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先炳

黄先炳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生活可以不必那么累

柳宗元有篇寓言《蝜蝂传》,正文不过72个字①,却活灵活现写了一种因好背东西而最终摔死的小虫。蝜蝂不管遇到什么都往身上挑,又因背部干涩东西不易滑落,造成它得负重而行疲累不堪。人们怜悯它,帮它卸下重物,但它一恢复力气,又故态复萌,继续背物。偏偏又爱爬高,终因力竭而摔死。

柳宗元自己说明他写作的意图②,是在讽刺那些贪得无厌的人,身体虽贵为人思想却如同蝜蝂,一辈子只想敛财,不知财富已成负担,拖累自己。哪怕被贬到边远地区,吃尽苦头,一旦复职,又变本加厉敛财。最终下场总和蝜蝂一样,自取灭亡。

以这个寓言的寓意看向我们的政坛,恐怕蝜蝂比比皆是。蝜蝂是不会醒觉的,一有机会还是乐于攀高负重,下场却不一定像柳宗元笔下一样。不要迷信民主制度可以教训这些人,因为制度还有很多因素影响着选票,我们只能期望他们早日面对自己种下的因果。

寓言是柳宗元用来阐述“道”的一种利器。如果不拘于政治的讽喻,蝜蝂这个寓言对我们常人也大有助益。

例如宗教师常提醒我们,现代社会物质文明发达,变化太快,造成我们想要的太多,模糊了自己真正需要的。不知真正需要的,什么都想要,结果必然因不胜荷负,累死自己。如果明白自己需要的其实并不那么多,生活就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去充实心灵。

读书人治学写文章,何尝不也如此?我有位擅治史的朋友,在史料的发掘颇有贡献。后来因人家说他一介书生不懂权术,便下很大工夫去阐述韩非子的权与术,以证明自己。荒废自己的专长数年后他才醒觉,实在是得不偿失。

一位评论时事颇有见地的朋友,因为讨厌中国,便常著文批判。从早期的香港愤青事件,到最近的疫苗,都下了很大的力气。可是时局变化无常,今天说的“理由”,也许明天就要被事实推翻。发现观点有疏漏,便要下更大力气弥补,自圆其说,岂不更累?

身为读书人,我常自叹百无一用是书生,所以只想专注搞自己擅长的,对社会有一丝贡献,于愿已足。《蝜蝂传》要提醒我们的不只是豪取,还要学会放下。挑起合理的,放下不需要的,生活可以不那么累。

《星洲日报·东海岸》01/08/2021

注:

① 原文:蝜蝂者,善负小虫也。行遇物,辄持取,卬其首负之。背愈重,虽困剧不止也。其背甚涩,物积因不散,卒踬仆不能起。人或怜之,为去其负。苟能行,又持取如故。又好上高,极其力不已,至坠地死。

②今世之嗜取者,遇货不避,以厚其室,不知为己累也,唯恐其不积。及其怠而踬也,黜弃之,迁徙之,亦以病矣。苟能起,又不艾。日思高其位,大其禄,而贪取滋甚,以近于危坠,观前之死亡,不知戒。虽其形魁然大者也,其名人也,而智则小虫也。亦足哀夫!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