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 pointing at camera
黄先炳

黄先炳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黄先炳:批评就是不好的吗?

 一个行为、一句话语,并不能就此断定它的对错。我们还得从具体的事情探究其背景,并了解当事人的动机,才好评断其是非。

比如说“你真棒!”若是对着一个信心不足却敢鼓起勇气做事的人说,是嘉奖和鼓励;但是对一个做错了事,却因溺爱而说了,便是纵容。

“批评”本来就没对错之分,但看具体情况而定。

不过,就我的经验,大多数人是难以接受的,甚至一锤敲定那是不好的,能免就免。毕竟“请大家多多批评指教”只是客套话,一旦别人提出尖锐的批评,那可就要翻脸了;尤其是自我防护意识很强的人,更要把场面弄尴尬。因为这少数人的过度反应,大家反而倾向保守,不鼓励批评,只要求赞美。“厚道”一词逐渐成了贬义。

我第一次深刻体会这一点是在一次书展的座谈会。会上我批评了语文课本收录的文章,台下有国内外学者,国内杏坛的前辈,还有出版社的同道,包括课本的编写者。会后,杏坛前辈极力赞扬我,才让我体会原来并非我的观察力强,发现人家没有发现的,而是我敢说出许多人不想说的话。课本编写者倒是很有涵养,包容了我的不厚道。

第二次则是推动公开课的时候。由于我们希望教师学会理性探讨教学的得失,所以课后都会进行说课与辩课这一环节,让大家学习就事论事,针对教学做出批评和反思。大多数人还是愿意在实践之中磨练自己,寻求成长;只有少部分的人难接受,会上或会后仍心绪难平。这么多年来,我还是坚持这是一个自行磨练的机会,跨得过去的便是一大进步。

正当我为我们打造的环境骄傲时,某次跨越出华小,走向多元时,却发现同样的做法会迎来恶评,说我们制造了事端,让参与者吵架。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人群,同样的事儿,还真带来不一样的效果。

接受批评真是不容易!我也是熬过来的:以前人家当面批评一两句,我眼眶便泛红,眼泪会禁不住滑下;但是我坚持强迫自己虚心求教,听清楚人家的看法,以自我审视。渐渐培养出闻过则喜,不符事实的则一笑置之的习惯。

至于批评别人,我还是强调动机很重要。如果是要凸显自己比别人懂得多,爱做老大,我想这样的批评可参考的价值也会降低的。批评能够使人勇于面对自己,看向未来,而不是让人感到挫折,一直停留在过去中而不能自拔。

 《星洲日报·东海岸》12/07/2021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