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需要一位真正的老师展开真正的学习——读《兰德里校园报》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whatsapp
一篇评价老师的社论,让老师发现自身问题,重拾做老师的热忱; 一份真正的作业,让老师与学生有了共同的起点,展开了真正的学习!

首先,邀请各位思考几个问题:

如果你是一位家长,你希望孩子在学校有怎样的老师教导学科?

如果你是一位学生,你希望有怎样的老师?

如果你是一位老师,你是一位怎样的老师?

嗯,再想想你喜欢下面这位老师吗?

这老师信奉开放式教育,认为孩子靠自己学习的时候,总是学得最好。在教学上有自己特别的做法,总会用一个故事、一张学习单、一串字词或某些阅读资料来当作一节课的开场,接着他就走回自己的办工桌,从保温壶里倒出咖啡,坐下阅读报纸。在他所教的教室里,有很多杂志塞满了书架,比如《时代周刊》《国家地理》《男孩生活》《读者文摘》等。课室的整面墙壁和天花板都贴满了地图、过期杂志封面、剪报、语法分析图、权利法案的全文等,琳琅满目。教师里还散布着一些落地书架,有历史小说、纽伯瑞文学奖得奖作品、名人传记和短篇小说。甚至有个书架上堆满了快被翻烂的图画书,可以让学生回味。此外,学生还有一个塞满抱枕的阅读角

以上这位老师是在卡尔顿的丹顿小学执教五年级的拉尔森老师。你觉得这是一位怎样的老师?

身为家长,每年都会写一封信给该校校长,巴恩斯先生。邀请大家仔细读一读,推测拉尔森老师是不是一位受家长和校长欣赏的老师。

巴恩斯校长,您好:

         虽然我们的小孩今年才二年级,不过请您务必让他五年级时不会被分到拉尔森老师那班。

         我们的律师说,我们有权让校长知道我们的教育选择,而且,依法您不能告诉别人我们写过这封信给您。

         因此,最后我们要再次敦请您采取行动,以确保我们的孩子不会被分进拉尔森老师的教师里。

         此致

         住在卡尔顿的某某夫妇 敬上

相信在阅读的你,心里已经有个判断:这老师不怎么受大家喜欢。

身为校长,每一年在拉尔森老师的工作评鉴,评语分别都是差、差、无法接受、无法接受。拉尔森老师对评语的回应是:很明显,我和巴恩斯博士有着非常不一样的教育哲学。他反对我的教学方式和做法,为此我深感遗憾

身为教室里的学生,又是如何评价这位老师?以下是一位不怎么起眼的转校生,卡拉,在《兰德里校园报》中所写的社论,并将之贴在班上的布告栏上。

【编辑部观点】

这样公平吗?

今年以来,拉尔森老师的教室里没有教学。有人在学,但没有人在教。教室里是有一位老师,但他并没有进行教学。

拉尔森老师在亲师座谈之夜所发出的讲稿中表示,在他的教室里“学生必须学会自我学习,也要学会与同学相互学习”。

既然如此,我们不禁要问:如果学生能自己教自己,也能相互教,为什么领到教师工作的薪水的却是拉尔森老师呢?

在卡尔顿纪念图书馆的公开数据中,记录着拉尔森老师去年领到的薪水是三万九千三百二十四美元。如果用这笔钱付给拉尔森老师教室中那些真正的老师,那么每位学生在这个学年的每一天都应该领到九点五美元。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但那肯定会让我更乐意来上学的。

以上就是本周来自编辑部的观点。

主编 卡拉·兰德里

这篇社论吐露出学生对拉尔森老师的形象与评价。试问,学生若能自己学习,还需要教师吗?学生需要一个真正的老师来进行教学。

这篇社论引起了班上同学的关注。卡拉喜欢写新闻,《兰德里校园报》是她独自一人完成的报纸。以往,她总是以发泄愤怒的心情为目的来写各种不好的报道,抒发内心对爸爸离去的心情。但这一次她以报道真相为目的,写的是实情,不抱有任何抱怨或气愤的心情。拉尔森教师教室,秩序永远是最乱。学生各自进行自己的学习活动,没有教师组织,也没有作业,甚至好几年不曾按照进度上课了。卡拉之所以写这一篇社论,背后另一个原因是拉尔森老师曾经在大约十五年前,连续三年获得 “年度最佳教师奖”。这是她心目中所谓的真正新闻。

