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 in blue tank top standing beside white wall
郭史光宏

郭史光宏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会长,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科全国资源教师。曾经在在马来西亚各地推动举办了多场儿童阅读营,有着丰富的儿童阅读教学经验。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巧遇恩师

“以后如果在路上遇见老师,记得要打招呼哦!”小时候,学校老师常这么说。还记得,当时的我们不加思索就会大声回答:“那当然咯!”当时的我们,嘴里这么说,心里也这么想。不就一个招呼,更何况遇见的是亲爱的老师,轻而易举而天经地义嘛!可是,当时过境迁,十数年不见的熟悉脸孔突然出现眼前,这一声招呼,真是如此轻松?

那是一个周五的夜晚,天上明月如缺了大半的月饼,是传说中的天狗肚子饿,忍不住咬了一口吧?我的肚子如那轮明月,空了大半,不同的是,天狗还在肚里,“咕咕咕”地叫着。于是驱车至高峰城对面的路边摊,寻那香辣可口的经济面,祭一祭五脏庙。

路边摊采自助式,人潮汹涌的食客在档口前排成长长一列。众人的目光在档口前的食料上盘旋,精挑细选着不久后即将入肚的美食佳肴,与饥饿的苍鹰有几许神似。美味佳肴是食客们的风景,食客们却成了我的风景,想想还挺有趣。

正自欣赏间,风景中突然闪现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身影。目光不自觉往该身影与面孔聚焦。眼瞳迅速将接收到的影像传给大脑,手忙脚乱翻开数十年的回忆相册,在里头寻找相应的位置。翻箱倒柜十数秒,影像总算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我瞬间如遭雷击。眼前这位女士,正是我的小学老师,吴老师。

屈指一算,打小学毕业就不曾见过吴老师,至今已有十多年。“以后如果在路上遇见老师,记得要打招呼哦!”儿时老师的耳提面命突地浮上心头,却有另一股力量将喉中那句“老师!”硬生生压了下去。

老师还记得我吗?不记得,怎么办?记得的话,又该说些什么?望着眼前长长的队伍,轮到自己大概还要至少十分钟吧?打了招呼,这十分钟该怎么度过?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还是让慢火在双颊上煎个十分钟?兴许能熬出两个可爱的酒窝也说不定。此时,打招呼似乎不是上策。

或者,视而不见,完全不当一回事?可是,老师认出我来了吗?若已经认出,心里会怎么想?大概会很失望吧?被教过的学生遗忘,是何等心酸啊?再说,如今当了教师的我,口口声声要学生在遇见老师时打招呼,自己却不能以身作则,又是何等的窝囊虚伪啊?

打招呼也不是,不打招呼也不是。喉中的那句“老师!”仿佛千斤重,在喉道中上上下下,来来回回,欲说还休,欲言又止。没想到,这漫漫十分钟竟是在这般的挣扎中度过的。

队伍渐渐趋前,吴老师点了食物,捧着两盘米粉面,走向了一旁的座位。不知是胡思乱想还是真有其事,我感觉她在离开队伍前好像瞟了我一眼。我忙别过脸去,匆匆点食,捧着经济面去了。

不知为何,今日的经济面,辣椒似乎下得比平日多了很多,我吃得汗流浃背,心慌意乱。整个吃的过程,“叫?还是不叫?”的嗡嗡之语不曾离开耳边。我吃得愈发急切了,简直不是在“吃”,更像是将一口又一口的面“塞”进嘴里,“推”下腹中。终于,在咽下最后一口经济面时,我豁然开朗,做出了决定。

起身,付钱,我缓缓走向吴老师的座位,一颗心七上八下。

“老师,你是正修二校的老师吗?”我故作轻松。

“你是光宏吧?”吴老师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她,竟然还记得我。

“哦。老师,你怎么还记得?”

“我有在报章上看到你的文章啊。”吴老师说得自然而然。

接着是一阵寒暄,悬在半空的心渐渐放了下来。开车回家,难得地一路吹着口哨,哼着歌。

不就一个招呼,更何况遇见的是亲爱的老师,轻而易举而天经地义嘛!

笔于2012年9月27日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