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y wooden house
郭史光宏

郭史光宏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会长,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科全国资源教师。曾经在在马来西亚各地推动举办了多场儿童阅读营,有着丰富的儿童阅读教学经验。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盖一栋自己的房子

美美的假期,不能窝在暖暖的被窝里睡到自然醒,还要一身笔挺校服,规规矩矩到校补习。无论是谁,大概都会心有不甘,一身怨气,乃至终日郁郁寡欢吧?于是,假期补习班让你大伤脑筋,该如何面对这十几个带着满腹牢骚而来的小家伙?嗯,读一些故事吧?讲一些笑话吧?设计一些趣味活动吧?奈何,尽管有备而来,还是出了状况……

那是一堂华文写作课,指导学生如何分析图表,并应用图表的资料写成短文。讲台上的你兴致勃勃、眉飞色舞,指着黑板上的图表,对着眼前的小家伙比手划脚,滔滔不绝。确实有几双眼睛焕发动人神采,不曾离开。然而,你也确实看见了,那几双黯淡无光的双眸,不时瞅着墙上的时钟,在心里默默倒数。

讲解完毕,你退下来,喝了口水。小家伙们开始提笔疾书,试图将刚被挑起的一些思绪整理并内化成自身的知识与能力。看着大家绞尽脑汁的认真样,你满足地笑了。你在班上来回踱步,寻找迷失的羔羊。经过那张小桌前,你停住了,目光留在那张笔迹略嫌凌乱的作业卷上。

“同学,再读一下这几个句子,不觉得不妥么?”你试图引导小家伙发现自己的错处。小家伙一脸的不耐烦,妮妮喃喃地读了一遍。
“老师,要怎样修改?”
“刚才我们不是才讨论过吗?要怎么发现图表内隐藏的资料,你再想想啊。”
“老师,那是哪里要改?”
你往纸上几处指了指,“再自己读多几遍吧,看看怎样可以修得更通顺。”

不到几分钟,小家伙将作业本摊在你跟前。

“老师,这样可以吗?”

作业本只修改了几处,大致上还是老样子。你微笑着,注视着小家伙。

“老师,还不满意啊?那我再修咯。”
“老师满不满意不重要,你自己满意才重要。那,你满意吗?”
“随便啦,作业是做给你的,最重要你满意嘛。”

问题不小啊,你终于有所察觉。走回座位,又喝了口水,你对全班的小家伙讲了一个故事。

有个年轻人想盖一座房子。他找来专业的绘测师,为自己设计房子。整个设计过程中,不管绘测师的意见如何,年轻人都一味接受,尽管他有自己的想法,尽管他觉得绘测师的一些设计不合心意。房子盖好了,绘测师领了工资,离开了。年轻人住进了一所自己并不喜欢的房子,一点也不快乐。

故事讲完。你问,房子是谁的?年轻人的。那为什么由绘测师一手包办?不找绘测师,行吗?也不行,因为盖房子毕竟需要咨询专家的意见,否则盖成危楼怎么办。聊到此处,你笑了。

是的,盖房子不能没有绘测师。但打一开始想盖房子、盖好后要住进房子的,却始终还是年轻人!年轻人才是房子的主人。要盖一座怎样的房子,当然是由年轻人决定,绘测师只扮演咨询的角色,提供专业的意见,让年轻人参考,如此而已。一个过度干预,企图以自己的想法取代房子主人的绘测师,不会是一个专业的绘测师;而一个只会配合绘测师而没有自己想法的主人,也必将承担往后的苦果。

哦,你似乎意有所指。学校中的“老师”与“学生”,何者是“绘测师”?何者是“房子主人”?

“铃——”铃声适时响起。

“各位同学,祝福大家都能盖出一所属于你自己的房子,无怨无悔。”

你鞠了个躬,走出教室。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