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史光宏

郭史光宏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会长,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科全国资源教师。曾经在在马来西亚各地推动举办了多场儿童阅读营,有着丰富的儿童阅读教学经验。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一颗面包的温度

与面包的缘分很深。自小学一年级起,面包就成了我每天下课不可或缺的食物,一直持续到中学毕业。上了大学,出了社会,依然离不开各式各样美味可口的面包。咖椰、牛油、豆沙、乌达、乳酪、鸡丝、沙丁鱼……风味各异的面包都曾进入口腔,为味蕾所熟识。然而,唯一留在我心上的,却是一个装在袋中,未曾露面的墨西哥面包。

  晚上,学校将举办中秋晚会。为增添中秋气氛,我开着车子,往“宜康省”购物中心进发,任务是带回四十盏传统灯笼。见班上的小桐无所事事,于是一并带上,吃风去了。

  由于是第二次来“宜康省”,对各种物品的所在算是比较熟悉。不过几分钟,蜡烛、灯笼、饭盒即搜罗完毕。我与小桐捧着“战利品”,来到柜台处排队等候。

  正在结账的是一对年轻马来夫妻,对面站着笑容可掬的柜台小姐,看上去二十出头。结帐的当儿,柜台小姐操一口半咸不淡的马来语,与两夫妻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言谈甚欢。曾听人说,“笑容是会传染的。”三人的谈笑风生还真感染了我和身边的小瓜。我们愉快地排着队,享受着眼前的一片春风。

  “小妹,你吃饱了没?”马来青年随口问道。

  “还没啦。我们哪像你们,忙到手忙脚乱,哪里还顾得上吃?”柜台小姐半开玩笑地回答。

  只见一旁的马来姐姐笑了笑,向丈夫打了个眼色,缓缓朝柜台不远处的面包档口走去。马来青年会意一笑,仍旧与柜台小姐天南地北。扫描器的“嘀!嘀!”声,收银机在帐单上来回打印的“滋!滋!”声,似乎掩盖了马来姐姐离去的脚步。

  “一共是54令吉30仙。”柜台姐姐依旧笑脸迎人,将售出的物品一样样放入塑料袋。马来青年从钱包掏出相应数额的钱,递了上去。我唤了小桐一声,将蜡烛、灯笼、饭盒逐一摆上柜台,蓄势待发。

  此时,马来姐姐回来了,手上多了个褐色小纸袋,上面有几许被油渍渗透的痕迹。可想而知,里头必是散发浓郁香味的墨西哥面包。她将纸袋交给丈夫,拎起柜台前打包好的塑料袋,向柜台小姐眨了眨眼,径自去了。

  “喏,姐姐说请你吃的。再见。”马来青年将小纸袋放在柜台上,点了点头,尾随妻子去了。柜台小姐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楞了几秒,待得两个温暖的身影离去几尺远,才回过神来。只见她探出头去,朝两人离去的方向喊了声:“Terima kasih!”这才将小纸袋细心折好,放入收银机下的抽屉。

  结了账,我带着小桐,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往不远处的面包档口。买了两个墨西哥面包,我们找了张凳子坐下。咬着香浓的墨西哥面包,我的心思飘到了那个温暖的柜台。那个褐色小纸袋被掏出了吗?里头的墨西哥面包是否余温犹存?尝着这样一颗面包,柜台小姐口中是怎样一种滋味,心中又是怎样一种心情?远去的马来夫妻,此刻又会否牵挂起这颗随意送出的面包?

  我嚼着手上的这一颗,心里念着抽屉里的那一颗。一个平凡的下午,一对年轻的马来夫妻,一个不经意的举动,让一个陌生男子感动了一整天,让他生平第一次将面包吃进了心里。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