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 writing on white paper
郭史光宏

郭史光宏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会长,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科全国资源教师。曾经在在马来西亚各地推动举办了多场儿童阅读营,有着丰富的儿童阅读教学经验。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一次谈判,一纸合约

古有关羽单刀赴会,今有郭史老师单枪匹马杀上学生家。不同的是,关二哥骑的是赤兔宝马,我开的是国产英雄;关二哥提的是青龙宝刀,我则手无寸铁,似乎更威风了!哈,不过关二哥赴的是一场危机四伏的宴会,我只是到几个小毛头的家登门拜访,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扯远了,回到正题。事情是这样的。班上两个小瓜的学习态度越来越散漫,迟交功课、乱写笔顺、不读听写。不仅屡劝不听,还有变本加厉之势,实在让我这个班主任头痛。扪心自问,大概没有一个人愿意当坏学生吧?也没有一个人愿意整天被老师苛责打骂吧?那么,这两人究竟面对什么问题呢?

  四下打探,发现两个小瓜家里没几个大人管教,因此生活习惯不大健康,大部分时间都是让电视机当“保姆”。更有江湖传闻,电视可以从他们放学回家那一刻,一直开到晚上睡觉的那一分钟。这也许就是问题所在了。没有自制力的人,只会在电视机前沉沦,虚度光阴,最后一事无成。那么,该如何帮他们呢?几经思虑,我决定直接杀上他们的家,插手他们的生活。

  “大黄、中黄、小黄、小小黄,四个都给我坐过来。”我坐在客厅里的一张椅子上发号施令。虽然我的目标只是两个小瓜,但他们家有四个小毛头,要彻底改变不健康的生活习惯,唯有同时向四个小毛头下手,才能见效。

  四个小毛头乖乖围了上了。

  “一天看一小时电视,可以吗?”我问。
  “啊?老师,一小时哪里够哦?”小黄一脸的愁眉苦脸,开始讨价还价。
  “这样啊,那就两小时吧,如何?”我退了一步。
  “两小时啊?嗯,够啦够啦。”小黄的语气中有点勉强。
  “你们几个呢?可以接受吗?”我望向其他三个小毛头。
  “没问题。”他们答得很爽快。

  为了避免承诺沦为空谈,我让小小黄拿来一纸一笔,刷刷刷在纸上写下我们之间的约定,作为合约。

  “那么,如果你们违反约定呢?该怎么惩罚?”
  “嗯……”四个小瓜一时拿不定主意。
  “体能处罚怎么样?跑篮球场五圈?”我提议。
  “啊?老师,跑五圈很累耶。”白白胖胖的小黄一脸惊慌。
  “哈,既然你们这么怕,就这么决定!违约者,罚跑篮球场五圈。”我在心里奸笑。

  我马上在合约上写下这条重要的细则。四个小瓜一个接一个,无奈地在合约上签上大名。哈,初步计划成功!小瓜们,虽然一天只看两小时电视节目对你们来说是件痛苦的事,但这真是老师的一片苦心啊。

  接下来的两周,从品行较好的大黄口中得知,几个小瓜都遵守了约定,无人跨越雷池一步。班上两个小瓜的功课表现也稍稍提升了。对此,我很安慰。

  小瓜们,坚持下去!为师的真不想看到你们在篮球场上奔跑的猫样哦!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