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先炳

黄先炳

黄博士于2012年创办“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学会”暨担任会长。现任彭亨州立卑东姑安潘阿富珊学院中文讲师。举办过60多场课内阅读教学研习营,协办儿童课外阅读营,积极推广生命教育。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黄先炳:新常态了吗?

自从疫情肆虐后,“新常态”(New Normal)便经常被各界提起。但我对“新常态”的说法是存疑的。“常态”是指平常或正常的生活状态,例如朝九晚五工作是常态,如果有人颠倒了上下班时间,那是非常态。人工智能时代来临,这种工作规律将会被打破,工作时间更具弹性,我们将迎来“新常态”,取代旧的生活模式。

面对疫情,我们的生活作息是有一些调整,但真的是“常”了吗?例如大专生没有回校上课,只通过网上学习,大家心中的想法恐怕都是——暂时的,疫情过去就回复正常了!这样为时势所逼的应急措施,不能称为“常态”吧?依然抱持着“回到过去”,眼前的又岂能算常态?

黑夜过去黎明会来,这是常态。目前我们却一直为黑夜笼罩,黎明什么时候来还说不准,更要命的是人们渐渐模糊了黎明的长相。

至今全球确诊数字已破4千5百万,死亡病例也达7位数,只有更高没有最高的数字,形势依然严峻。老百姓力保工作的同时,还得时刻担心家人的安全;执政者抗击疫情的同时,还得小心翼翼护持经济,免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

无论是世界卫生组织(WHO)或科研团体,都再三提醒疫情短期内不会遏止。疫情已经散播全球,病毒接触不同的人群也在不断变异,这使疫苗的研制面对更大的挑战。如果我们认为有了疫苗之后,疫情很快就会结束,恐怕将会换来更大的失望。

疫苗不能一劳永逸战胜传染病,这是历史告诉我们的。消灭天花(Variola,俗称 Smallpox)是人类史上研制疫苗的最高成就。天花传染的复杂度远不比新冠病毒,人类尚花了百多年才让牛痘(Varicella vaccine)把天花病毒消灭。新冠?

我们目前的“新常态”并非常态,它是受控于疫情做出的生活调整,并非我们的选择所决定。我在想我们是否该更有勇气接受事实:疫情在未来几年依旧会是威胁,疫苗只能是预防的辅助手段,我们还得创设新的生活方式来应对。躲在家里不但不会是正确的方法,还滋长我们的惰性。

注:

① Globally, as of 9:28am CET, 1 November 2020, there have been 45,678,440 confirmed cases of COVID-19, including 1,189,945 deaths, reported to WHO.  

② The smallpox vaccine, created by Edward Jenner in 1796, was the first successful vaccine to be developed…   The last known natural case was in Somalia in 1977.  In 1980 WHO declared smallpox eradicated – the only infectious disease to achieve this distinction. This remains among the most notable and profound public health successes in history. 

《星洲日报·东海岸》01/11/2020

更多文章

童年书相伴公众号