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on jar filled with smoothie
郭史光宏

郭史光宏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会长,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科全国资源教师。曾经在在马来西亚各地推动举办了多场儿童阅读营,有着丰富的儿童阅读教学经验。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从一包牛奶说起

每逢周二周四,学校都会派发“一个马来西亚”牛奶给学生。一些朋友戏称之为“派奶日”,负责分配牛奶的老师则成了大家口中的“奶妈”。这样的称号,对于还未结婚的年轻女教师来说,似乎真有那么一点委屈。不过,被一群小瓜嗲声嗲气地叫唤“奶妈,奶妈”,老师们脸上虽然苦哈哈,心里却一定是甜滋滋的。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铃声响起。众所期待的“喝奶时间”即将开始。

“走,喝奶去!”小瓜们呼朋唤友,跟着班级队伍步入礼堂,个个笑脸迎人,想象着即将到来的美味可口,不自觉咽下几口口水。礼堂中,“奶妈”已恭候多时,身旁的一包包牛奶似乎也伸出了双臂,动情地向小瓜们招手,仿佛在说:“来呀,来喝我啊。”小瓜们笑得更灿烂,口水也咽得更大口了。

牛奶到手,“奶妈”一声令下,小瓜们开始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五十几包牛奶同时进入五十几人的嘴巴,再经由喉咙灌入肠胃,发出的咕噜咕噜声称得上壮观!五分钟,不闻说话声,只闻咕噜声。“啊……”小瓜们捂着圆滚滚的肚子,嘴上残留一抹浅浅的奶迹,满心满足地去了。

我回到办公桌,桌上多了一包牛奶。“谢谢奶妈!”我朝不远处的李老师笑喊。“奶妈”瞪了我一眼,嘴边的笑意却还是不小心露了出来。我伸了伸舌头,拎起牛奶在手上掂了掂,刚吃饱,还是带回家慢慢享受吧。于是放下牛奶,上课去。

“铃……”放学铃声响起,我踏出教室,走向办公室,心里惦记着那包牛奶。想象着将牛奶放进冰箱,晚上捧着冰冰凉凉的它读书;想象着冷冷牛奶流进喉道的无穷快意,还有浓浓巧克力味充满口腔的幸福。不自觉加快脚步,吹起了口哨。很快,办公桌收好了,双手捧起一大叠作业簿,左手指吊起水壶,右手指勾起车钥匙。望着那包躺在桌上的牛奶,只好多走一趟了。

“老师,需要帮忙吗?”只见窗边探出一个小脑袋。天啊,小天使现身了!“小彬,帮老师拿桌上的牛奶。”二年级的小彬走了进来,拿起了牛奶,眼中放出兴奋的光芒。瞧这小瓜,不过帮了老师一个小忙,就高兴成这个样子?我不禁为这孩子的单纯和天真偷笑。

小彬搭我的车回家,同行的还有他的哥哥和姐姐,以及另外两位同学。人齐后,车子就开动了。上了一天课,大家都累了,纷纷闭目养神,久石让的钢琴演奏成了温柔的催眠曲。我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享受这片刻安宁。

“咦?小彬,你的牛奶不是下课时喝掉了吗?”不知何时,后座的小彬姐姐突然杀出这么一句话。“对啊,你喝着的牛奶是哪里来的?”一边的小翔也感到好奇。坐在我身边的小马转过身子:“阿弟,那不是郭老师的牛奶吗?”接着是小彬一阵天真烂漫的傻笑。

啊?郭老师的……牛……奶?瞬间,晴天霹雳,我呆了。那包牛奶仿佛在我眼前爆开,我用尽全力伸出舌头,却老是隔着薄薄的挡风玻璃,终究没能尝到一丁点的牛奶,只能眼睁睁看它在眼前蒸发,消失。

趁前方无车,我回头瞄了一眼。小彬手捧牛奶,口含吸管,正对我傻笑,胸前的校服留着一滩巧克力色的痕迹。小天使瞬间成了小恶魔。我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他为何会放出那异样的兴奋目光。叹了口气,我只能苦笑。

“小彬,我不是只叫你拿着牛奶吗?你怎么直接喝了?好歹也问一声嘛。”

“我……我……我忍不住……”小彬头低低、声轻轻,一脸的不好意思。见小彬涨得绯红的双颊,我玩心大起。

“我不管,下回的派奶日,你得将你那份给我。”

“啊?哦……”小彬喝着牛奶,有点无奈。

“跟你开玩笑的啦。”我笑了笑,继续上路。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又是忙碌的上课天。“铃……”放学铃声响起,连续上了八堂课的我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回办公室。桌上立着两包牛奶。“谢谢奶妈!还有特别优惠哦!”我朝对面的李老师扮了个鬼脸。她如往常般瞪了我一眼,眼神中夹带着平日没有的一丝不解。

我拎起牛奶,这才发现底下压着一张小纸条。我将纸条摊开,上边歪歪斜斜写着几行字:“郭老师,这是今天奶妈给我的,我给您。小彬:) ”

笔于2012年8月25日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