拉尔森老师很生气。他认为一位学生不理解他的生活背景与家庭负担种种压力,怎么可以这样评论他。但后来也因为这篇社论,还有太太的一句话:“她只是需要一个老师”,让他反省回自己什么时候开始不当一个好老师。他觉得自己对教师职业的热忱是一点点被消磨,直到最后觉得很累,停下来休息了。

故事里,学生需要一个会引导他们学习的老师,拉尔森老师也需要改变,重拾对职业的热忱。这一切从一段话,一个真正的作业开始:“这些旧报纸留太多也不好,所以我要你们每个人拿一分或两份,找到社论把它剪下来,读一读,轮流传阅,并且做个比较……”。这份真正的作业让师生开启了真正的学习。

 
学习编写新闻时的选词用字

拉尔森老师让学生明白社论作者只有一小块版面,所以选词用字要有力量。学生从已剪下的社论中找出正面、中性与负面词,并将之归类。之后,他进一步让学生讨论哪一类词才是最好的社论写法。过程中,学生学习分辨字词使用,以更好表达课题要点。最后,拉尔森老师也不忘让学生比较《兰德里校园报》与其他报纸的不同之处。比较中,学生开始思考如何让已出版的报纸在下一期做得更好。

 

学习“宪法“与“修正”,思考出版自由度

学生因兴趣,合作制作更多的《兰德里校园报》。但要想做得与其他报纸一样好,拉尔森老师知道这还需要更多额外的知识,尤其是宪法。因此,具备这项知识的他,以简单的方式让学生理解何谓宪法,修正以及其目的性。通过认识宪法,学生将自己的理解与《兰德里校园报》进行直接联系并产生疑问,毕竟性质是相同的。过程中,学生会有疑问(那表示我们可以在《兰德里校园报》上写任何我们想写的东西?)。教师并不给予直接回答,但也不是撒手不理,接受任何回答。拉尔森老师更多的是在旁观察学生讨论,并串联学生意见,得出理解——拥有报社的人必须决定什么可以被印在报纸上,什么不可以。这堂课最后留下了思考给学生,尤其是卡拉——《兰德里校园报》究竟有多大的出版自由?

 

学习过滤文章内容

上过宪法课后,卡拉开始过滤所有文章,学习判断文章是否适合刊登在《兰德里校园报》。《兰德里校园报》的内容也越来越丰富,有综合新闻与快讯(头条新闻、学校与地方活动摘要),家庭作业倒数,联邦气象局所提供的周末天气预报,讯息专栏等。

特别在有一次,有位同学写了一篇《失而复得》。内容主要讲述家庭父母离异的真实故事,该名同学希望可以被刊登在校园报。身为主编的卡拉想,“家庭离异”课题适合被刊登吗?对于卡拉的疑惑,拉尔森老师首先选择的是倾听卡拉自己的想法:卡拉认为这毕竟是把一些家庭私事说给全校知道。离婚是一个很麻烦的课题,或许也会有人不喜欢。拉尔森老师并不给予直接回应,而是通过疑问反问卡拉,让卡拉从伤害或帮助的角度思考是否值得被刊登,最后说明会全力支持卡拉的决定。

这一切真正的学习都发生在拉尔森老师的教室里,拉尔森老师也在做着真正对学生有帮助的老师。但逐渐进步的《兰德里校园报》却在不知觉间成了校长手中的一把利刀,开除拉尔森老师的工具。校长写信给督学和七位教育审议委员,要求召开临时会议,以处理“拉尔森老师惩戒案”。理由是《兰德里校园报》刊登了有关离婚课题的文章缺乏专业判断、无视个人隐私等。究竟拉尔森老师要如何将这困境转成教学的契机呢?欢迎大家一起阅读此书,发现更多精彩部分。

一篇评价老师的社论,让老师发现自身问题,重拾做老师的热忱;

一份真正的作业,让老师与学生有了共同的起点,展开了真正的学习!

詹淑婷

詹淑婷

詹淑婷,毕业于彭亨立卑阿富珊师范学院。喜欢空闲时就随手拿一本书来阅读,觉得在阅读儿童文学作品的同时也是一种精神上的放松。

最新帖子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