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嘉辉

关嘉辉

雪兰莪吉胆岛华联学校华文老师,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秘书,儿童阅读营培训导师。引领学生从周围的生活中,寻找写作的素材,办《班级作文周报》激发学生写作的欲望和兴趣。在社区里举办“电影分享会”,领着学生看电影谈人生,学写作。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关嘉辉故事创作《森林里的图书馆》

《森林里的图书馆》

作者:关嘉辉

故事发生在一座森林里。这是大家都熟悉的森林。在这座森林里上演了无数耳熟能详的童话故事,比如:《小红帽》《白雪公主》《青蛙王子》《汉塞尔与格莱特》等。

可是,故事并不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而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后。

故事的主角不是公主和王子,没有大灰狼、小矮人,也没有继母。

一切得从很久很久以后说起……

就在这片郁郁葱葱、密密层层的森林里,隐藏着一间神秘的图书馆。其实也称不上神秘,这间图书馆原本是建在森林的前面。图书馆之所以会神秘,是因为去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少的最后,就是再也没有人到这间图书馆借书。在里头工作的图书馆管理员也因为无聊,辞去了工作,关闭了图书馆。

后来,图书馆后面的森林越长越茂密,再后来,森林将图书馆给团团包围了。严格来说,图书馆就像葬身在这座森林里面。从镇上去图书馆的小路也因为太久没人走,而被树木淹没了。

再没有人知道小镇上有一间图书馆。只是镇上一直流传着一些关于这座森林的诡异传说。为了自身的安全,没人敢走进这座森林。

最后,“图书馆”是什么,没有人知道。镇上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是“书”、什么是“格林童话”……

镇上的人成日忙碌于工作。只要一空下来,他们会摊开掌心,因为一摊开掌心,便会出现一个屏幕,他们能看到他们想看的消息,稍微上下滚动眼睛,便能往上往下滚屏。他们没日没夜地发短信、打游戏。

起初,镇上的人只是觉得没有阅读的必要,他们觉得看电视、看屏幕已经让他们懂很多了;也有人认为,没必要特地花钱去买书;也有人觉得书中的内容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写的都是一些无聊的东西,阅读对他们来说,是在浪费时间。

话说回来,这间被人遗忘的图书馆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尘土。刚开始没有人来借书的时候,所有的书是很开心的。打从它们被送到图书馆,图书馆管理员处理好、上架、被借出,它们便被逼和朋友分离。直到这一次,它们终于可以再一次团聚。

对它们来说,这是一次短暂的休息时间。可它们不会忘记,它们清楚知道自己作为一本书的使命。书本里的每一个字就像音符一样,当人们在阅读书中的每一个字,字就像是被演奏的音符,所有的字串联在一起,就像所有的音符串在一起,成了一首曲子,传递着作者的思想、知识。可是,再也没有人阅读它们了。

一天,镇上的一群小孩和镇长的女儿米莉在院子里玩捉迷藏。米莉想起家里有一间房间她从没进过,躲在那里应该会很安全。那是平日镇长办公的地方。

米莉轻轻推开门,迅速往角落一处躲起来。她望着大门,心砰砰直跳。

等了许久都没有人找到米莉,她开始觉得无聊了。她走出角落,只见墙边摆着一列书橱,厨上摆放了大大小小的书。米莉在书架上随手抽出了一本。米莉从来没有阅读过这些书本,它们会被摆放在这儿只是作为装饰品,让镇长的办公室看起来更气派,更有书香气息。

米莉手上拿着一本旧得发黄的书。书里面记载了这小镇的历史。

翻开第一页是这个小镇的地图。地图上的字太小了,米莉拿起摆放在爸爸办公桌上的放大镜,在地图上从左到右扫描着。

“图书馆”,三个字突然出现在米莉的眼前,米莉的手停了下来。这时,一只手落在了米莉的肩膀上,喊道:“捉到你了!”米莉没来得及反应,她还在沉思中。自米莉有记忆以来还没听爸爸妈妈或老师说过“图书馆”。米莉在镇上也从来没有看见过“图书馆”。而且,根据地图上的位置,那里并不是“图书馆”,是一座森林。

此时,所有的孩子都已经来到了米莉的身边。米莉将她所发现的都告诉了他们。大家听了一脸疑惑,房间陷入了一片寂静,大家都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

“不如我们一起过去看一看好吗?”米莉打破沉默提出了建议。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然后冲米莉点点头。

图书馆里的书本因为没有人阅读它们而感到孤独与悲伤,觉得自己没有价值。一开始,它们依然满怀期待,期待着有一天会有人把它们带回家,再一次被阅读起来,再一次奏出一首首的曲子。就在他们感到无奈和绝望的时候,图书馆的大门被推开了……

问一问,想一想

  1. 小朋友,你多久没看书了?你觉得人类为什么要阅读呢?
  2. 你觉得大门推开后会发生什么事呢?拿起笔,接下来的故事情节由你来定哦!

此文刊于:星洲日报2020年2月18日| 专栏:星星学堂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