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第十九期班级读书会得奖作品

高年段

指导教师:叶明秀
金奖
雪兰莪康乐二校

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连一秒都不愿想起……

那天,爸爸妈妈又不知因何事而“开战”了。为了免遭池鱼之殃,我立即启动一组反射动作——直奔房间,关上房门,戴上耳机,将音响的音量调至最大,再一头钻进被窝里。即便如此,激烈的争吵声仍然无情地穿透墙壁,直击我脆弱的心灵。无休无止,无止无休……

多少次了,爸妈的争吵愈演愈烈,像恶魔一般张牙舞爪地将我一点一点吞噬, 烦!痛!多少次了,我双手合十,祈祷着这一切能够停止,祈祷着爸妈不要分开。多少次了,我想要冲出房门,放声大喊:“够了!我不想再听见你们吵架!“多少次了,我萌生了轻生的念头,试图结束这一切,那么我就不需要再受折磨,也不必再为这一切烦恼。多少次了,我渴望在甜美的睡梦中快快乐乐地离开这世间……实在太多太多“多少次了”,多得数不清,多得让我彻底崩溃……     

让我最痛苦的是,我明明是受害者,却还要被迫洗耳恭听爸爸或妈妈在我面前说对方的坏话。你们可知道,听着你们互相数落着对方,那扎心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在摧毁着我心底的防线。我就似一个木娃娃被两条粗糙的麻绳捆绑着双臂,一边是爸爸,一边是妈妈,两边皆是我最亲最爱的人。我生怕你们有一天会分开,我不想站在任何一方,我不想做任何决定,请你们高抬贵手,别逼我好吗?

“你选择谁?” 这五个字反反复复地在我的耳际回响,困扰了我数个月。我该怎么选择?我害怕,我害怕一旦做出了选择,换来的是后悔一辈子。多少个晚上,我彻夜难眠,很努力地回想着我与爸爸妈妈一起度过的幸福时光,但那些美好回忆瞬间就被一幕幕争吵的画面撕碎。为什么上天这么残忍,就连那些仅存的回忆都要从我身上夺走?为什么上天要折磨我?为什么这种事情要发生在我身上 ……

我最害怕、最担心、最不愿意接受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爸爸妈妈分居了。分居?虽然听起来不算是离婚,但不就只差一张纸而已吗?我以为那一刻我会撕心裂肺地大哭,会歇斯底里地呐喊……我也太低估我自己了。那一天,我的情绪意外的平静,我才惊觉,不知从何时起,我的内心已经完全麻木了,麻木得不懂得如何难过——我累了。随着一口热气从口里呼出来,我在心里感叹道:“我解脱了!”

那一刻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的小心脏不必再担惊受怕,精神不必再受折磨,耳朵不必再受罪,头脑不必再去想那烦人的选择题!最重要的,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的灵魂终于完完全全放松了,一切终于能够回归平静,太好了!对我而言,我终于解脱了,我终于可以任性地、专心地做我喜欢做的事。在那段时间里,被我冷落的朋友,被我忽略的事物,被我无视的美好,此刻的我只想把你们全都放在心上。

光明,是你吗?你来了?

阿杏,你说尽管有时黑暗得什么都看不见,可是一定会出现光明。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的明天,光明真的会出现吗?为什么如今的我已逐渐从那一段痛苦中解脱出来,但内心却仍旧伴随着满满的负罪感——爸妈分开了,我竟然恶劣得把这一切视为一种解脱?我的内心无比矛盾,我怎能有这种感受?我不应该有这种思绪。光明,似乎正悄悄来临,但,黑暗却一直还在。我只能试着安慰自己,若这个世界一片光明,那么希望就不会存在。只有世界是黑暗的,才能衬托出光明。至少在我的世界里,我看到了衬托黑暗的那一道亮光,尽管它微弱得有点儿模糊……

导师寄语

尽管有时黑暗得什么都看不见,可是一定会出现光明的。感谢禹宏同学的切身分享,让我们感受到你的成长与信念。盼望你的未来能朝向更美好的人生,雨后必定会出现彩虹。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