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先炳

黄先炳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黄先炳:协助小学老师深造

去年一所大学举行毕业典礼,因硕博生很多,网民因此发出嘲讽,说我国何时进步神速?①其实这是国家有计划性的栽培成果。2005年国内博士的人数只有6千,2010年提高到1万4千,高教部要在2023年前培养国内博士6万人②。为此,政府提供不少奖贷学金让大学毕业生深造,教育部是直接受惠的部门,在职教师增加了许多深造的机会。

最近一些得到奖学金的教师向我反映:他们在大学往往 “升学无门”,难以找到适合他们兴趣和能力的研究方向。例如儿童文学或教学法,并非国内中文系的研究强项,甚至会被一些大学否决这方面的研究。

此外,也因他们在大学期间修读的“教育研究”较狭窄,读研便要面对困难。“行动研究”是为教师而量身定制的方法,尝试科学性的试探行动③,至今国内大学大多还不接受它作为硕博的研究。

师范课程近年已改善,研究方法经扩大到实验性研究,准实验性、文本、个案、人种学等也都涵盖了。学士是教育学科,属社会科学研究,质化量化研究是常态。有好些华小教师却不愿意自己只受这个局限,希望可以走向传统的图书馆研究,进修中文专业,以提高自己的中文素养。这成了衔接上的困难。

回想当年,我是第一个领奖学金到中文系进修的。申请假期时受到阻栏,官员说我是教师该选修教育系,不是中文系。后来我找该部门首长说明缘由,才幸运过关④。其后几位同道相继到中文系进修,使我们在教育学之外,还有中文本科的硕博。

我念本科时没有受过写论文的训练,所幸硕导耐心指导,我才顺利以古代小说研究毕业。若非坚持,我真被叫去做教育研究,也就失去进修中文的机会了。至今,我依然深深感谢硕导的栽培。其后有机会出国读博,才渐渐比较掌握何谓“研究”,不再只是主观的阐释和整理资料而已。

中文研究在国内并非主流学科,教师在极不容易的情况下申请到奖学金进修;有些得不到奖学金的,宁可半工读,也希望可以堂堂正正成为中文硕士。这番苦心应该给予表扬,并尽可能栽培他们走向学术的道路。

感谢大学中文系老师愿意承担重大的责任,给予小学教师进修。

注:

① Seramai 7,200 graduan terdiri daripada 500 penerima Ijazah Doktor Falsafah (Ph.D); 1,788 Ijazah Sarjana (Master); 4,451 (Bacelor) dan 461 (Diploma) akan menerima ijazah dan diploma masing-masing pada Majlis Konvokesyen Universiti Putra Malaysia (UPM) Ke-40 pada 22 hingga 25 Oktober ini. 博特拉大学官方网站报道。

② Higher Education Ministry maintains aim of producing 60,000 PhD holders by 2023, NST, Nov 2016.

③ Action research is very popular in the field of education because there is always room for improvement when it comes to teaching and educating others. Further reading

④ 当年我申请奖学金时,招生广告写的研究领域包括Pengajian Cina,一别过去的Pengajian Bahasa Cina,一字之差大有差别。

 

《星洲日报·东海岸》05/07/2021

单击 “编辑” 按钮更改此文本。这是测试文本。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