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y wearing gray vest and pink dress shirt holding book
郭史光宏

郭史光宏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会长,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科全国资源教师。曾经在在马来西亚各地推动举办了多场儿童阅读营,有着丰富的儿童阅读教学经验。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不读会死”与“不讲会死”

老实说,我不是一个爱书如命的人。

  虽然有人说,看到我在颠簸的巴士上读书;也有人说,见到我在隆隆的火车上读书;还有人说,瞄到我在热闹的百货公司凳子上读书。更有一些人说,与我碰面,谈没两句,迎来的一定是“最近读什么书?”

  坦白说,我真的不是一个爱书如命的人。我只是得了一种病——“不读会死”。此病本来也不算什么,顶多影响自己,不会祸及无辜。然而,随着所读之书越来越多,此病竟愈发严重,引发另一种可怕的病——“不讲会死”。

  “不讲会死”之可怕,非三言两语能道尽。每读完一本精彩非凡的书,你会有一股难以抑制的冲动,恨不得马上找来听众,向他大力推荐。尝试想象:在你人有三急,正往厕所冲去的当儿,一只手搭上了你的右肩。你回过头,眼前的家伙手上紧紧捧着一本书,双眼射出兴奋的光芒,好像刚服了兴奋剂。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已开始口沫横飞,比手划脚地讲述那本书里的故事。不管你愿不愿意、感不感兴趣,他的口水已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撒满你脸。也许你已忍无可忍,眼看就要尿流满地,他依然热情不减,紧紧拉着你不放,继续那“精彩”的故事。

  我身边朋友不多,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得了这病,首先遭殃的自然是那群天真可爱的学生了。读完一本引人入胜的书,我总会兴致勃勃,带着那书到班上大肆推销一番,非要大家也爱上那书不可。有时强忍冲动,铁了心不带书进班,可当聊到某话题,勾起我对某本书的回忆时,仍会不自觉口若悬河,天南地北,没完没了。待得回过神来,前头一排桌子已满是口水。

  害人害己也就罢了,没想到,这病还会传染!忘了是哪个早上,班上某个小瓜竟提议,要在周四的阅读课上介绍书。班上一下子热了起来,大家异口同声,举手举脚大力赞成。我愕然,该不会是被我传染吧?

  于是,逢周四的阅读课就成了“不讲会死”课。由于时间只有短短三十分钟,我们会在前几天略作安排,让有兴趣在大家面前“狂喷口水”的同学预先报名,并进行准备。介绍的书,一定得是自己读过,而且喜欢得不得了的。这样,介绍起来才会有热情,才能抓住众人的目光,才能让大家迫不及待想抢过你手上的书,一睹为快。

  把“不讲会死”传染给大家已让我深深内疚,本想就此退出介绍书本的行列,面壁思过。然而,班上的小瓜怎可能这么轻易就放过我?他们硬要拖我下水,要我和他们一起,每周介绍一书。面对这群看似病入膏肓的家伙,我只好叹了口气,百般无奈地答应了。可说来奇怪,此时的我心底竟涌起一阵狂喜,脸上掩不住那丝邪恶的微笑。

  “大家好,我今天要介绍的是《宇宙》。这本书很好看哦!你们看,这本书是讲……”小澔站在课室前方,一手捧书,一手不停地往书上指指点点。此时的他,散发着平日未曾见过的认真与自信。再望了望四周的小瓜们,只见一个个眼神发亮,紧紧盯着小澔手上的书,像极一头饥饿的老虎。

  看来,“不读会死”和“不讲会死”的病毒已渐渐扩散。我在心里奸笑……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