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先炳

黄先炳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黄先炳:师范学院的产品

师范学院(IPG)有两大文书工作,一是依据学术资格鉴定机构(MQA)的规定,二是国际标准化组织(ISO)的质量管理体系(QMS)。

有些人以为文书只会加重负担,意义不大。其实若排除消极地照章行事的工作态度,这些文件是深具指导价值的,可以成为工作的指南。

过去,师范学院依据的是2015年推出的ISO 9001,今年则开始推介EOMS①。这是2018年推出的ISO 21001教育组织行政系统,是专为各类型教育机构量身制定的。之前我们经常批判教育管理不该和工厂管理一样,太过于注重标准化作业程序,以及生产模式化的产品;EOMS的推介则是一种改进,专为教育而服务。

EOMS对“产品”(products)的新定义,叫我颇感赞叹。过去我们把学生视为产品,相关利益者(stakeholders)则是教育部、学校、家长、社会等。但EOMS提出的“产品”则是用于教育服务,有效支持教学的有形或无形的东西,包括实体和数字化的产品。它可以由任何单位或个人所生产,包括学习者(learners)。“学生”则是通过教育活动,发展个人能力的学习者。

把师范生视为产品,的确有物量化人力之嫌。当局只需要依据市场的需求,提供足够的产品便可以交差。这样的观念是不符合现今社会的需求的。国家既然大笔注资建设师资培训机构,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且学生得用五年时间获得专业资格,那么其产品必然是要符合市场的需求,足于担当教育任务的有能力者。所以我说EOMS的主张很先进,很有参照价值,可以成为工作的参考文件。

改进后的文件指出师范毕业生不是产品,他们的能力(competence)才是。师范生被定位为学习者,同时也是受益人(beneficiary)。他们在学期间,必须注重如何提高自己的教育能力,以确保他们是接受了专业的训练。毕业后投身职场,他们的教学能力更受到关注,因为那是师范学院传递给他们的“产品”。

即连讲师也必须调整观念,更加重视能力的培养,而不是为学校提供人力支援而已。是哪个科目的讲师,就必须具备哪个科系的专业能力。学院生毕业后,利益相关者要看的不是有多少教师投入职场,而是他们具备哪些能力。

注:

①  EOMS是Educational organizations Management systems的简称,详细文件可以看链接。 

《星洲日报·东海岸》20/06/2021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