体会到“只求心安”的可怕。不是常说“莫忘初心”的吗?初心是要肩负教育的使命,给孩子们最好的成长因缘,怎么在面对实况时便退而求其次,不再坚持了?

职场上,这还不算是最糟糕的。最可怕的工作态度是只求解决我的问题,不求解决服务对象的问题。教完课程所规定的范围,就是完成任务,解决了我的问题,可以交差了;学生懂不懂,不是我的问题。真要追究责任,理由可写成一匹布那么长。每个任务的完成,就是一个句号,不会有后话。

“莫忘初心”何其珍贵,坚持才是王道。教育的工作,不能只求个人心安就好、也不要只图解决我的问题。堂堂正正做个教书育人的师者吧!

 《星洲日报·东海岸》13/12/2020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