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houette of child sitting behind tree during sunset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阅读,可以如此精彩

“阅读具有个体性,要注重个性化,那么是否意味着儿童的阅读就是任其发展,读物也是各取所需呢?我觉得儿童正处于成长期,在充分尊重其阅读选择和兴趣的前提下,还需要有经验的成人的指导与点拨,尤其是对整本书的阅读。”

中国特级教师周益民

今年6月,关丹光华小学举办阅读营,我与两位朋友受邀主持课程。去年,我们为学生导读了两部小说:《夏洛的网》和《不老泉》。所谓“导读”,就是在学生未曾阅读的基础上,介绍作品,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今年,我们想做得更深入细致,引领学生与儿童文学作品对话,体验阅读的美妙。

阅读营前一个月,学生人手一册,按年级各选读一部作品。四年级读台湾王淑芬《我是白痴》,五年级读英国罗尔德•达尔《女巫》,六年级读德国米切尔•恩德《毛毛》。读了作品,我们才在阅读营中组织读书会,与学生针对作品的方方面面进行交流探讨。我负责《毛毛》,学生在读书会上的发言与表现,让人深深动容。

这是一部为人称道的幻想小说。毛毛,一个神秘的小女孩,无人知道她从哪里来,来了多久,年纪多大。大家都喜欢找毛毛,小孩找她游戏,大人找她聊天。毛毛善于倾听。小孩在她那儿,总能玩出创意;大人在她那儿,总能言而不尽。直到一天,镇上开始涌现一批来历不明的“灰绅士”。在灰绅士的游说下,大人们开始拼命“节省”时间。他们不再与人闲聊,不再陪伴亲友,不再有一刻松懈。他们用尽每一分每一秒,干最多的活,赚最多的钱。当然,他们也不再找毛毛了。人们的脚步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冷漠、无情、功利,令人窒息的空气渐渐弥漫……

聊起毛毛,学生由衷赞叹;说起灰绅士,学生咬牙切齿;谈起书中的奇妙世界,学生心驰神往。随着讨论的深入,我们从表层的故事,渐渐走向深层的意义。学生开始关注作品中一系列相对的概念:快和慢、大和小、追与逃、得与失、富与穷……作者如此精心设计,究竟要告诉我们什么?学生纷纷各抒己见,相互激荡,寻找共鸣。

读书,除了读懂,更重要的是把书读进生活,读进生命。于是,我问学生:“我们身边有灰绅士吗?”一开始,大家都说没有。“真的没有?还是没有发现?”一阵寂静,接着是窃窃私语。“有,是科技产品。”“是电脑。”“是老师。”“是作业。”大家开始反思,自己的时间究竟如何被偷走。经过连番追问,这才恍然,一切都是藉口,“灰绅士”就活在自己心中。

读书会行将结束,我让学生说说对读书会的看法。有人说,读书会促他捧起这厚厚的大部头作品;有人说,读书会让他有再读一遍的冲动;有人说,读书会使他不只停留在故事层面,而读懂了作品更深刻的内涵;有人说,读书会令他大开眼界,原来作者这么厉害,而自己竟错过了这么多亮点;有人说,读书会给了他反思的机会,对生活有了另一番领悟。

而我,只想告诉他们:书,可以这么读;阅读,可以如此精彩。

刊于《联合日报》25.7.2014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