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nch man feeding sparrows in Mont Martre, Paris, 1985
关嘉辉

关嘉辉

雪兰莪吉胆岛华联学校华文老师,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秘书,儿童阅读营培训导师。引领学生从周围的生活中,寻找写作的素材,办《班级作文周报》激发学生写作的欲望和兴趣。在社区里举办“电影分享会”,领着学生看电影谈人生,学写作。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关嘉辉故事创作《你听见了吗》

周末没上课,原本以为可以多睡一会儿,睡到自然醒,可是,还是醒了个大早。我闭上眼睛,躺在床上,等待再一次入眠。

翻过来,唉……睡不着;翻过去,唉……还是睡不着。躺了许久,我睁开眼,天已经亮了,清泉般的晨光从窗外流了进房。

我走到客厅,爷爷已经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我走到阳台,一股新鲜空气迎面扑来。空气凉凉的,我静静坐在那里,一时无语。

东边泛起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新的一天,从远方渐渐地移了过来。

爷爷见我坐在阳台,也走了出来。我继续凝望着天空发呆。

我原本以为清晨非常寂静。可是,耳边突然传来鸟叫声,四周都是鸟声。

我往楼下望去,湖边确实种了很多树,为什么那么久以来我都不曾听鸟叫的声音?我转向爷爷问道:“爷爷,平日都有这样的鸟声吗?”我望着正在看报纸的爷爷,“我怎么没听见呢?”

爷爷缓缓地移下手中的报纸,答:“有啊!”爷爷拿下夹在鼻梁上的老花眼镜,笑了笑。“我每天都听得到。”

我觉得爷爷的话有点不可思议。他见我一脸的不解,继续说:“有些声音,我们每天都能听得到,只是听久了,慢慢没有感觉了。”

我望向左边,看了看靠近我家的高速公路。平日的高速公路,汽车穿梭来往,马路就像一条流动的彩色河。时间还早,加上周末的关系,马路上的车并不多。对比平日繁忙的路面情况,周围发出的声音确实让我听得厌烦了、麻木了。

“现在的人忙碌了,根本没有时间让自己静下心来,仔细地听。”爷爷指着前方的一盆蝴蝶兰说:“如果你仔细听,你会听到花草的声音、动物的声音。”

鸟儿们就像在为这美丽的早晨献唱。左边的鸟儿唱着低音,低声唱着“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右边的唱着中音;中间的唱着高音。一时之间,“叽叽喳喳”声此起彼落。

此时,远处传来一阵清脆的鸟叫声,声音拉得很长。我猜它应该是主唱。爷爷说:“你听听,这只鸟一定很快乐。”

“爷爷怎么知道它很快乐呢?”我好奇地问。

爷爷回答:“我每天早上都在听鸟声,日子久了当然听得懂。”我静静地思考着爷爷说的这番话。

一轮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渐渐地露出了一片红霞。红霞的范围越来越大、越来越红。高速大道來往的车也逐渐多了起来。

爸爸见我们爷孙俩在阳台,也走了出来,问:“你们怎么都在这儿呢?”

我见爸爸来了,嚷道:“爸爸、爸爸,您快听听,有鸟儿的叫声呢!”

爸爸如梦初醒地问:“有吗?”爸爸静了静,皱起了眉说:“哪有什么鸟声啦!赶快进来吃早餐!”爸爸说完,便回到饭厅。

我和爷爷相互望了望,微笑着,一起回到饭厅享用早餐。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