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摸到了一条鲸鱼》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whatsapp

你见过鲸鱼的眼睛吗?它的眼里有什么?

幽暗的海洋中,摇晃的小船上,借着银色的月光,人与鲸鱼隔着海水,四目相对。

这一刻是震撼的,因为世界上最美丽和最奇异的,莫过于两个彼此对视的生灵。

只是人往往不会选择与鲸鱼对视,未知、差异和隔阂都令我们感到畏惧和排斥,而差异不只存在于人与鲸鱼之间,人与人的相处也存在差异。当我们深知彼此的不同,却无法以“人人生而平等”的观念来看待所有人时,往往会使人践踏了他人的尊严却浑然不觉自己所带来的伤害。1912年缅因州政府把马拉加岛居民送进疯人院并毁坏他们家园的事件便是最真实的写照,故事就起源于这起真实事件。

14岁的特纳跟随他做牧师的父亲,从大城市波士顿搬到了民风保守的菲普斯堡,很快地特纳发现牧师之子的身份让他的生活充满了束缚。作为牧师之子,他必须穿浆洗过的白衬衣,礼貌得体地出现在众人面前,不能在街上又跑又跳,不能说“该死的”,还需要忍受当地男孩的捉弄却不允许还手。特纳心想,“我不再是我自己了。我的躯体和灵魂属于菲普斯堡每一个可能向我爸爸打小报告的教区居民,而且打小报告的人仿佛数不胜数。”所有的束缚让只有14岁的特纳萌生了“逃离到西部荒野”的想法,但当他遇到马拉加岛上的黑人女孩莉齐时,一切有了变化。

特纳与莉齐成了好朋友,他们一起打棒球、挖蛤蜊、观海潮,从彼此的身上感觉到信任、懂得了沟通、学到了勇气。特纳还认识了莉齐的爷爷格里芬牧师、可爱的捣蛋鬼特里普一家,他非常喜欢岛上淳朴的黑人朋友们,可是当他被发现与岛上的居民来往甚密时,特纳竟然被父亲呵斥。马拉加岛成了特纳的禁地,原因是马拉加岛聚居了一些因国籍、肤色等不被社会所欢迎的人,且关于这个岛的传闻不断,说岛上的居民乱伦、异族通婚、到处都是酒鬼、小偷等,而身为牧师之子的特纳不该与他们为伍。

其实马拉加岛的居民并非如传闻所言,且他们与菲普斯堡一直相安无事,只是菲普斯堡的白人为了在那里发展旅游业,所以一直企图驱赶马拉加岛的居民。利欲熏心的商人斯通克罗珀先生联合了警长以及教会执事决定将岛上的棚屋尽数烧毁,并把居民全都送进精神病院。得知一切阴谋的特纳试图为岛上的朋友提供帮助,但他们的家园早已不复存在,甚至连守护多年的墓地都被捣毁了,莉齐的爷爷也病逝了。这一切让特纳的情绪失控,他与这些利欲熏心的大人们起了冲突,企图唤醒他们的良知,但被利益蒙蔽了双眼的警长举起配枪想要吓阻特纳。为了保护特纳,特纳的父亲在与警长的推搡中从海边的岩石跌落下去,最终重伤不治。

如此近距离地直面人性的黑暗与所爱之人的死亡,让特纳在短时间内被迫长大。故事里,特纳与鲸鱼的邂逅便是他走向成长的象征。第一次与鲸鱼对视是在莉齐受伤的某一天,不擅划船的特纳为了把莉齐送回岛上而在海上迷失了方向,这时鲸鱼出现了。直视鲸鱼眼睛的特纳感受到了它眼里蕴含的东西,犹如一座灯塔,拂去了特纳心里的恐惧和慌乱,以至于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当遇到悲伤痛苦,特纳心中都会浮现鲸鱼的眼睛。第二次相遇是在失去了挚爱后特纳自己再度撑桨出海,这一次“他摸到了一条鲸鱼”!每当回想起父亲坠落悬崖时的眼眸,特纳都会想起鲸鱼的眼睛,而在这一次的触摸和彼此凝视后,特纳理解了眼眸背后的深意:在这个世界上,最美丽和最奇异的物种,莫过于两个彼此对视的生灵。而最不幸和让灵魂悲哀的一刻,莫过于他们分开的时刻。

鲸鱼,它来自海洋深处,是地球上存在了亿万年之久的物种。对许多人而言,鲸鱼是陌生且恐怖的存在,更别说去触碰它,但仍然会有人伸手去触碰一条鲸鱼,就如同故事里的少年特纳那般。最终特纳收获了鲸鱼最温柔且友好的对待方式,因为他们视彼此为对等,才有了对视的可能。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大人们因为各种世俗的偏见与逐利的欲望,渐渐扭曲了自己的想法而不自知。故事里,面对大人黑暗的世界,特纳曾经绝望过,也反抗过,他绝望的是自己的弱小无法改变结局,反抗的是这个社会的强权和扭曲的价值观。只有当我们可以如同特纳和鲸鱼那般彼此对视,放下所有芥蒂去看每个物种,你才会发现没有谁比谁更高贵,只有彼此珍视才是最可贵的。

现如今,马拉加岛上,什么都没有留下,旅馆也不曾兴建,但鲸鱼依旧在遨游。愿每个读过这个故事的你我,都能与“鲸鱼”来一次奇妙的相遇,抚摸生命里出现的那只鲸鱼,收获更纯粹的彼此对视。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